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兰州日报

日本队球员攻破德国队球门 □新华社照片

作为德国电视一台世界杯解说嘉宾、2014年世界杯冠军德国队的功勋战将,“小猪”施魏因施泰格23日在节目中“狂批”聚勒,认为德国队面对日本队的两粒失球都与聚勒有关。

“如果有人跟你一挑一,你一定是把内侧锁死,将对手往外侧逼,而不是让对手向内侧转。这是足球防守中最经典的定律,居然会犯这种错误!”施魏因施泰格说,“吕迪格和施洛特贝克都有造越位意识,而聚勒想法和他们不一样。”

像“小猪”这样将责任“归罪”到聚勒头上的德国人不在少数。曾经的德国国家队队长巴拉克未将矛头对准某个球员,而是对全队提出批评:“输球时我们习惯于怪罪个人,但这是全队的问题。我们在配合协调,尤其是在防守方面出现了很大问题。”

首发出场的哈弗茨当日打入一粒进球,但被判越位在先,进球无效。在他看来,除了门将诺伊尔,德国队当天上场的其他所有人都表现不理想。

为德国队罚进一粒点球的中场大将京多安赛后面对媒体时对队友“火力全开”:“我们犯了太多错误,没有足够的取胜决心和意志力。我的印象是,队中不是每个人都想控制住球。第二个球丢得太容易了!我不知道世界杯上还有没有比这个更轻松的进球。这是绝对不能发生的,我们是在踢世界杯啊!”

四届世界杯“元老”诺伊尔也对球队的决心和精神状态提出质疑:“我们应该有更强烈的意愿去冲击第二粒进球,可惜终场结束前我们没能表现出来。我难以理解我们是如何放弃比赛的。我们的表现让日本队看起来很强大。”

中场核心基米希承认,日本队在下半场防守更加活跃,而德国队不应该让比赛看上去“如此开放”。

欧洲媒体对欧洲劲旅负于亚洲球队的事实难以接受。德新社刊文说:“像勒夫(四年前)一样,弗利克惊魂未定。”意大利《共和国报》点评比赛时说:“诸神坠落,德国步阿根廷后尘。”瑞士媒体《观点》说:“日本队令整个德国陷入沉默。”

客观来说,德国队表现并非一无是处:上半时控球率超七成;边路缺少萨内的情况下,穆夏拉和劳姆表现活跃,穆夏拉更是在对方禁区内连续晃过4人,可惜射门偏高;京多安下半场有一次射门击中门柱;格纳布里头球险些破门;吕迪格屡次救险等等。

如果单纯将责任归咎于后防线、甚至某一位后卫的确不够公平。如果说是德国队进攻受阻,才将防守缺陷彻底暴露出来也不无道理。

对抗性竞争面前,一方的问题都是由另一方造成。近年来始终在进步的日本队虽然没有足够把握挑战德国队,但有足够的实力和信心与之抗衡。如果用发展的眼光来评判这场比赛,日本队取胜不算冷门。

日本队主帅森保一多次在公开场合称,德国足球是日本学习的标杆,带领日本队夺得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铜牌的德国人德特马·克拉默是“日本现代足球之父”。这场胜利是“徒弟手艺超过师父”的体现。

日本足球师从德国已久,德国足球职业联赛为日本培养了大量人才。当前日本队的26人名单中,7人效力于德甲俱乐部,1人效力于德乙俱乐部,被球迷戏称为“半支德国队”。斯图加特的远藤航和法兰克福的镰田大地在德国知名度很高。森保一下半场将弗赖堡的堂安律和波鸿的浅野拓磨换上场,正是这两人的进球帮助球队战胜德国队。

日本队的悄然强盛让坐拥一定家底的德国队显得准备不足。赛后各方指责的“精神状态”究竟是什么呢?一个小细节也许可以从侧面说明问题。

国际足联此前规定,禁止球员在赛场做与政治相关的宣示和暗示。德国队在赛前合影时,全队做了捂住嘴的手势,暗讽国际足联“禁言”。当德国媒体中场休息时还在为这个“小把戏”沾沾自喜时,日本队已经在酝酿冷峻的绝地反击了。

荷兰《共同日报》对此评论道:“德国队开赛前做了对抗国际足联的动作,但他们的表现没有什么说服力。”

赛后发布会上,一位记者向德国队主帅弗利克发问:“德国队球员是不是被其他话题牵扯精力、分心了?”弗利克矢口否认,称全队不会为失利找借口。

德国队下一个对手是7:0狂胜哥斯达黎加队的西班牙队。如果德国队想扭转局面,对手多强大先放一边,至少自己要聚焦赛场,做足球人该做的事。

□新华社多哈11月24日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