昨日,一則警方的情況通報,再次令北京和合醫學診斷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和合診斷”)站在聚光燈下。

9月24日,河北省石家莊市公安局發佈情況通報稱,鑑於裕華區近期連續發生疫情且源頭不明,石家莊市衛健委、市公安局等部門抽調相關專業專家對全市核酸檢測機構進行督查檢查。在檢查中發現,“石家莊和合醫學檢驗實驗室”9月14日對裕華區陽光361小區核酸檢測出的一管20:1混管陽性樣本未上報,導致相關人員未得到及時管控,造成9月21日出現社區傳播。該實驗室涉嫌違法犯罪,石家莊警方已對其立案偵查。

上海證券報記者調查發現,石家莊和合醫學檢驗實驗室背後的控股股東正是和合診斷,而和合診斷已經不止一次在新冠肺炎疫情核酸檢測工作中出現失誤。今年4月,和合診斷子公司合肥和合醫學檢驗實驗室就曾因“超過承諾時間出具檢測報告”而被通報,給予警告並暫停合作的結果。

記者進一步注意到,和合診斷從5年前就開始積極籌劃IPO衝刺A股上市,然而在此期間,公司4次更換輔導券商,卻始終未能走出輔導上市這一步。眼看IPO之路行不通,和合診斷去年7月又另闢蹊徑試圖走“重組上市”之路,其看上的上市公司則是ST九有。然而,雙方“聯姻”卻在官宣兩週後便戛然而止。

券商一個接一個躲着走,上市公司不敢與其“牽手”,核酸檢測不是遲到就是不報……隨着石家莊警方對公司立案偵查,和合診斷真的要藉此好好診斷一番。

檢出陽性不報

核酸檢測“遲到”

9月24日,根據河北省石家莊市公安局發佈的情況通報,經檢查發現,“石家莊和合醫學檢驗實驗室”9月14日對裕華區陽光361小區核酸檢測出的一管20:1混管陽性樣本未上報,導致相關人員未得到及時管控,造成9月21日出現社區傳播。該實驗室涉嫌違法犯罪,石家莊警方已對其立案偵查。

事實上,這已並非和合診斷旗下實驗室首次被通報。早在今年4月22日,合肥市疫情防控應急指揮部就發佈通報,對兩家核酸檢測實驗室給予警告並暫停合作。通報顯示,4月22日,合肥和合醫學檢驗實驗室、合肥諾爲爾醫學檢驗實驗室,在蜀山區區域核酸檢測中,超能力承攬檢測業務、嚴重超過承諾時間出具檢測報告,影響合肥市對疫情形勢及時研判,更爲嚴重的是,此前已多次發生類似情況,有的還幾次出具“假陽性”報告,嚴重干擾了合肥疫情防控大局。經研究,決定對上述兩家實驗室給予警告,立即暫停兩家實驗室在合肥市範圍內的合作業務,全市各縣(市區)、開發區和市直各單位要立即按此要求嚴格執行。

其中,合肥和合醫學檢驗實驗室就是和合診斷子公司。

對此,和合診斷4月25日發佈聲明稱,“爲確保檢測結果準確,合肥和合嚴控檢測流程,儘管克服了深夜接收樣本、部分員工因疫情管控居家等不利因素的影響,提交結果時間還是比要求時間遲延了 21 分鐘。

對此,合肥和合已進行深刻檢討,本公司亦對公司下屬全體實驗室提出了在保證檢測質量的前提下,提高檢測效率的要求。未來,公司將持續督促下屬實驗室狠抓落實,並歡迎廣大客戶和社會的監督。”

檢討聲言猶在耳,和合診斷旗下實驗室卻在河北再犯。更嚴重的是,此次因陽性樣本未上報,導致相關人員未得到及時管控,造成9月21日出現社區傳播。該實驗室因此被立案偵查。

IPO之路一波三折

借道重組火速終止

據公司官網顯示,和合診斷成立於2010年12月,是國家高新技術企業,致力於爲全國各大醫院提供第三方醫學檢驗服務。公司註冊資本超過7600萬元,總資產約6億元。目前全國佈局21家子、分公司,擁有200多臺套全球領先的實驗室檢測設備,累計服務人次超過1000萬,爲全國2000餘家二甲級以上,500家以上三甲級醫療機構提供差異化檢測服務。

