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訂閱號:techsina 

文/佳璇

來源:刺蝟公社(ID:ciweigongshe)

玉米引發的直播間爭議。

近期,圍繞東方甄選直播間“6元玉米”的爭議不斷升級。

這場爭議從網紅主播辛巴炮轟助農騙局開始,經歷了東方甄選自證清白、供應商東北農嫂被指控過河拆橋,目前以辛巴致歉、東方甄選下架爭議玉米產品的局面,暫時告一段落。

9月29日,“東方甄選迴應下架玉米”的詞條衝上熱搜。據報道,東方甄選的客服迴應稱,爲了保證品質,廠家不能超量生產,產品產量不是固定的,只要廠家有產能,會盡快上架商品鏈接。

直播間裏的一根玉米,將不同立場和利益方的矛盾,再度暴露在到公衆面前。大主播、供應商、消費者,在這場競爭與合作並存的市場博弈裏,誰贏了,誰又輸了?

事情還要從網紅主播辛巴的一次直播說起。

9月18日,網紅主播辛巴在直播中炮轟東方甄選。辛巴表示,東方甄選直播間以助農理念售賣6元一根的貴价玉米,實則是在欺騙老百姓。地裏出來的玉米7毛一穗,到直播間最後加價成6元一根,東方甄選聲稱“穀賤傷農”,實際上卻賺取了40%的利潤,受傷害的仍是農民。

這些直播言論引發巨大爭議。處在風口浪尖上的東方甄選隨後在直播中對貴价玉米作出解釋,表示玉米價格偏高和品質有關。主播董宇輝表示,首先大部分玉米不是人喫的,而是養牲口的;其次東方甄選直播間售賣的是東北優質玉米,從地裏收購的成本價已經達到2元錢,因此6元玉米的情況並非如辛巴所說。

針對此事,大衆疑惑頗多。

第一個問題是:6元一根的玉米,究竟值多少錢,貴价是否傷害了消費者?

不少農民就此公開發表觀點,其中最“出圈”的是五常農民創業者、抖音主播劉美娜在視頻中的言論。劉美娜認爲,不能拋開品質談價格,並以自己爲例介紹了玉米的價格情況。

劉美娜所在的五常本地旱田承包費爲每畝1500元,如果種植黏玉米成本則會增加,達到每畝1800元到2000元不等。出於對質量的保證,黏玉米從採摘到運輸必須在4個小時內完成,因此必須考量種植地的交通條件,確保大型收割機能夠進入農田。而她們家玉米的地頭回收價就已經達到1.5-1.7元,再經過巴氏滅菌、真空包裝,使用先進加工技術,零添加的玉米在常溫下就能儲存半年以上,同時最大程度保留了玉米的色香味及營養。此外,再加上後續的運輸、銷售等環節,玉米的成本價格會繼續上升。

另一位五常農民主播老白,也通過視頻認證了劉美娜所說的玉米1.5-1.7元收購價的說法。同時,一些農民也面向公衆公開了玉米成本。與速凍玉米不同,算上加工包裝等環節,鮮食玉米的成本往往達到2元以上。這些聲音都爲東方甄選對玉米成本價作出的解釋提升了可信度。

爭議發展至9月20日,辛巴在直播間鞠躬致歉。他認爲自己的言論可能正確,但表達方式並不合適,同時表示最近“壓力太大,格局小了”。董宇輝則隔空迴應道:雙方立場不同,都是對的,不要相互說服對方。

東方甄選與辛巴的立場哪裏不同?

