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自:天津日報

“紅海”本是藍色

“紅海”和“藍海”是闡釋商業理論的比喻。如果把律師行業的業務也和商事領域作個類比,那絕大多數的律師還在那片“紅海”當中廝殺。受教育背景、視野、所在地域的侷限,絕大多數的律師還是在傳統法律服務領域裏工作。比如最常見的刑事辯護業務、人人可能都會遇到的婚姻家庭問題、最簡單的諮詢和代書。這些業務的需求多,而又是律師入門就要學習的基本功。相比較而言,這樣的業務面對的羣體是基層羣衆,可能收不上來更多的服務費。這就是前面所說的很多律師在紅海里廝殺。律師行業也已經討論很多年了,有沒有一片用不着如此競爭的“藍海”呢?答案是不僅有,而且早就找到了。如果能熟悉國外的法律並且有一口流利的外語,那就可以成爲涉外律師,市場一下子就擴大了好多倍。熟練地掌握一門以上外國語言,的確能爲律師打開通往世界的窗戶。但到目前爲止,能熟練地運用外語提供法律服務的律師,仍然爲數不多。絕大多數律師,有過苦學苦練外語的理想,但在生活和工作的奔忙當中,還是擠不出時間來學習,於是原來幹什麼,現在還是在幹什麼,週而復始。

律師必須是一種複合型的人才,承辦好一個法律事務需要懂的知識太多了,熟讀法律以外,如果能熟知科技、經濟和金融,並且把這些知識融會貫通,那簡直是如虎添翼,其實這都還不夠,還要懂得世間百態和處世法則。沒有開墾的土地畢竟還是有,沒有廝殺的藍海也是大片和寬闊的。弔詭的地方在於,藍海找到了,就在那裏,而且基本沒有人在那裏面遊,但是別人不去,自己也不去。不算少數的律師空有想法,難有行動。因爲沒有學會駕馭藍海的本領,只能眼睜睜地看着極少數人在那裏衝浪。這就有些遺憾了,並不是有一本武林祕籍或者一個世外桃源遍尋不到,很容易找到,而且果實就掛在樹枝上,只是可惜枝頭高了一些,又不願意努力地跳起來。

而話又說回來了,在傳統的法律服務行業領域裏,比如刑事辯護,就沒有機會了嗎,就沒有藍海了嗎?也不能這麼說。就算是最常見的法律事務,在看似機械重複的勞動當中,找尋它內在的規律,不斷地精進,也一樣能夠做得與衆不同。更何況這些傳統業務也並不簡單,其實哪一個看似簡單的法律服務領域裏,都有艱深的課題和巨大的機會。人生哪裏都是機會,而做好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很容易的,做好了,紅海里也能有屬於自己的藍海。

作家出版社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