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央行行长李昌镛周五表示,在讨论退出紧缩政策的可能性之前,需要看到通胀得到控制的“强力”证据。他还表示,现在讨论降息“为时过早”。

韩国央行周四将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3.25%,标志着其紧缩周期接近尾声。韩国央行委员会对终端利率有不同看法:三位赞成将终端利率提高至3.5%,一位认为利率已经足够高了,另外两位不排除利率在3.5%以上的可能性。

“至少在明年上半年,我们将考虑何时停止加息,以及如何应对通胀,” 李昌镛表示。“一旦我们看到通胀得到控制的强力证据,那么我们就必须考虑下一步的取舍。”

他表示,美联储12月利率决议、国际油价、中国的疫情管控政策、韩国的信贷市场状况等多种因素将影响韩国央行的政策走向。

“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我们决定保持我们的灵活性,可能在明年1月份考虑下一步行动,”李昌镛表示。“很难判断何时会停止加息,但我们的委员会成员相信,终端利率可能会达到3.5%左右。”

他表示,现在讨论降息还为时过早,在委员会讨论放松政策之前,韩国央行需要看到强有力的证据表明通胀放缓至2%的中期目标区间。韩国央行周四发布的最新预测显示,到2024年通胀率将维持在2%以上。

韩国通胀显示出放缓迹象,但仍处于高位

为抑制通胀压力,韩国央行自2021年8月以来一共加息2.75个百分点,其中两次分别加息0.5个百分点。然而,韩国央行近几个月来比往常更快的紧缩政策加剧了一家地方政府支持的开发商违约引发的信贷风险。

他在谈到信贷风险时表示:“我认为市场过于敏感。”韩国的例子,再加上英国现已收回的刺激措施,给世界上了一课:“一个小错误就可能危及整个经济。”

李昌镛表示,虽然因地方政府的失误,韩国房地产市场出现了信用危机,但韩国的金融市场总体上是良好的。李昌镛淡化了需要提供疫情开始时的大规模流动性支持的可能性。

“必须先用温和的药,然后再继续前进,”他表示。“在尝试其他措施之前,不能先下这种重药。”

李昌镛表示,当一个公共部门实体引发信贷崩溃时,政策制定者袖手旁观“在政治上并不容易”,他指的是韩国政府上月宣布的50万亿韩元(370亿美元)信贷支持。

尽管如此,信贷收益率自那以来一直攀升,压力仍在持续。

“鉴于我们仍在加息,我不会对利率没有下降感到惊讶,”李昌镛表示。“问题在于利差。利差很大,而这种利差取决于投资者的风险认知。”

韩国短期信贷收益率与政策利率的利差扩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