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称为东南亚小腾讯的“虾皮”公司,曾让掌门人成为新加坡首富。如今,“虾皮”开始走下坡路,只召开了7分钟的全员大会,便开启了大规模裁员,还发通知防止员工跳楼。是什么,让它走到这一步?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发布

作者:海棠葉

危机不断。

9月29日,职场社交平台上有爆料称,东南亚电商巨头Shopee(虾皮)国庆后将开启第二波裁员,没第一波大,是常态化的随时准备“毕业”,赔偿没有N+2了,年底大概率无年终奖无调薪。

距离被曝光的上一轮大规模裁员,不过10天,这家巨头往日的灿烂光辉碎了一地。

今年7岁的虾皮,是东南亚最大的电商平台,其母公司Sea(冬海集团)巅峰时期市值超2000亿美元,是亚洲仅次于阿里和腾讯的第三大互联网巨头。创始人兼CEO李小冬一举超越海底捞的张勇,成为新加坡首富。

经济下行,大股东腾讯撤资,首富变成“前”首富。各种负面buff叠加之下,增长速度曾让无数同行眼红的Shopee对手中的“小虾米们”举起了刀。

7分钟,宣告大规模裁员

互联网不断刷新速度,“毕业”也如此。

每日优鲜20分钟极限解散后,虾皮只召开了7分钟的全员大会,宣布裁员行动正式开始。

9月19日,员工纷纷爆料称,多部门裁员30%至60%,个别甚至高达90%,“赔偿算是厚道,N+2,效率却是无情,会刚结束被约谈的同事就在办公聊天软件里查无此人,没有任何工作交接环节”。

应届生更是裁员重点,其中不乏985、211高校毕业生。据悉,有的部门的应届生甚至团灭。“我们部门拉了小群,开始倒数,谁收到HR的消息后,就提前开始在群里跟大家告别。”有员工在网上发表了《风暴中心的日志》,记录了虾皮裁员的过程。

有内部员工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称,虾皮国内员工粗略估计有8000人左右,9月20日已经裁员超900人,裁员应该还会持续两天。

坊间传闻说,周末虾皮已给保安开会,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止9月19日裁员行动开始,有人会情绪不稳定跳楼。

被裁一周后,9月26日,有员工还被要求赔偿电脑损坏费2500元。

就在上个月,“落地即失业”的例子让虾皮登上了热搜。 

“对,我就是那个人在机场,刚下飞机,带着老婆,带着狗的最惨打工人。”网友@林戈下南洋揶揄自己的戏剧人生:8月25号,他带着对未来的期盼,飞往虾皮新加坡总部。落地正在入境办事处排队弄材料入境,却收到offer取消的电话。飞机起飞前几秒,都还收到HR的热情欢迎和下周的工作安排。

据其自述,目前他还在和虾皮谈论赔偿的事宜,经过几轮邮件往来,双方反复扯皮。

遭遇相似境况的Shopee准员工并非少数,他们建起了两个维权群,目前陆续加入超过60人和200人,其中有至少7位校招应届生被临时毁约。

虾皮母公司冬海集团也证实了此事:“由于对一些技术团队的招聘计划作出调整,Shopee的部分职位不再有效。”据了解,今年8月,虾皮新加坡总部大规模毁约,几乎波及到所有岗位,其中支付部门是重灾区。

裁员故事轰烈上演,海外市场下手最快——印度、法国、西班牙等国家站直接关闭,智利、哥伦比亚和墨西哥的当地业务也要关,完全退出阿根廷市场。

转折总是那么突然。仅仅在一年前,国内互联网公司广泛缩招减员时,虾皮还逆势在中国掀起招聘热潮。

“从去年到今年过完年大概四五月份,虾皮都在疯狂招人,印象中三四五那几个月每隔一个周末都有周末专场。”在网友的回忆中,虾皮为了开展全球业务,一掷千金挖角。

据媒体报道,虾皮招来的都是中层,价格都很高,比如一个阿里P7来虾皮能拿到年薪200多万。2021年3月,虾皮在新加坡和中国的员工数量是1:1,一年后新加坡1000人,深圳4000人,按照计划,北京也会建一个规模与深圳相当的业务中心。

超出行业水平之高,以致这家传闻有着外企般养老氛围的公司,成为许多互联网人的寄托。

“这不是一场很快就会过去的风暴,中期内负面状况将持续存在。”9月15日,李小冬宣布集团进入“节衣缩食”模式,“公司领导团队已决定,在公司实现自给自足之前,不会拿任何现金薪水。”

慢了一拍但“该来的总会来的”,互联网人的乌托邦破碎。

在内部信中,一系列收紧公司开支的政策被发布:员工商务出差只能坐经济舱、餐费限制在每天30美元、酒店住宿支出限制为每晚150美元、取消餐饮和娱乐费用的报销等。

“随着投资者出逃到‘避风港’,预计我们将无法在市场上筹集到资金。”李小冬重申,公司未来12至18个月的主要目标是尽快让现金流变为正。

东南亚最大科技公司,为何急刹车?

