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今年國劇裏最引人好感的角色之一了——《崑崙神宮》第4集,嚮導“初一”上線,從那刻起,彈幕裏就在揪心初一這個漢子會不會領盒飯!

原著黨劇透說:初一是肯定要下線的。

追劇黨不願信:求求編劇改劇情,給初一一個好結局吧!

這年頭很難得了,還有主動要求改原著的,主要是因爲——初一這個漢子塑造得太美好了。

樸實、善良、英勇、熱忱。

什麼錯都沒犯,原本帶着一家人在雪山下努力而知足地活着,有可愛的女兒、勤勞的妻子,還有個癱瘓在牀但依然樂觀的妹子,但因爲命裏“犯了”胡八一,原著中初一逃不過他赴死的命運。

實誠的漢子,明知給胡八一他們當嚮導,進喀拉米爾是九死一生,但爲了還胡八一當年救妹妹一命的情分,他還是笑着去了;

到了喀拉米爾山口,胡八一讓他們先行撤退,初一卻又因爲見到當年害了妹妹的白毛狼王,而決意殺狼王爲妹妹報仇。

講恩義,有血性;

活得威武又雄壯;

但這週一口氣炫完5到7集,又舔了下週預告的劇粉肯定也看到了,初一領盒飯幾成定局:他被白毛狼王從背後撲倒,一人一狼互刀着墜入妖塔窟窿的畫面,基本和小說裏一模一樣。

這盒飯領得轟轟烈烈,不知道讓多少人跟我一樣當場淚目,只知道這兩天網上處處都是爲初一爆哭的妹子。

所以說,實幹派糙漢子真的好圈粉!

像初一(索郎尼馬 飾)這種,原本是一個很不起眼的功能性角色,但因爲足夠真誠、勇敢,有情有義有擔當,戲份不多,卻很豐滿,人物魅力就很爆,收足好大一波好感。

就想起那個經典段子,說當代公司往往會彙集各式社畜,譬如划水的魚、鎮山的虎、害羣的馬、忠誠的狗、替罪的羊、沉默的驢、喫飯的桶、攪屎的棍……

大概初一這樣的,就屬於團隊裏那隻最“善戰的狼”吧,工作熱情執行力強,也給人很大的安全感,一旦領盒飯,大家就覺得天都要垮了一般。

是真情實感地在追劇了!

1.

以職場百獸這個角度來看《崑崙神宮》打怪小分隊,確實很契合。

譬如男主胡八一(潘粵明 飾),絕對是團隊裏那隻“鎮山的虎”。

憑着半本風水祕術,見多識廣,又機敏果斷,既能統籌全局,又擅長在關鍵時刻,發現異樣,迅速找到破解方案。

這樣的人,就是團隊裏的中流砥柱,超能穩定軍心。

這次他帶領小分隊,執行的項目任務是到喀拉米爾雪山深處的惡羅海城,找尋雮塵珠的使用方法,破解詛咒。

額外難度是要帶上一羣青銅小夥伴——香港商人明叔(湯鎮業 飾)爲首的一大家子,因爲對方手裏有惡羅海城相關的地圖。

但隊伍一大,領導便不好當,時時都難免有“害羣的馬”冒頭。

第一站輪迴廟,明叔的馬仔阿東見財起意,半夜偷摸一個人去偷文物,結果放出了怪獸“食罪巴魯”,好一場大戰。

這場半夜破廟大戰真的刺激!除了“虎子”八一指揮得當,足夠機智應變外,王胖子也全面展現了他作爲TEAM裏“敏捷的豹”級別的戰鬥執行力!

基本上就是胡八一指哪打哪:讓胖子一躍而下壓怪獸,他二話不說真的跳,讓他偷塔,他就飛身關門去偷塔,兩人合力把怪獸一邊身子夾在自家大門裏,痛得吱吱叫。好不容易等到衆人趕來援救,又趁怪獸和阿克(沙寶亮 飾)扭打時攻其不備,遠程吊了怪獸,讓彼得黃(王雨甜 飾)一刀斬其首級,動作麻利,配合那叫一個默契!

除了中間有一段抱着柱子實在憋不住尿,沒聽從軍令,做了一回“攪屎的棍”,我們王胖子到這一部,實在是成長太多,又悍勇又靈光。

整個打怪過程,既有一波三折的險象環生、又有虎口拔牙的一氣呵成,除了半夜大戰缺光源看起來有點費眼,其他都值得一個爆贊。

最後再由“遠見的鷹”Shirley楊,用博聞廣識,真知灼見爲一羣陷入恐慌的隊員(and 觀衆)作科普,所謂的“地獄餓鬼”食罪巴魯,也可能就是被邪惡人士用特殊藥物餵養而變異的麝鼠。

安定軍心,非她莫屬!

這樣的鐵三角,是不是好棒棒?!

2.

