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秋季開學後,勞動課正式成爲中小學的一門獨立課程,菏澤各中小學針對教育部印發的《義務教育課程方案》《義務教育勞動課程標準(2022年版)》深研細施,結合自身學校、學生特點,開展了形式多樣的勞動教育。9月27日,記者實地探訪了菏澤市都司鎮白劉莊小學、安興中心小學兩所學校,瞭解菏澤市“勞動進課堂”實施情況。

種植“責任田”,讓勞動教育“落地生根”

勞動教育是一項教會青少年以勞動獲取幸福生活、以智慧創造美好未來的人生核心素養培育活動,是一門融知識性、技術性、實踐性及教育性於一體的綜合學科。

9月27日13時許,記者走進牡丹區都司鎮白劉莊小學校園內,教學樓左側一處用田園籬笆圍攏起來的名爲“耕苑”的區域吸引了記者的注意,一塊塊劃分整齊的小田壟內,大豆、花生、大蔥、太空絲瓜等農作物,極爲喜人。

“同學們,咱們班責任田裏的花生已經熟了,這節勞動課咱們就實際操作收花生好不好?”都司鎮白劉莊小學校長丁陽公佈完課程內容後,學生們歡呼雀躍起來,“花生終於熟了,從播種到澆水、除草、查苗補種、培土……歷經4個多月,今天終於能見到成果了,一會我得看看我種的那幾株怎麼樣。”四年級學生李雨婷特別開心地和同學說道。

記者瞭解到,白劉莊小學現有7個班級,共計323名學生。自2019年4月以來,該小學就通過勞動課程、勞動實踐、勞動比賽等多種形式對學生進行勞動教育。今年4月份,該校特意開闢出一塊空地,爲每個班級劃分責任田,老師們定期組織學生進入實踐基地,並結合二十四節氣“講農耕文化、學農耕知識”。從課堂到實踐,該校學生學會了如何合理安排蔬菜種植時機、如何進行科學管理。

隨後,丁陽還將注意事項向學生進行了詳細教授和安排,“刨花生這個活由老師代勞,當老師刨花生的時候同學們需遠離揮動的刨鏟,以免誤傷;當老師將花生刨出來歸攏後,同學們可揪着花生秧,先抖抖土再摘花生……”丁陽仔細叮囑道,“一會摘完花生,清洗後,由老師煮熟,大家可以嚐嚐自己種植的花生,相信會別有一番滋味。”

聽完老師的叮囑後,同學們依次來到責任田旁,在老師將花生刨出來歸攏後,仔細地摘起花生來,“快來看看,我這一株結的花生真多,一晃嘩啦嘩啦地響,看着就特別喜人。”“大家看,這個花生是四個豆的,個頭也特別大,一會煮熟了誰分到了告訴我一聲,我給你們換,我要讓爸媽看看,咱們自己種的花生也能大豐收。”學生們邊喜悅地摘花生,邊激烈地討論着他們自己種植花生的心得。

“原先我以爲種植農作物就是把種子種到地裏,然後適時澆水、除草就行了,沒想到還有這麼多學問,現在我懂得了莊稼也需要科學培育和細心照料,比如除草,要儘量選擇在陽光強烈的中午進行,要儘量除去草根,還要將除掉的草運到田外等等,通過這次全過程自主參與,我不僅學到了很多農耕知識,也深刻認識到父母在家種地的不易,以後我會更加珍惜糧食。”李雨婷說道。

隨着下課鈴聲響起,煮熟出爐的花生也端到了學生面前,有的學生喫得津津有味,有的則將自己的那一份裝進口袋,要和家人一起分享這勞動的喜悅。

“今年5月份,牡丹區科協向我們小學贈送了60粒太空絲瓜的種子,在科協技術人員的指導下,同學們從學習育苗到參與實踐管理,親自見證了太空絲瓜的整個生長過程。”丁陽告訴記者,如今,在勞動實踐基地中,同學們看到了親自參與種植的絲瓜結出了一米多長的太空絲瓜,感到特別有成就感,感嘆太空育種的神奇。他們在勞動流汗的過程中磨鍊了意志,培養了正確的勞動價值觀和熱愛勞動的好品質。

下一步,白劉莊小學將繼續紮實開展勞動教育,把勞動的種子、科技的種子播撒在孩子們心中,在種植“責任田”的同時,讓勞動教育“落地生根”。

以教材爲本,積極探索勞動課程實踐

不同於白劉莊小學讓學生親自參與種植農作物,安興中心小學則充分利用起《勞動教育時間活動課程指導》這本教材,將勞動課堂教育和課外生活勞動相結合,開展了衆多備受學生、家長喜愛的勞動課。記者注意到,在安興中心小學的勞動教育教室內,琳琅滿目的手工作品排滿了整整兩面牆的展示櫃,皮影、沙包、沙漏、剪紙、古風燈籠、對聯等等,應有盡有。