經營有機食品八年的主播黑土,從玉米產業發展的角度看待這個問題。他認爲,一方面農產品屬於民生消費品,價格的確不宜過高。低價提高了玉米銷量,也讓普通老百姓喫到的玉米更加實惠。但另一方面,玉米價格過低會讓產業無法維繫,部分農產品優質化、品牌化、高溢價,對產業發展也具有重要意義。在視頻中,他通過科普東北玉米的不同品種,表示辛巴和東方甄選介紹的玉米成本價格其實都符合基本情況,但東方甄選所售賣的玉米品種具有體積小、產量低、更好喫等特點,使用的鎖鮮包裝也要比普通玉米包裝貴2毛錢,總成本算下來會高出5到6倍。

從這一點上看,以“農民的兒子”作爲帶貨人設的主播辛巴,與主打精選優質、吸引中高端客羣的東方甄選的確立場不同。雖然同樣都是農產品帶貨,但雙方面向的主要消費人羣和銷售理念存在差異,也就無須互相抨擊。

那麼,作爲中間商之一的東方甄選,是否賺取了40%的利潤,這是暴利嗎?

根據新東方在線2022年財報,新東方在線直播電商業務毛利率爲37.8%。而據電商平臺信息,其玉米供應商東北農嫂的批發價約爲3.5元一根,以這個價格作爲參考,東方甄選售賣6元玉米的毛利率的確在40%上下。

然而即便如此,6元玉米對於東方甄選是否暴利仍待商榷。

根據北京商報,業內人士表示工廠從農民手裏把玉米收購了之後需要加工,整個加工環節再加上包裝、人工等,至少要加價30%-40%,而且這還不算上游的收購者、運輸等費用,在電商領域,整個環節的成本逐漸加起來,終端零售的毛利率如果做不到40%,其實是很難賺錢的。噹噹創始人李國慶也公開爲東方甄選發聲,毛利率高並不等於賺錢。因爲中間商需要承擔腐爛變質的問題和貨品積壓的風險,6 塊錢一根的玉米,其中 25% 損耗、10% 物流、50% 積壓,農副產品的淘汰率很高,算下來根本不掙錢。

對於中間商賺差價的問題,東方甄選也作出了迴應。主播董宇輝表示,中間商是玉米收購的重要環節,沒有廠商去包裝、運輸、做售後,誰把玉米賣出去?農產品最大的問題很多時候是農產品真正爛到地裏。賣得好,來收的價格就高。而對於利潤,董宇輝表示一部分反哺工廠,給工人發工資;一部分做成優惠券或積分給到客戶;另一部分用來完善供應鏈,尤其是倉庫物流部分。

隨着6元玉米成爲焦點,網友們開始好奇這批玉米源自何處。

玉米的供應商東北農嫂被推着走向臺前。在這波爭議流量之下,近期東北農嫂在抖音直播帶貨,將同款玉米掛上直播間,售價僅爲3.6元。這一行爲也被大量東方甄選的消費者們指責爲“背刺”“插刀”“過河拆橋”。東北農嫂的主播在直播間表示委屈,聲稱並未主動提及東方甄選品牌,而自家品牌玉米長期保持同一價格,並不會因爲跟其他品牌合作就提高到同樣售價。

而網友楊洋則通過互聯網公開資料、與東方甄選和東北農嫂客服分別溝通調查論證,東方甄選今年6月份上架的玉米爲去年的冬儲非應季玉米,非網友所說的溫室大棚玉米。根據東北農嫂公開直播賣貨以及過往銷售記錄,也能佐證該產品的正常售價,楊洋表示,東方甄選並未介紹告知這一情況,讓消費者誤以爲在東方甄選購買到新鮮玉米,在這一點上,屬於是“翻車”了。

根據目前情況,東北農嫂清空了抖音櫥窗,也刪除了大量視頻。而有關東北、玉米、直播、助農的爭議仍在持續。

從行業發展的意義上看,爭議並非是一件壞事。

在一根玉米身上,大衆看到農戶、中間商、電商直播等環節之間複雜的利益分配。“助農”本就不是一蹴而就,也並非由環節上某個利益方獨自推動。各利益方的聲音和觀點,不僅能夠推動人們感知“助農”這個熱詞背後更多元的面向,也能更加明晰“助農”面臨的挑戰與未來發力的方向。

這原本就是一根有故事的玉米,而有關玉米的故事還遠未結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