但是前面也說了嘛,隊伍大了,人心就亂。這次的打怪小分隊,新加入的成員除了初一、阿克這樣赤誠、能幹的“善戰的狼”、“掃地的僧”,更多的職場老油條也都混雜其間。

沙寶亮飾演天授唱詩人阿克,用實力證明他是一位被唱歌耽誤了演藝事業的演員

比如明叔和他的情人韓淑娜這對“奸商”拍檔,就很對標職場裏那些極擅長“划水”的魚,日常拖後腿,不出力幹活,又斤斤計較,算計這算計那,總是堤防胡八一他們半途甩人不帶自己玩,像極了有好事我先佔有苦活我不幹的老油條。

這兩人常被王胖子陰陽怪氣,互相鬥智鬥勇又鬥嘴,爲崑崙之行提供了蠻多笑料,就像每個TEAM裏必會出現的不同站隊分子。

第7集,因爲明叔貪心,不顧胡八一阻攔,要強行運走雪山金身木乃伊,導致木乃伊身下的無量業火噴發,把韓淑娜燒成了木炭。

危急關頭,韓淑娜推開明叔的那場戲,原著中沒有,是劇版特意加的,讓角色豐滿了很多。

之前還簡單交代了韓淑娜的身世:一個當年被明叔從不堪之地解救出來,改換了人生道路的可憐女子,所有的算計不過是經歷使然,對他人或許涼薄虛僞,對明叔卻是真心,討厭鬼、好笑女的人設一下子多了那麼幾分情義。

最後當這一回“替罪的羊”,也讓人多了幾分唏噓。

演明叔的湯鎮業也真的是戲精,把一個老謀深算,有點情義又不那麼多的商人演得非常順滑流暢,一顰一笑都透着奸猾的味道。

除了已經領盒飯的阿東、韓淑娜,這次崑崙之行,明叔還帶上了保鏢彼得黃、乾女兒阿香,看上去浩浩蕩蕩,但每個人物都有各自存在的意義。

彼得黃人狠話不多,實打實一匹“沉默的驢”,負責默默幹活、打怪、背行李,演員是模特出身的王雨甜,演過《紅海行動》裏那個愛喫糖的隊員“石頭”,是天選的硬漢擔當。

明叔乾女兒阿香看似一隻“膽小的鼠”,體弱又內向,卻身具異能,能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危險。選角也很精準,演員文晴有一雙特別有表現力的眼睛,演起這種靈異少女來,一個回眸,就足夠帶感。

……

總之,你在職場裏能碰到的、能想到的各路精彩人物,這個團隊裏多多少少都有隱射,即便戲份不一,但導演都給了特別精準的細節去呈現,讓人物更加真實、鮮活。

哪怕是沒幾句臺詞的“腳伕”,都有自己的高光戲分。印象特別深的是到達喀拉米爾雪山後,胡八一讓初一帶兩個當地小夥伴先回去,一旁的小夥就樂呵呵地回答說,後面的冰川特別危險,我們決定了,陪你們走下去。

趨利避害、貪生怕死是人的本能,習慣了成年人世界的爾虞我詐,處處是精緻的利己主義,突然聽一個人說,因爲危險,所以陪你,當時就一個鼻酸,雪山漢子的人情味,靠那麼一句樸實又真誠的話,就一整個立了起來。

導演蔡嶽勳、李磊是真的會拍羣像,這個團隊裏雖然每個人性格都不一樣,但做到了每個角色都很有記憶點。

包括初一這個重點打造的配角,其實原著裏格瑪不是他妹妹,只是胡八一曾經死在大鳳凰寺的戰友,但劇版的改編中,她被狼咬傷之後導致高位截癱,增加了觀衆對初一這一家子的情感鏈接。從這一家人上線開始,大家都在爲初一揪心,如果他戰死,剩下孤兒寡母弱妹,該怎麼辦?

所以纔有了劇粉們都在爲初一的下線而嚎哭的名場面。

做什麼樣的配角最成功?初一給了答案。

3.

用心選角、認真拍戲,努力還原書中的每一個名場面,豐滿故事的同時又不讓敘事節奏變得腫脹,營造氛圍和造懸念的時候再加點人情味的牽絆,在書粉和追劇黨之間尋求那個微妙的觀劇平衡點……《鬼吹燈》系列劇播到《崑崙神宮》這一部,基本迎來了豐收階段。

《崑崙神宮》豆瓣8.2,潘粵明、張雨綺、姜超也成了最穩固的鐵三角演員,追這系列劇的一大後遺症,就是從此讀《鬼吹燈》小說都自帶語音,讀着文字,腦海裏會自動浮現潘粵明的京腔。還有姜超的身材,張雨綺美麗精幹的臉都一一被代入文字的世界。

那種和影像陪伴着一起成熟的感覺還挺好的。

這一部裏,“鷹”和“虎”之間的默契,也比之前更無聲中勝有聲。角色更成熟,演員的演繹也更內斂,剋制自己的性情鋒芒,託擡對方的個性魅力,彼此之間的合作就愈發流暢、自然。

第一站,阿克在和食罪巴魯撕打時受傷中毒,不能繼續前行,無奈在病牀上向Shirley楊傳授魔國相關的詩篇,那場戲真是讓人看得心馳神往。

病房內聲聲唱誦,病房外百鳥駐足,靜靜聆聽,夕陽的光映射在窗戶裏外,萬里風光彷彿在吟唱聲中被神遊一遍,山川形勝,風物靈美,盡在不言中。

靠記性硬背下詩篇的Shirley楊出來後,和胡八一坐在長椅上,倆人也沒多說什麼,她閉目養神,他爲她蓋上外套,她嘴角悄然一笑,沉沉睡去。

沒有多餘的臺詞、沒有親密的接觸,但就是覺得這樣無聲的感情真是美好。

那一刻,也是真希望那個《鬼吹燈》的想象世界真的存在過。

舉報/反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