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盘继彪失联后,湖南盛大金禧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大金禧”)被质疑“爆雷”。近日许多客户到该公司讨要投资款,均空手而归。

11月21日,澎湃新闻从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了解到,对于盛大金禧的相关问题,湖南省和长沙市此前已成立工作专班,按照处置非法集资的相关机制展开工作。

“行政调查阶段已经结束了,转入司法打击。”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副局长陈祥东介绍,“我们行政执法机关已经认定,它(盛大金禧)涉嫌非法集资”。

针对一些投资者的报案,长沙警方11月20日答复称,公安机关目前尚未正式立案,正收集信息,进一步展开调查。

监管部门:发现盛大金禧“自融”,涉嫌非法集资

盛大金禧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盘继彪在11月10日失联。据该公司多名管理人员透露,盘继彪失联前去了云南“找钱”。

2011年注册成立的盛大金禧,在民间投融资领域从事“中介服务”,多年来以14%左右的“年回报率”吸引客户投资。在盘继彪失联之前的11月初,许多客户未能收到“分红”,也无法取回本金。据盛大金禧多名管理人员透露,未兑付投资款的客户超过10万人。该公司执行总裁解博士(人名)近日答复客户代表时证实,未兑付的投资款总额有“190多个亿”。

盛大金禧的经营行为是否违规违法?11月21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了解情况。

“盘继彪失联后,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加快了进度。”分管金融监管和金融稳定工作的陈祥东介绍,在今年六七月份,盛大金禧的问题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事实上,在2016年和2021年,盛大金禧就因发布虚假的投融资类广告,被行政执法部门处罚过。

“当时发现它有‘自融’的苗头,要它整改。”陈祥东说,“但问题是,行政处罚和(司法)立案打击,这里面有个界限的问题。”

陈祥东向澎湃新闻明确表示,盛大金禧至今未获得从事融资业务的金融牌照。至于它在香港借壳上市后是否取得香港金融牌照,陈祥东表示正在调查,“初步判断,香港的金融牌照应该也没有拿到”。

据了解,2013年前后,国内多地在金融服务领域推广“温州经验”。那时期,盛大金禧便申请成为了湖南的“试点”企业。“你可以搞试点,但只能从事居间业务,只能做中介。”陈祥东说,监管部门当时就明确要求盛大金禧,“不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分析他(盘继彪)的轨迹,他不是一开始就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陈祥东了解到,盘继彪曾先后创办一些实体,比如新能源开发、驾校、“金盘子”,甚至还办起了口罩厂。近几年,承诺给投资者高额回报的盛大金禧面临愈来愈大的压力。

“怎么去兑现回报?可能就会演变成庞氏骗局了,拿本金来抵原来的利息,这就可能由‘非吸’滑向集资诈骗了。”陈祥东分析。

据介绍,针对盛大金禧涉金融业务存在的问题,湖南省和长沙市相关部门成立了工作专班。前期的调查工作由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牵头,联合公安、市场监管、人民银行等部门共同推进。

“政府都有批示了,按照非法集资的处置机制运作起来。目前已经完成前期的行政调查工作。”陈祥东介绍,通过调查,工作人员发现盛大金禧“自融”——为自身融资。

“虽然它还是以中介的业务出现,但穿透之后就能发现,对接项目的公司就是盛大金禧控制的。自己融资,就走向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了。”陈祥东表示,目前,行政执法机关已经认定盛大金禧“涉嫌非法集资”,并查封了一些资产,“下一步就是司法机关介入”。

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

高管称部分资金用于“借新还旧”,“金融办”假公章成谜

高额的回报,是盛大金禧吸引投资者的“杀手锏”。

客户们提供的《权益确认书》显示,盛大金禧承诺给投资者的“年回报率”,大多是投资额的14.4%,有的甚至达到16%。今年11月签的合同中,“年回报率”降为13.2%,仍远超银行利率。

