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央視新聞報道,俄羅斯副總理諾瓦克在俄媒10月2日播出的一檔新聞節目上表示,從技術上講,修復“北溪”天然氣管道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類似事故以前從未發生過,因此完成修復工作需要時間和足夠的資金。

當天稍早前,丹麥能源署表示,“北溪-1”天然氣管道已停止泄漏氣體,壓力穩定。另據德國媒體1日報道,“北溪-2”天然氣管道發言人稱,管道內氣壓和水壓已經達到平衡,管道已經不再泄漏氣體。

據央視財經報道,當地時間9月30日,挪威大氣研究所表示,“北溪”天然氣管道泄漏後,該地區上空形成大片甲烷雲並不斷蔓延、擴散,截至當天,已有至少8萬噸甲烷氣體擴散到海洋和大氣中。聯合國環境規劃署9月30日說,這可能是有記錄以來最嚴重的一起甲烷泄漏事件。

甲烷是天然氣的主要成分,也是一種重要的溫室氣體。專家表示,長期來看,“北溪”泄漏的大量甲烷將對氣候產生災難性影響,或將在波羅的海地區造成嚴重的生態危機。

專家稱“北溪”漏氣接近瑞典全年溫室氣體排放量

據新華社報道,瑞典環境保護局專家29日說,“北溪”管道泄漏出的天然氣與瑞典全年溫室氣體排放量接近,會對氣候產生影響。

瑞典電視臺29日援引瑞典環境保護局環境經濟學家馬茨·比約塞爾的話說,天然氣的主要成分甲烷是一種比二氧化碳作用更強的溫室氣體,但在大氣中分解得更快。在100年區間裏,甲烷對氣候變暖的作用是二氧化碳的28倍;而在20年區間裏,它的影響是二氧化碳的84倍。多位專家認爲以20年區間來測算此次泄漏更加適用。

比約塞爾說,計算顯示,在20年區間裏,“北溪”管道此次泄漏的甲烷氣體相當於4000萬噸二氧化碳,與瑞典去年4800萬噸的全年溫室氣體排放量接近。

挪威大氣研究所30日表示,“北溪”管道泄漏後,該地區上空的甲烷濃度“極高”,並在瑞典上空形成大片甲烷雲。連日來,甲烷雲不斷在斯堪的納維亞半島上空蔓延擴散。該研究所此前估計“北溪”天然氣管道的甲烷泄漏量可能至少達4萬噸,但最新數據顯示,截至30日,已有至少8萬噸甲烷氣體擴散到海洋和大氣中,相當於挪威石油和天然氣行業全年甲烷排放量的4倍多。

丹麥能源署27日證實,26日丹麥附近水域的“北溪-2”管道發現一個泄漏點,之後“北溪-1”管道又發現兩個泄漏點。瑞典海岸警衛隊29日宣佈又發現“北溪-2”管道一個新的泄漏點。目前在“北溪-1”和“北溪-2”管道上共發現4個泄漏點,分別位於瑞典和丹麥附近水域。

“北溪”管道“漏氣”

美國輿論炸鍋

據新華社報道,多國懷疑“北溪”天然氣管道遭蓄意破壞,美俄相互指責,與此同時美國輿論也炸開了鍋。美國時政評論人士傑克遜·欣克爾認爲,隨着“北溪”管道被破壞,歐盟同俄羅斯達成和平協議的前景更加渺茫。

美國總統拜登9月30日首次迴應“北溪”管道受損事件,稱其遭“蓄意破壞”。他還說,美方目前尚不清楚實情,“事情冷卻下來後,我們會在適當時候派潛水員(潛入海底)探查究竟”。

拜登的說法顯然不能讓美國網友們信服。有人認爲美國裝模作樣、賊喊捉賊。美國福克斯新聞臺主持人塔克·卡爾森日前在一期節目裏暗示“北溪”管道遭破壞與美國有關。

卡爾森認爲,俄方不太可能去破壞“北溪”管道,因爲這些管道不僅能爲俄羅斯帶來權力和財富,而且能夠制衡其他國家。卡爾森的言論在美國輿論場引發爭議,但也有人表示認同,認爲俄方破壞“北溪”管道的說法說不通。

一些網友則得出了自己的結論:是美國乾的。

美國政治分析人士安德魯·科里布科通過社交媒體視頻發佈評論說,現在還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誰破壞“北溪”管道以及動機是什麼,但可以看到“北溪”管道被破壞有三重影響。首先,人們對於從俄羅斯向德國輸送能源的可靠性的信任被摧毀;第二,波蘭作爲歐洲能源中心的地位得到提升;第三,美國藉機推動歐洲降低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以及新能源轉型。

俄羅斯暫停向這一國“供氣”

據央視新聞報道,意大利能源巨頭埃尼公司10月1日說,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俄氣)已暫停向埃尼公司輸送天然氣,理由是無法過境奧地利。

埃尼公司在其網站上發表聲明說,意大利塔爾維西奧接收站的俄羅斯天然氣供應1日爲零,這種情況預計持續至3日。

俄氣當天晚些時候在一份聲明中說,上述問題與奧地利9月底發生監管變化有關,由於奧地利運營商拒絕批准俄方過境申請或不同意俄方計劃經由奧地利輸送的天然氣量,過境奧地利的俄天然氣已經暫停。“俄氣正在與意大利買家一起努力解決這個問題。”

據法新社報道,俄羅斯向意大利供應的大部分天然氣經由跨奧地利天然氣管道輸送,最終到達意大利北部與奧地利交界的塔爾維西奧。

奧地利政府表示,俄氣沒有簽署必要合同。奧能源部在一份聲明中說:“在每個天然氣年度開始時,市場模式的各種技術變化都會生效……爲此需要變更合同。俄氣尚未簽署這些合同。因此,(奧方)眼下不能接受(俄方)輸氣提議。目前正在技術層面全速解決問題。

俄羅斯2月24日對烏克蘭發起特別軍事行動後,歐洲聯盟與美國一道對俄施加多輪制裁,但制裁的反噬作用令歐盟國家處境窘迫,民衆不堪重負。由於俄羅斯天然氣供應銳減,加上俄羅斯向歐洲輸送天然氣的兩大管道“北溪-1”和“北溪-2”9月26日出現漏氣,一些歐盟國家不得不出臺措施應對氣價飆漲。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