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11月,考古專家和學者們在開啓和探視裕陵妃園寢內的純惠皇貴妃地宮的時候,發現純惠皇貴妃內棺裏有兩個頭顱骨和一堆白骨,遺骨雜亂無章,已經無法將兩人進行區分。

說到這裏很多人可能會以爲考古專家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大祕密,畢竟妃園寢內葬着的妃子都是各自爲券,純惠皇貴妃的地宮裏卻出現了兩個人。

不知情的人都會覺得奇怪,但其實這並不是什麼大祕密,和純惠皇貴妃葬在一起的是乾隆的繼後,即皇后那拉氏。

那麼,爲什麼皇后那拉氏和純惠皇貴妃會葬在一起呢?這個問題說簡單也簡單,說複雜也複雜。

清朝時期的皇陵制度在雍正時期發生了不小的變化,其中之一就是在帝后合葬的基礎上准許皇貴妃與皇帝合葬,所以康熙的景陵地宮裏,除了康熙的棺槨,還有四後一皇貴妃的棺槨,這唯一的皇貴妃就是十三爺胤祥的親生母親。

而雍正的泰陵地宮裏除了雍正的棺槨,還有一後一皇貴妃,到了乾隆的裕陵,就是一帝一後四皇貴妃。

裕陵於1752年建成,裕陵地宮總共預留了七個棺槨的位置,而在裕陵建成的當年,孝賢純皇后、慧賢皇貴妃和哲憫皇貴妃就葬入裕陵地宮,這一下子就佔了三個位置。

1757年,病逝兩年的淑嘉皇貴妃的金棺入葬裕陵地宮,至此,七個位置還剩下三個,除去乾隆爲自己留的位置,就還剩下兩個,按照乾隆原本的預想,這兩個位置一個是給當時的皇后,一個是給未來皇帝的母親。

所以當1760年純惠皇貴妃病逝後,並沒有被葬入裕陵地宮,但乾隆也沒有委屈純惠皇貴妃,他下令大規模擴建用來安葬妃嬪的妃衙門,用兩年的時間將妃衙門變成了後來的裕陵妃園寢,花費超過了13萬兩白銀。

1762年四月,暫安於靜安莊殯宮的純惠皇貴妃金棺入葬裕陵妃園寢前排正中的寶頂,附享殿,明樓內豎刻着“純惠皇貴妃園寢”字樣的石碑。規制不可謂不高,甚至已然逾制,由此可見乾隆對純惠皇貴妃的重視。

純惠皇貴妃葬入妃園寢地宮之後,石門被關閉,還填砌了隧道,讓純惠皇貴妃長眠於此。

當時的乾隆也沒有想到,有一天,他會讓人打擾純惠皇貴妃的安寧,還給她添了一個非常之近的鄰居,這個鄰居就是皇后那拉氏。

那拉氏最初是弘曆的側福晉,等到弘曆登基的第二年,19歲的那拉氏被冊立爲嫺妃,八年後,27歲的那拉氏晉升爲嫺貴妃。

1748年,孝賢純皇后病逝三個月後,乾隆宣佈以那拉氏爲繼皇后,不過因爲當時有孝賢純皇后的27個月喪期,因此那拉氏暫時被晉升爲皇貴妃,攝六宮事,等到孝賢純皇后的喪期一過,那拉氏就被正式冊立爲皇后。

那拉氏這皇后一當就是十五年,期間她並無失德之處,但到了1765年,那拉氏命運的轉折點突然出現。

這一年的正月,那拉氏陪着乾隆出巡江南,南巡初期,帝后之間一切都是正常的,乾隆還在南巡途中爲那拉氏慶生,兩人還一起包餃子進獻給太后,後來乾隆更是幾次賜給那拉氏美食和膳品,一派帝后和諧的景象。

然而到了閏二月十八日,乾隆突然派額駙福隆安走水路遣送那拉氏回京,將那拉氏軟禁在翊坤宮後殿養病,不許見外人,並下令削減皇后的待遇,將翊坤宮中的官女子、太監、他坦全部遣送,另外給那拉氏配了兩個老實女子和十名太監侍候。

等到乾隆回京之後就收繳了那拉氏的嫺妃、嫺貴妃、皇貴妃、皇后四份冊寶夾紙,有意思的是,乾隆並沒有褫奪那拉氏的皇后位號,其實就是不廢而廢。

之所以如此對待那拉氏,乾隆在南巡迴鑾途中寄給那拉氏侄子訥蘇肯的密信中說:

“前近,朕恭侍皇太后駕臨杭州,正欲返回,於啓程前之日,皇后忽然想要出家,肆行翦發。身爲皇后,所行如此,着實不像話。”

這種跡類瘋迷的行爲讓那拉氏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她被軟禁了起來,儘管還頂着皇后的名號,但規制形同最低微的答應,並且沒有自由,家族也受到牽連。

不過一年的時間,那拉氏就病逝了,時年48歲,當時乾隆正在木蘭狩獵,知道後發了一道上諭,提及了那拉氏在南巡途中的行爲:

“春,朕恭奉皇太后巡幸江浙,正承歡洽慶之時,皇后性忽改常,於皇太后前不能恪盡孝道。比至杭州,則舉動尤乖正理,跡類瘋迷。因令先程回京,在宮調攝。”

並對那拉氏的後事定了基調:

“若論其行事乖違,即予以廢黜亦理所當然。朕仍存其名號,已爲格外優容。但飾終典禮,不便復循孝賢皇后大事辦理。所有喪儀,只可照皇貴妃例行,交內務府大臣承辦。著將此宣諭中外知之。”

說是按照皇貴妃的規格下葬,但其實遠比皇貴妃的級別低,乾隆只派了那拉氏的兒子十二阿哥和兒媳爲其穿孝,而且那拉氏的棺槨用的是杉木,擡棺夫只有64人。

這個規格差不多是嬪的等級,更讓人想不到的是,那拉氏既沒有附葬裕陵,也沒有單獨建陵寢,而只是被葬在了妃園寢。

如果只是葬在妃園寢倒也說得過去,好歹妃園寢內的妃嬪,無論地位高低,都各自爲券,然而那拉氏的棺槨卻被直接放進了純惠皇貴妃的地宮,不設神牌,死後也沒有享祭。

除了純惠皇貴妃地宮內一側的那拉氏棺槨,妃園寢內見不到那拉氏的任何蹤跡,彷彿沒有這麼個人一樣。

這樣的待遇也是沒事了,對此,當時就有一個叫李玉鳴的御史站出來爲那拉氏鳴不平,結果乾隆直接將李玉鳴革職發配伊犁。見到乾隆這個態度,誰也不敢再說什麼。

後來到了1929年冬天,純惠皇貴妃園寢發現被盜,溥儀還曾派人去處理被盜事宜,其結果不得而知,不過當1981年純惠皇貴妃地宮被打開的時候,人們見到的就是純惠皇貴妃和皇后那拉氏二人的遺骨雜亂的置於一棺,早已分不清誰是誰了。

舉報/反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