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日,界面新聞獲悉,澳大利亞稅務當局日前宣佈,將啤酒稅再提高4%,創下30年來最大漲幅。此次調整後,該國每升啤酒稅負達到2.5澳元,僅次於挪威、日本與芬蘭。據悉,此次澳大利亞啤酒稅提高主要源於澳大利亞消費稅政策調整所致。

根據英國《衛報》報道顯示,澳大利亞啤酒消費稅每年根據通脹水平進行兩次調整,目前該國通脹率正以20多年來的最快速度飆漲,預計年底達到峯值。

對此,澳大利亞釀酒商協會首席執行官約翰·普雷斯頓表示,僅在過去十年,澳大利亞啤酒稅已提升近20次。這意味着小型酒吧、夜店等場所在應對疫情影響的同時,每年還要多繳納2700澳元稅款。

據估算,隨着新稅率實施,澳大利亞酒吧中,約568毫升一品脫啤酒價格將高達15澳元,摺合人民幣約70.2/

不僅僅是澳大利亞,近年來英國、格魯吉亞等國啤酒消費稅也出現不同程度波動。儘管各國消費稅不斷調整,但國內啤酒消費稅調整要追溯到2001年。

界面新聞登錄國家稅務總局官方網站查詢發現,目前啤酒消費稅單位稅額仍執行財政部、稅務總局2001年下發的《關於調整酒類產品消費稅政策的通知》(財稅【2001】84號)規定,啤酒消費稅是分檔從量徵收,即出廠價3000元/噸(含3000元,不含增值稅)以上的,每噸徵收250元消費稅;出廠價格在3000元/噸(不含3000元/噸,不含增值稅)以下的,每噸徵收220元消費稅。據計算,目前啤酒方面消費稅稅率分別爲8.33%和7.33%。

針對彼時國內啤酒消費稅提升,啤酒營銷專家方剛指出,後移消費稅至流通層面意味着渠道將按照現行啤酒消費稅率增加繳稅,經營成本將會相應增加。對於啤酒生產企業而言,渠道層面若成本增加,相關生產企業則可能出於讓利的角度對渠道進行補貼降低成本。

對於國內啤酒而言,相較於稅收對啤酒酒企以及渠道所造成的壓力而言,原材料成本的提升更爲直接影響到產品價格。據瞭解,啤酒企業成本主要分爲大麥等原材料以及玻璃、瓦楞紙等包材兩部分。其中,大麥等原材料主要來源進口,因此進口大麥價格的提升直接影響到整體啤酒企業成本提升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從2月至今,CBOT美玉米豆油小麥的2205期貨主力價格大漲超20%。其中,玉米價格從2月初623.5美元上漲至最高782.75美元,漲幅達28.2%;小麥價格則從766.25美元上漲至最高1363.5美元,漲幅達78%;豆油則從64.9美元最高上漲至78.58美元,漲幅達21.1%。不僅僅是今年,2021年6月進口大麥平均價爲294.74美元/噸,漲幅5.2%。

此前,在嘉士伯2021年半年報業績說明會上,重慶啤酒總裁、嘉士伯中國總裁李志剛表示,作爲應對成本上漲的方式之一,重慶啤酒已在做提價的工作。此次漲價涉及不同區域、不同產品,提價幅度和操作方式也要視乎具體的市場情況。

據界面新聞整理髮現,今年1月13日,嘉士伯(中國)啤酒工貿有限公司新疆分公司發佈調價函,決定自2月1日起上調620ml紅烏蘇啤酒產品12瓶紙箱裝的價格。此外,2021年5月,百威亞太首席執行官楊克證實,旗下的百威等多個品牌已經漲價。據楊克所述,漲價品牌包括百威以及全國範圍內的核心和實惠品牌。該公司自4月起已應當地的通脹水平而加價,不同品牌的具體漲幅不同。同年11月15日,烏蘇啤酒公司湖北分公司發佈調價通知函表示,經烏蘇啤酒公司研究決定,兩個單品價格有所調整:紅烏蘇620瓶的終端價格調整爲每件75元,紅烏蘇620瓶(禮盒)終端價格調整爲每件37.5元。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向界面新聞指出,啤酒漲價的剛需度會較高,因此玻璃瓶、物流等關聯性行業漲價導致啤酒酒企迫於無奈進行漲價。若這部分價格上漲在渠道消化,則會壓縮渠道商利潤。因此,在保證企業自身以及渠道利潤不受上下游產業漲價影響的情況下,啤酒企業提價既是被動,也是主動,兩者相結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