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賀喜格 編輯/張廣凱)

一根玉米棒,在直播電商江湖攪起一片巨浪。

辛巴在直播間中公開質疑東方甄選地裏7毛錢一穗的玉米賣6元,“太虛僞”。董宇輝對此迴應“成本高”。本以爲事情會以辛巴“是我格局小了”這樣一番道歉而收場,沒曾想半路又殺出了東方甄選的供應商東北農嫂,公開宣稱董宇輝賣6元一根的玉米,在東北農嫂只賣3.6元。

一時之間,一根玉米引發了直播、供應、渠道商、網友的“混戰”。董宇輝一根玉米賣6元是“太虛僞”?東北農嫂賣3.6元纔是真良心?直播間助農就就活該不賺錢嗎?各方爭論不休。

近日,大家發現東方甄選的6元玉米,終於還是下架了。但圍繞高價農產品的爭議,這顯然不會是最後一例。爭議本身,從來都不是壞事,事實上,這場爭議也正在引發人們對中國農業更深層的思考。

在爭議的最初,多數人目光還聚焦於一根玉米賣6元還是3.6元,錢是被企業賺走還是被農民賺走。但越來越多的農民提到,爲農民鳴不平的網友,別好心辦了壞事,企業和農民未必就是對立的關係。

中國是農業大國,但還不完全是一個農業強國,中國的糧食基本能夠自給,但也面臨種子等產業薄弱的問題。中國農業企業利潤低、研發投入不足,既爲國家農業安全留下隱患,也不利於農業附加值和農民收入的提升。允許高端農產品市場的正常發展,用利潤反哺於農業研發水平提升,或許才最符合農民的長遠利益。

一根玉米引發的“血案”

覆盤整個事件,起因在於對“6元錢一根的玉米到底貴不貴”的爭論,隨後又轉到了“東北農嫂和東方甄選誰更良心”的問題。

辛巴在9月18日直播時,質疑東方甄選“地裏出來就7毛錢一穗,到最後價格加到6塊錢,你來個穀賤傷農,結果自己公司利潤能佔到40%,太虛僞了。”

實際上,“6元錢一根的玉米到底貴不貴”,不能拋開質量只談價格,不同品質、不同產地的玉米自然不同成本,不可能所有玉米都一個價。

董宇輝在迴應辛巴的那番質疑之時便提到,大部分的玉米不是用來給人喫的,是用作飼料用途的,所以價格便宜,但東方甄選所售生食玉米來自東北好的產地,成本較高,在2元左右。

抖音達人劉美娜是80後返鄉創業的新農人,是土生土長的五常人。事件發生後她在自己的抖音賬號發佈視頻表示,“我們五常本地承包地,一畝地1500-2000塊,一畝地4000株,算不算這農機?加不加油?要不要維護的費用?還有人工是不是錢?種子化肥不給?老百姓還得賺點吧。整個後面還有鏈條呢,還有工藝呢,還有打包運輸發貨呢”,言下之意,一根生食玉米7毛錢的成本不現實。

大家本以爲關於“6塊錢玉米”的爭論,在辛巴“是我格局小了”的一番言語之後事件會逐漸平息,沒曾想,東方甄選的供應商吉林東北農嫂食品有限公司又在此時“殺了出來”。近日,東北農嫂在抖音直播間掛上了自家玉米產品的鏈接,而東方甄選所售玉米的供應商正是東北農嫂。有眼尖的網友發現,在東方甄選直播間的6元玉米,與東北農嫂直播間售價3.6元的玉米極爲相似。

“6塊錢玉米”再起爭端。有觀點認爲,東方甄選是“打着穀賤傷農的助農旗號在賺錢。”有支持東方甄選的網友則指責東北農嫂這一行爲是“背後插刀”,對於此類批評,東方農嫂的主播在直播時也表示委屈,“作爲玉米生產加工廠家,銷售自己的產品不把價格定的像東方甄選那樣高也有錯?”爭議愈演愈烈。

目前東北農嫂疑似清空了其抖音櫥窗,店鋪商品數量顯示爲0。截止發稿,東北農嫂的抖音店鋪客服電話未有接通。其淘寶官方旗艦店仍有40個左右商品正常售賣,店鋪頁面顯示銷量第一的玉米,1600g原價34.99元,券後價格爲29.99元。

東方甄選抖音店鋪目前也已搜尋不到東北農嫂的玉米產品,客服人員稱,確已下架,暫不接受外部合作。

一名在抖音做帶貨直播間的管理人員對觀察者網稱,定價多少看自己的議價能力,能承受3.5元的價格的話這麼定價本也無可厚非。但近期東方甄選正處在輿論當中,以供應商的身份選在這個時機上架價格更低的類似款產品,這樣的行爲可能會讓大家對供應商產生不信任感,繼而影響後續的合作。

“董宇輝溢價”,合不合理?