值得關注的是,自2017年起,和合診斷就一直努力衝刺IPO欲進入A股市場。但記者從地方證監局獲悉,自2017年7月至2021年7月,和合診斷一直走走停停徘徊在上市輔導階段,始終未有進展。值得玩味的是,4年間,公司卻先後4次變更了上市輔導券商,上市板塊也從創業板轉到科創板。

2017年7月,和合診斷擬在創業板上市首次接受東北證券上市輔導;2019年4月,雙方終止輔導。

2019年5月,華西證券接力對和合診斷在科創板上市進行上市輔導;同年12月,雙方解除輔導相關協議。

2020年6月,和合診斷重新接受科創板上市輔導,不過輔導券商已經變更爲方正證券;同年9月,此次輔導再次終止。

2020年11月,和合診斷再次啓動科創板上市輔導,國海證券成爲“第四棒接力者”;然而2021年7月,此次輔導也以失敗告終。

4家券商都無法成功輔導一家公司,和合診斷上市究竟難在哪裏,不禁引人深思。

眼看着IPO之路連上市輔導“門檻兒”都邁不過,和合診斷打起了重組上市的“算盤”。

2021年7月20日,和合診斷首次現身ST九有公告。ST九有表示,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李瑋、劉志剛等所持有的北京和合醫學診斷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不低於51% 的股權,同時以非公開發行股份方式募集配套資金。公司股票停牌不超過10個交易日。若公司未能在上述期限內召開董事會審議並披露交易方案,公司證券最晚將於 2021年8月3日開市起復牌並終止籌劃相關事項。

一語成讖。2021年8月3日,市場等來的是一紙終止籌劃重大資產重組的公告。ST九有也詳細說明了終止原因:停牌期間,公司組織相關各方積極推進本次重大資產重組工作。由於標的資產股東人數衆多,股權結構分散,股東各自利益訴求不一等原因, 公司經過多次努力,直至最後時限仍未能與個別交易對方就重要交易條款達成一致意見。公司審慎研究後,決定終止籌劃本次發行股份購買資產並募集配套資金事項。

從ST九有所透露的終止原因來看,股東人數衆多,各自利益訴求不一等複雜局面,或許也是掣肘公司在上市輔導階段徘徊不前的部分因素。

天眼查顯示,和合診斷背後股東多達97名,其中自然人股東75名,企業股東22名。李龍江直接持有公司13.25%股權,系公司控股股東;董事長李瑋、副董事長楊志城等多名高管累計持有公司超過17%的股份;此外,公司還獲得高特佳、寧波道夫清、上海沁樸、毅達資本等機構持股。

事實上,龐雜的股東結構不僅影響着公司的證券化進程,一定程度上也爲公司埋下諸多隱患。

天眼查公開資料進一步顯示,和合診斷近年來共涉及7起法律訴訟,涉案事由分別爲勞動爭議、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合同糾紛等。相關開庭公告有9起,主要涉及股東出資糾紛、股權轉讓糾紛、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

此外,和合診斷最近一次收到的行政處罰則是去年11月30日,因非貯存地點堆放醫療廢物,而被北京市通州區衛生健康委員會予以警告並處罰款6000元。

儘管上市之路異常坎坷,不過和合診斷似乎並未放棄。

今年8月下旬,和合診斷召開2022年年中總結會。公司總經理劉志剛表示,“憑藉多年建立的質量意識、責任意識,集團解決了各種困難,完成了屬於和合的經濟現象級成長,爲後續企業發展奠定了強大的經濟基礎。” 劉志剛特別強調,在下半年的工作中,集團要重點加強精細化管理,完成掛牌上市工作。

工作總結會外,和合診斷還邀請相關專家圍繞“企業危機管理”進行了爲期一天的培訓。

那麼,面對此次實驗室被立案偵查,公司又將如何進行危機管理呢?截至記者發稿,和合診斷尚未就此次事件進行迴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