“大家知道咱們北方人最常見的麪食基本上是饅頭和麪條,尤其是麪條,不僅製作簡便,更可搭配多種配料,形成自己獨特的風味,那麼大家來說說你都喫過什麼種類的麪條?”剛開始上課,安興中心小學勞動教育老師袁欣欣一邊打開自己製作的課件,一邊將學生引導至本節課的內容上來,“剛纔同學們列舉了很多面條,像刀削麪、拉麪、燴麪、扯麪等,大家想不想嚐嚐自己做的麪條,也給家人一個驚喜。好,那咱們接下來就翻開五年級上冊勞動教育課本第一單元的《幸福家常面》,讓我們一起學做家常麪條。第一步是什麼?對,是和麪……”

隨着袁欣欣一步步引入,學生很快就來了“興致”,認真聽老師講解和麪過程的“技術”要點。

注意事項講解完後,袁欣欣開始指導學生現場實際操作和麪,“將水慢慢倒入盆裏的麪粉上,水流不能太急,不然容易濺出來,水也不要一次放太多,邊倒水邊攪拌,等麪粉呈現出絮狀時就可以停止倒水了,這時候需要用手掌將麪糰一步步和成一個麪糰狀,要達到面光、盆光、手光,大家可以一步步慢慢來。”袁欣欣邊遊走在學生中間邊指點道。

“我特別喜歡吃麪條,尤其是媽媽擀的手工麪條,又勁道又香,小時候每當媽媽擀麪條時我總想在旁邊自己試試,可一直沒有‘得逞’。”該校五年級學生田雅琳笑着告訴記者,“原先以爲做麪條挺簡單,沒想到這麼有技術含量,這次跟着袁老師學會了和麪和擀麪條,回家我就可以趁家人忙碌時,偷偷給他們做一碗麪條,相信爸媽一定會大喫一驚的。”說到此處,田雅琳不由得激動起來,並追問起袁老師麪條滷汁的做法。

“其實和麪、擀麪條,我之前也不會。”下課後,袁欣欣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訴記者,“之前沒學過,大學畢業乃至工作後,最多能做幾個簡單的炒菜,像和麪、擀麪條這種‘大活’是想都沒敢想過,但爲了上好這節課,在熟讀教材的同時,我又通過抖音等網絡平臺,搜尋了衆多‘教程’,在家一遍遍實驗,這段時間我天天做麪條,都快把家人吃出‘麪條恐懼症’了。現在對於各種麪條做法,我可謂是手到擒來。”說到此處,袁欣欣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教以食爲先’,用美食敲開勞動教育的大門。”

“早在2021年,我們小學就申報了一個名爲《農村小學勞動教育校本化的實踐與探索》的市級課題,現在還沒有結題。”李建芳告訴記者,“咱們安興中心小學這個校區因爲場地的原因,咱們還沒有安排室外勞動課,不過已經在積極協調。此外,按照教材,咱們也給學生布置了不少生活勞動內容,如從自己洗紅領巾開始到洗衣服,收拾家務等。”

目前,安興中心小學的勞動教育課程正在摸索中不斷進行調整與升級,勞動訓練常規化、閒暇生活自主化、勞動課程化成爲該小學勞動教育的新特點,勞動技能訓練已貫穿至學生的日常生活中。李建芳直言,要想把勞動教育真正落到實處,僅有紙面規定肯定不夠,還必須注重師資隊伍建設以及相關教材的配套實施。

記者瞭解到,暑假前夕,教育部正式印發《義務教育課程方案》,將勞動從原來的綜合實踐活動課程中完全獨立出來,併發布《義務教育勞動課程標準(2022年版)》。今秋開學起,勞動課將正式成爲中小學的一門獨立課程。規定勞動課程平均每週不少於1課時,分爲日常生活勞動、生產勞動、服務性勞動三大版塊,共設置10個任務羣,每個任務羣由若干項目組成。

勞動教育意在讓孩子們在勞動的過程中認識社會、感悟自然、觀察生活、認識生命、瞭解社會,培養他們的正確勞動觀、價值觀、人生觀,爲孩子們全面發展打好底子,也爲其未來打牢基礎。

菏澤報業全媒體記者 孟欣

舉報/反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