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經記者 林姿辰    

繼“抗疫明星”連花清瘟賣斷貨、部分藥店漲價的消息之後,藥物生產商以嶺藥業(SZ002603,股價41.49元,市值693.18億元)及多地政府發佈藥廠短期工招聘的消息再度引發公衆熱議。

11月25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求職者身份致電多條招聘信息中的聯繫電話,發佈者均表示目前招聘仍在進行,此次招人主要用於生產連花清瘟,工作內容包括藥品裝盒、分類包裝等。短期工入場前的酒店隔離費用由工廠承擔且工資照發。

記者注意到,與去年同期的短期工招聘相比,以嶺藥業今年冬季的招聘信息發佈得更早、更多,也更急。在更高的招工成本下,工廠急切招工的原因或許蘊含在連花清瘟的供需不等式中。

有業內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冬天本就是常備藥的銷售旺季,感冒藥物出現供不應求,以及藥廠招聘短期工的情況時有發生,只是在新冠疫情形勢反覆變化的背景下,公衆容易受消息影響陷入恐慌情緒,感冒類藥物的市場需求也容易被放大。

產品供不應求,股價則早已起飛。10月、11月(截至11月25日收盤),以嶺藥業股價漲幅分別爲40.40%和36.12%。

工廠、勞務公司、政府部門招人消息齊飛,主要生產連花清瘟

11月以來,市場多次出現連花清瘟賣爆、漲價的消息,身爲生廠商的以嶺藥業則連續發佈多則短期工招聘通知,且類似招聘信息的發佈人在不斷壯大。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發稿,除了以嶺藥業官方微信公衆號“以嶺招聘”在11月3日、7日和11日分別發佈短期工招聘信息,武邑縣、棗強縣、安平縣等多地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和多家勞務公司也參與了以嶺藥業此次招工信息發佈。

25日上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求職者身份致電武邑縣人社局關於以嶺藥業藥廠招工通知上的諮詢電話,對方表示以嶺藥業目前還在招短期工,具體崗位是藥廠車間和生產線上的操作工,12個小時兩班倒,每個月有4天的調休假。

用工時間上,短期工一般有兩三個月的工期,根據市場情況而定。

BOSS直聘等招聘APP上也有以嶺藥業招聘普工/操作工的消息。《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求職者身份撥打了某IP地址爲黑龍江的勞務公司電話,對方表示公司直接與以嶺藥業的工廠對接籤合同,普通工的工資爲180元/天,每月有全勤獎和考覈獎,月工資約爲6500元;技工的工資爲200元/天,一般做配藥、製藥的工作,相比普工的工作更加繁瑣,但也沒有具體的職能要求。

其中,倒班制是指白班、夜班兩班倒,一週倒一次班,指定酒店隔離期間照開工資,隔離費用由工廠出。

對於全網衆多的以嶺藥業短期工招聘信息,該人士表示“網上招工都是需要花錢的”,工廠招工一般不會只通過自己招,而是和勞務公司籤合同,勞務公司負責招人,“它只要缺人,我們就給它招人”。

不過,25日下午,有自稱“以嶺招聘”廠區直招的人員主動給記者打來電話。對方稱系根據頁面瀏覽記錄找到記者,可以安排和廠子直接籤合同,並在記者詢問“招多少人”後表示大量招工,沒有限定招多少人。

“現在你也知道,因爲疫情大量生產藥品,男女工都需要,你要是有朋友親人的話,可以商量着一起過來,您一個人也可以過來。”該人士表示,藥廠生產的藥物很多,包括連花清瘟、消炎藥和抗病毒藥物,但這次主要生產連花清瘟,普通工主要參與藥品裝盒、分類包裝。

招聘比去年更早、更多、更急,生產缺口下假冒“連花”鑽空子

11月23日~25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多次通過微信聯繫以嶺藥業方面,截至發稿未獲回覆。在10月15日市場傳出連花清瘟賣爆的消息時,以嶺藥業提供給記者的資料顯示,近兩年公司一直在做產能提升工作,生產基本上是跟着銷售進行安排,盡全力保市場供應。未來,連花清瘟沒有漲價計劃。