冬海集团成立于2009年,已是东南亚最大的科技公司,拥有游戏娱乐的Garena、电商的 Shopee和数字金融的Sea Money三大业务,去年底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美元。

其中,虾皮堪称东南亚电商增长神话。

2015年成立,依托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电商所在地东南亚的人口红利,上线4年GMV达176亿美元,打败阿里的Lazada成为东南亚成交额最高的电商平台。

后来者虾皮成功占领东南亚,关键在于时机,利用阿里整合Lazada的混乱发起闪电战,套路还是中国电商的老套路,砸钱买流量、烧钱补贴、请代言人,凭借低价小商品攻城掠池——素有“东南亚拼多多”之称。

根据移动数据分析平台App Annie的数据,2020年,虾皮蝉联东南亚购物类App年度总下载量、平均月活数、安卓用户使用总时长三项冠军。

2021年,虾皮进攻全球市场,接连开拓7个海外市场,GMV同比增长76.8%至625亿美元。

“纵观全球科技公司市值和规模,只有亚马逊、苹果、Google等五家万亿市值公司从根本上改变了消费者,希望冬海是其中之一。”2021年5月,冬海集团的周年庆内部信里,管理层在3年前希望用十年时间实现千亿市值,结果这个十年目标只用了三年就实现了。

但从去年10月下旬开始,市场势头急转直下。

自2021年9月20日至2022年9月19日美股收盘,整整一年时间里,冬海集团的股价从327.5美元/股跌至59.8美元/股,相较去年10月的高点,市值已缩水约1700亿美元,回到了2020年的规模。

▲Shopee 的母公司 Sea(SE.US)集团股价在2022年初起一路下挫。图源自百度股市通。

一系列变故发生了。

在印度,游戏公司Garena的王牌手游《Free Fire》被印度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封禁,而后者是冬海集团输血电商业务虾皮的重要“现金牛”;在国内,腾讯出售了约1450万股、价值30亿美元的集团股票,持股比例从21.3%降至18.7%。

融资危机是另外一项重要原因。

财报显示,除了游戏业务营收外,发行股份和发行债券是冬海集团的两大现金来源,在2021年,其通过筹资活动产生了74.02亿美元现金流净额,其中40.5亿美元来自发股、28.46亿美元来自发债,而同期集团净亏损达20.47亿美元。

但今年以来,冬海集团手中的资本杠杆一端失灵,前两个季度筹资活动净额分别为1.4亿美元、4.4亿美元。

这拉开了虾皮全球业务大收缩的序幕,这个需要举集团之力来供养的庞然大物踩下了刹车。

关停多个站点后,欧洲和拉美市场几近溃败,新增站点只剩波兰和巴西,虾皮的重点又放回到了最初的东南亚市场。

自我造血依旧是个难题。

在虾皮运费补贴和低客单价逻辑下,消费者更习惯薅羊毛式的消费。“新熵”援引相关人士计算称,在印尼,虾皮每单抽取商户0.4美元手续费,可能要付出1美元以上的物流成本,以4%抽佣比例计算,虾皮每单要付出8%亏损代价。尽管虾皮的抽佣比例一路走高,但其销售净利率仍然在-20%以上。

财报显示,冬海集团今年二季度净亏损9.31亿美元,同比扩大114%。其中,虾皮“贡献”了近七成亏损,达6.48亿美元,GMV增速下滑至27%,达190亿美元,低于市场下调的预期。

业务困顿,早前的无脑扩张变成了裁员降本。

“缺人了就风风火火招聘,别人不肯来就加钱。老员工被倒挂了也不管,有人离职了就加钱挽留,现金流紧张了就毁offer裁员。”一位虾皮的三年老员工在知乎上吐槽,“早在股价踩着一塌糊涂的基建上天的那一刻起,就预料到了虾皮会有楼塌了的这一天。”

虾皮需要自己赚钱养家了。今年开始,虾皮取消了新卖家的免佣政策,还将商家佣金上调了约1%到6%。

据晚点Late Post了解,虾皮在接下来将调整过去靠低价冲单的模式,从关注单量的爆发式增长转向单量稳定增长,再通过提高佣金、费率、鼓励商家多投广告,逐步在每个市场达成盈利。

冷静的情绪开始回归,不设限的电商扩张缓下步伐,现金账面躺着78亿美元的冬海集团,目前的目标是活两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