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聯社9月26日訊(編輯 趙昊)印度尼西亞能源與礦產資源部長特別顧問Triharyo Soesilo最新表示,印尼對進口俄羅斯能源持開放態度,預計對俄石油的需求可能在10萬桶/日左右。

Soesilo補充稱,如果價格合適、條件可行,印尼考慮通過政府間交易以及通過貿易商購買俄羅斯原油其中低硫品種是首選。

這呼應了不久前印尼能源部長阿里芬·塔斯里夫(Arifin Tasrif)“願意從任何來源購買廉價石油”的說法。當時,塔斯里夫在迴應媒體是否會考慮購買俄羅斯石油時表示,“我們還沒有開始買,因爲還沒有貨。”

塔斯里夫解釋稱,因爲俄羅斯石油的售價低於國際價格,所以需求很高,“只要有廉價石油,印尼就會購買,無論這些油來自哪裏。”但塔斯里夫承認,由於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制裁,印尼可能無法獲得石油。

日內,Soesilo解釋道,由於美國對俄製裁,如何向俄羅斯支付款項將是一個問題,印尼可能不得不通過第三方支付手段來克服這一障礙。

印尼財政可能難以維持燃料補貼

今年以來,包括俄烏衝突在內的多重因素衝擊了國際油價,飛漲的燃料價格對印尼社會產生了許多負面影響。

本月月初,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宣佈提高國內燃油價格,並重新分配印尼國內的燃料補貼,從“補貼燃油”轉變爲“補貼人頭”。分析發現,印尼改變方案後,總體上減輕了政府的補貼壓力。

佐科在宣佈提價時承認,政府已盡最大努力保護印尼人免受世界石油價格震盪的影響,但國家補貼預算已大幅度增加,提高燃油價格已是一個不得不執行的選項。

佐科還強調,他一直在關注其他選項,不排除進口俄羅斯原油。但近期七國集團(G7)正在推動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定上限,高於上限價格購買俄羅斯石油的舉動都可能使印尼遭到西方國家的制裁。

G20東道主多次拒絕屈服西方壓力

身爲2022年G20輪值主席國的印尼,長期以來都奉行不與超級大國結盟的政策。不過近期一連串的表態,都顯示出該國“中立”的立場出現了一絲鬆動的跡象。

自俄烏衝突以來,包括美國在內的一些國家的官員試圖說服印尼不讓俄方官員出席峯會。下一次G20峯會擬於11月15日至16日在印度尼西亞的巴厘島舉行,俄羅斯駐印尼大使透露,有國家試圖要求印尼收回對普京的參會邀請。

在空前壓力下,佐科告訴媒體,“普京總統告訴我他會來。”

他補充稱,“大國競爭確實令人擔憂,我們想要的是地區穩定、和平,這樣才能促進經濟增長。地區穩定與和平不僅僅是印尼所希望的,也是亞洲國家的共同期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