事實上,或是由於連花清瘟等藥品採取“以銷定產”策略,以嶺藥業每年都有短期工招聘消息放出。

與去年開啓冬季招聘的時間比較,今年以嶺藥業發佈招聘信息的時間更早,頻率更高,“以嶺招聘”已累計發佈12條短期工招聘信息;與疫情前相比,短期工的工期沒有準確截止日期,且需要在正式入廠前接受至少3天的酒店隔離,進廠後接受閉環管理。

按照招聘方的說法,“因爲疫情,本地的都需要隔離三天,如果來自低風險地區隔離5天,來自高風險地區隔離7天,都是廠子免費提供喫住”。

在更高成本下,工廠仍急切招工的原因蘊含在市場供需不等式中。作爲被多次寫進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的中成藥,連花清瘟是以嶺藥業的抗疫明星產品,同時具有清熱解毒的作用,可用於風熱感冒。

在警惕流感、新冠疊加傳染的流感季,市場需求暴增,工廠生產出現缺口的可能變大。於是,一邊是正牌廠商連日招聘短期工,工人加班加點生產連花清瘟系列產品,一邊是假冒產品陸續露頭。

天眼查數據顯示,目前多家公司申請註冊“連花清溫”“蓮花清溫”“蓮花清瘟”“連花青溫”商標,以及“連花清溫片”“連花清溫茶”等商標,申請人涉及藥業公司、生物公司、互聯網公司、食品公司等,其中多個商標已被駁回或處於無效狀態,其餘狀態多爲“等待實質審查”。

以嶺藥業則於11月22日發佈聲明稱,近期市場上出現諸多名稱爲“連花清溫茶”“鏈花清溫茶”“蓮花清溫膏”“蓮花清溫口服液”“蓮花清溫植物飲料”及“蓮花清溫丸”的商品,以上商品及類似商品均非公司生產、銷售或授權生產、銷售。對生產銷售假冒、混淆公司產品及其他侵犯公司商標專用權等合法權益的行爲,公司保留追究責任人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利。

疫情放大了連花清瘟的需求 業內人士:盲目囤藥不可取

根據以嶺藥業投資者關係記錄,2022年上半年,受疫情影響,公司心腦血管三個產品整體銷售收入同比小幅下滑,連花清瘟因其治療新冠、流感及感冒的特殊產品屬性,加之二季度新冠疫情、南方流感需求增加等因素影響,其收入在去年較高基數下仍實現同比增長。第三季度,連花清瘟銷售收入在去年同期較高基數下再次實現同比增長。

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據自己瞭解的信息,石家莊防疫政策消息調整前後,本地居民對連花清瘟“搶瘋了”,藥店基本上斷貨,即便是以嶺藥業內部員工購買連花清瘟也被要求限購。

該人士表示,因爲很多中藥原材料需要經過加工炮製、提取等工序,部分中藥和中成藥藥廠會在生產排期排不過來的時候招臨時工以加快生產。但在以銷定產的生產策略下,藥物供給和需求間一般都會存在時間差。

另外,在新冠疫情出現之前,冬天本就是常備藥的銷售旺季,感冒藥物出現供不應求,以及藥廠招聘短期工的情況時有發生,只是在新冠疫情形勢反覆變化的背景下,公衆容易受消息影響陷入恐慌情緒,感冒類藥物的市場需求容易被放大。

該人士告訴記者,自己認識的很多同行都表示目前感冒藥物產銷已經回溫,但由於感冒類藥物本就屬於治療藥物且同類產品療效相近,囤藥並不可取(家庭囤藥儲存不當造成的藥品變質或失效問題也是一筆財務損失)。

多家機構的統計數據也證明了今年感冒類藥物市場的火熱情況。中康瓴西數據顯示,2022年10月份,普通感冒類產品在藥店實現多指標單月上漲,其中包括單月店均銷售額、單月店均訂單量、平均客單價、平均品單價、平均客品次,這意味着在銷售額、客單價、客流人數、單客購買品數均有上升。

同時,二級市場的投資熱情也被引爆。9月底至今,以嶺藥業股價從18.80元/股左右一路上漲,9月至11月的股價月漲幅分別爲1.50%、40.40%和36.12%(截至11月25日收盤),並於11月21日觸及48.66元/股的歷史新高。以嶺藥業也在11月發佈兩次異動公告。

截至25日收盤,以嶺藥業股價跌幅爲5.68%,收於41.49元/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