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C+”是對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以及俄羅斯和其他相關產油國的稱呼。拜登和多名拜登政府官員曾遊說這些國家增加石油產量,但這些國家僅在9月“象徵性增產”後又決定從11月起開始大幅減產。

對於“OPEC+”的決定,拜登直言“感到失望”,並暗示白宮將有可能進一步釋放石油儲備,採取反制措施。

“OPEC+”大幅減產石油,國際油價受影響回升

當地時間10月5日,“OPEC+”部長級會議決定,自11月起,“OPEC+”將原油產量削減至200萬桶/日,並將限產協議延長一年至2023年年底。

這是“OPEC+”自2020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減產計劃,減產量相當於全球石油需求總量的2%,此舉加劇了國際市場對油價飆升的擔憂。

受此消息影響,國際油價出現回升,10月6日上午在英國倫敦洲際交易所交易中,國際基準布倫特原油期貨交易價格爲每桶93.55美元,上漲約0.2%。美國西德克薩斯中質油期貨則報每桶87.81美元,上漲近0.1%。

鑑於“OPEC+”成員國的原油儲量巨大,其減產會造成油價波動。在全球已探明原油儲量中,所有“OPEC”成員國佔80.4%,加上11個“OPEC”夥伴國,“OPEC+”成員國累計擁有世界上大約90%的原油儲量,很大程度上影響石油供應量,進而影響油價。

今年年初,布倫特原油價格接近每桶79美元,3月飆升至每桶127美元以上,而後又跌到每桶100美元以下,本週初布倫特原油價格爲每桶88.86美元。

此次“OPEC+”一致同意大幅減產,意味着全球石油供應量趨緊,高盛集團和摩根士丹利都看漲油價,預計油價將重新回到每桶100美元以上。

拜登表示“失望”,暗示將反制

大規模的減產計劃引起美國拜登政府不滿。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和首席經濟顧問布萊恩·迪斯在白宮的聲明中表示,對於“OPEC+”成員國石油減產“短視的決定”,拜登對此感到失望。

作爲迴應,美國總統拜登將繼續評估是否進一步釋放戰略石油庫存以降低油價。

不僅如此,美國後續還可能採取更多反制措施,如出臺汽油等部分產品的出口禁令,再如出臺NOPEC(反石油生產和出口卡特爾)法案,起訴“OPEC+”成員國操縱能源市場。

拜登之所以對“OPEC+”成員國減產的反應如此之大,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美國11月中期選舉臨近,大規模減產會加劇民衆對油價上漲的擔憂,這會在很大程度上增加選民對民主黨的不滿情緒,危及民主黨選情。

今年以來,通脹問題持續困擾着美國民衆,油價持續上漲等能源價格的通脹問題尤甚。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署的數據,現在美國的平均汽油價格爲每加侖3.78美元,仍明顯高於拜登上任時每加侖約2.38美元。

而油價上漲一直是拜登政府面臨的重要挑戰之一。爲降低油價,拜登一再希望“OPEC+”成員國增加石油產量。早在今年7月,拜登曾不遠萬里前往中東求油。

然而,“OPEC+”成員國的反應並不積極,只是象徵性地宣佈增產10萬桶/天。美國商業內幕網站稱,增產額度如此之小,以至於專家認爲它對推動能源市場價格變化幾乎沒有任何作用。

此次“OPEC+”成員國更是在拜登政府官員外交努力後做出大幅減產石油的決定。

美國福克斯新聞援引《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稱,“OPEC+”會議前幾天,美國財長珍妮特·耶倫等拜登政府的高級官員同“OPEC”政府官員接觸,試圖遊說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等國家反對減產計劃,但最終以失敗告終。

《紐約時報》評價稱,這表明拜登對其海灣盟友的影響力遠低於他的預期,也大大削弱了拜登政府在中期選舉前避免油價進一步上漲的努力,將對拜登構成打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