从表面的合同文本来看,客户们并非直接向盛大金禧投资,而是“入伙”一些合伙制公司,缴纳“入伙资金”。盛大金禧则作为“服务企业”,与合伙企业共同在合同文本上盖章。

《权益确认书》上都有盛大金禧子公司和“合伙企业”的印章。

2022年3月,客户朱倩投资了8.5万元。她出示的《权益确认书》尾页显示,除了盛大金禧的子公司盖章,合伙企业和执行事务合伙人也盖了印章。

“后来我才知道,这两家合伙公司都注册在一个地方,在银盆岭那边。”朱倩说,“就是一个空房子。”

这些“合伙企业”,不仅仅出现在合同文本上——客户们交钱后拿到的收据条,上面的印章也显示为这些“合伙”公司。可事实上,与客户们联系对接的,只有盛大金禧的业务员。

“盛大金禧的业务员给我一个账号,是私人账号,让我转账过去。”朱倩说,目前看来,转账走私人账户而非公司账户,或有规避监管之嫌。盛大金禧在长沙一家分公司的客户经理李南辉告诉澎湃新闻,客户们的投资款,“最终都是进了盛大金禧”。

客户的转账凭证显示,投资款进入盛大金禧员工的个人账户。

据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副局长陈祥东透露,调查人员发现“对接项目”的所谓合伙公司,其实由盛大金禧控制。那么,客户们交来的钱到了盛大金禧之后,最终流向了哪里?

近日答复客户代表时,主持公司工作的盛大金禧执行总裁解博士表示,进入公司的投资款“有三个流向”。“一个流向的确到投资的项目上去了,是部分还是全部,这个我没有准确数字。”解博士认为,投资款的另外两个流向,包括员工工资和提成等经营过程中的费用,以及“借新还旧”,“我个人认为有这种情况……有一部分资金去向是借新还旧”。

有客户代表质疑:盘继彪失联前的一段时间宣称,盛大金禧正与一家政策性银行合作。这是不是为抽逃资金放的烟幕弹?

解博士答复称,相关合作中接触到的人“确有其人”,“但是怎么合作,有没有达成,有没有协议,这是盘总办的,我不清楚”。解博士称,包括他在内的管理层,“我们没有参与什么资金转逃的事”。

客户代表质疑盛大金禧的经营行为“是否合法”,解博士回避了这一问题。“以成败论英雄。这个事化解不了,就有相应的问题存在。”他说,“我不去讲合法还是非法……我不想为公司背书,也不想去承担这个责任,这个由相关部门去认定。”

11月19日,盛大金禧发布《关于良性清退工作有关事项的公告》称,将对公司资产进行保全处置,用于逐步清偿客户投资款。同时发布的,还有盛大金禧一份《自主良性清退建议方案》。根据该方案,一年后开始清退65岁以上的客户和本金不足3万元客户的投资款,其他客户从2024年12月起兑付。兑付过程分别按48期、36期完成,每期不超过1万元。

11月21日,一些客户来盛大金禧讨说法。

目前,一些客户代表明确表示反对上述“建议方案”,要求缩短兑付周期。

盘继彪失联11天后,11月21日,仍有一些客户来盛大金禧讨说法。有人在公司办公楼37层找到盘继彪的办公室,红檀色的木门锁着,敲门无反应。澎湃新闻记者在这层楼找到曾长年跟随盘继彪的董秘戴志,他正在房间内办公,对于有关盘继彪的任何询问均不作答。

在盛大金禧36楼的一间宽大办公室里,看不到公司人员,几名客户无聊地坐在旋转椅和沙发上。近日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有客户在这间办公室的柜子里发现4枚印章,上面刻着“湖南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

有客户称,发现上述公章的地方是盛大金禧执行总裁解博士的办公室。解博士则在微信上称,此事是有人“栽赃陷害”,“该办公室在一年前为骆总使用,这一年多来无人使用”。

11月21日,在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澎湃新闻记者出示视频截图的“金融办”公章,给副局长陈祥东查看。“这一看就是假公章。”陈祥东介绍,2018年,“湖南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撤销了,重新组建成立“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

“不管有没有‘动作’,肯定是有预谋的,不然不会刻这个章子。”陈祥东表示,关于盛大金禧的调查工作,金融监管部门一直和公安等部门保持“联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