東方甄選6元一根的玉米,成本高是一方面。據此前紅星新聞報道,農特集團總裁、物流供應鏈專家黃剛,對董宇輝所稱生食玉米的成本價格高也表示了認同。“我知道東方甄選直播間沒有坑位費,賺得確實不應該少,但是一根優質鮮食玉米的成本在4元左右是比較符合邏輯的,賣6元一根並不算是天價。”

另一方面,自今年六月,董宇輝賣牛排的雙語帶貨視頻出圈,東方甄選迅速在抖音打開了直播帶貨的新局面,這成功爲其帶來品牌溢價。

網友甚至直接發明了一個詞,叫做“董宇輝溢價”。

有消費者在接受觀察者網採訪時說:“不會真以爲我進直播間是爲了買幾根玉米吧,真以爲在城裏買不到玉米非得去直播間裏買?還不是衝着董宇輝順便下個單。”

與當初那些大火的超級帶貨主播一樣,東方甄選的部分價值在於董宇輝的個人魅力,以及東方甄選爲貨物品質的背書。上述消費者便是這種價值的體現之一,本無意購買玉米,在觀看董宇輝直播時被吸引而最終下了單,其在東方甄選粉絲中的號召力,爲其帶來了產品上的高溢價。

董宇輝的高溢價合理嗎?從其抖音超過2600萬粉絲、近三個月帶貨20億元、8月主賬號日GMV突破3000萬等成績來看,消費者還是認可的。

或許有人認爲,消費者爲直播帶貨支付溢價是一種非理性行爲。但“董宇輝溢價”,並不僅僅是商家賺錢、消費者買單這麼簡單,其對整個農產品市場的推動作用纔是最有意義之處。

面對“董宇輝打着‘助農’旗號賺得盆滿鉢滿”的質疑聲,很多農民有話要說。觀察者網聯繫到了煙臺當地的煙薯種植戶,抖音達人隋大瓜,老隋提到,“站在農民的角度去想,自己家地裏產的東西,指望咱自己趕集或去網上賣,有幾個人買的,又有幾個人知道咱的東西好。正是這些有能力將這些農產品推廣出去的人,才讓農民有底氣去擴大規模,種更高品質的產品。”

“農民不會營銷,如果沒有人推廣,煙臺的蘋果都得爛在樹上。”他希望那些爲農民鳴不平的網友,別好心辦了壞事。

視頻中老隋也介紹了自己結束在外打工後2019年回鄉種植煙薯的經歷。彼時批發商來是收1.2一斤,還得是糖化好的。去年山東聊城一個抖音團隊把煙薯賣火了,今年地頭收購價就漲到了1.8元到1.9元每斤。在前期投入成本沒有增加的情況下,農民的收益將近翻了一番,以前荒廢的地都種上了煙薯。

“6塊錢玉米”事件發酵以來,有不少像老隋這樣的農民在網上發聲,在他們的樸素認知中,直播帶貨的助農,是利用主播間的影響力,讓過去沒辦法打通銷路的東西首先能賣出去,然後是能賣個好價錢。

從這個角度來說,“董宇輝溢價”非但不是農民的對立面,反而憑個人才能創造出更大蛋糕,讓農民也獲得了更高的溢價。而對個人才能的獎勵,是市場經濟得以成功的最大祕訣。

6元玉米背後,是中國農業的升級困境

在直播電商發展的紅紅火火、東發甄選等品牌享受高溢價的同時也要注意,實際上許多大主播對於農產品的介入程度並不高。帶貨農產品,或是與當地官方的合作項目,或是更傾向於公益性質,因利潤率低、品控難等問題,出於商業化考慮,許多主播帶貨並不青睞帶貨農產品。

不僅帶貨主播利潤低,整個中國農產品行業都普遍面臨利潤低的困境,反過來又影響到農業科技的研發投入,這是中國農業急需解決的根本性難題。

毫無疑問,中國是一個農業大國。在龐大的人口規模和工業需求之下,中國仍然能夠做到穀物基本自給,糧食價格穩定,非常難能可貴。但我們也必須承認,在農業科技層面,中國還存在不少缺陷。

例如一切農產品的源頭——種子。我國種業產業化發展比較薄弱,根據農業農村部農業貿易促進中心的數據,2021年我國農作物種子進口貿易額6.8億美元,出口貿易額3.3億美元,從數據上看,我國是不折不扣的種子淨進口國。其中,僅蔬菜種子上的投入便達2.4億美元,佔比35.3%。

種子安全,已經被正式提到了國家安全的層面。

而影響中國種業做大做強的瓶頸之一,就是資本投入不足。據中國網報道,我國全部種業企業在2019年研發投入總計39億元人民幣,而拜耳一家公司每年在種業上投入即達20億美元。投入不足導致成果不足,最終導致利潤不足,進而形成惡性循環。

讓農業企業賺錢,進而反哺研發,是中國維護農業安全必須要做的一件事。

提升農產品品質,讓農民更有賺頭,加大基礎研發是一個維度,提升銷售渠道則又是一個維度。

以東方甄選銷售的鮮食玉米爲例。新京報的報道指出,中國大部分玉米用於飼料等用途,供人食用的鮮食玉米僅佔5%左右。而鮮食玉米成熟期只有3-5天,如何快速採摘,快速銷售,是制約農民賺錢的最大難題。如果農民不能與經銷商建立穩定聯繫,甚至會面臨玉米爛在地裏的無奈。

經銷商自身也有苦衷。鮮食玉米對倉儲、物流要求高,若沒有足夠的利潤,也難以承擔這些成本,進而影響他們收購玉米的積極性。

董宇輝等頭部電商主播,若能將自己賺到的超額溢價,用於提升整個農產品供應鏈的倉儲、物流水平,跟農民建立穩定的收購關係,顯然是行業的巨大進步。

只要做好了這些,“董宇輝溢價”就符合農民的最大利益。

至於“6元玉米”會不會炒高整個農產品市場價格,其實也大可不必擔憂。東方甄選賣得再火,在整個中國農產品市場中也只是微小的現象。中國人對高端產品的需求不斷提升,是國家進步的體現,但平價市場的規模只會更加龐大,國家也有足夠的能力去維護糧食價格穩定。

責任編輯:劉萬里 SF014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