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經濟日報

在美國弗吉尼亞州福爾斯徹奇的一家超市拍攝的食品貨架。 (新華社發)

四季度以來,美元指數從9月底112附近的高位逐步回落至當前106的水平。美元指數的波動短期內與美國貨幣政策高度相關,也與支撐美聯儲決策的通脹、就業數據關係密切。但是,無論是從美國國內宏觀數據預測的角度看,還是從主要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分化的角度看,抑或是從小概率經濟衰退事件分析,投資者仍預期美元可能進一步走強。或許只有在美聯儲政策出現拐點、其他國家經濟增速觸底反彈之後,美元的強勢走勢纔會出現根本性逆轉。

進入四季度以來,美元指數一改前三季度波動上漲的態勢,從9月底112附近的高位逐步回落至當前106的水平;歐元、英鎊、澳元、加元和日元對美元匯率也在一個月內有一定幅度的上漲。美元是否見頂,各大貨幣是否觸底反彈,成爲各方密切關注的問題。

無疑,美元指數的波動短期內與美國貨幣政策高度相關,也與支撐美聯儲決策的通脹、就業數據關係密切。

10月份美元指數下挫一定程度上源於當時市場上充斥的“轉向論”。當時市場分析認爲美聯儲可能會在經濟衰退前調整貨幣政策。然而,這一判斷顯然忽視了美聯儲調整政策可能對需求側的影響,以及由此產生的新通脹壓力。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隨後發出強硬鷹派表態。市場對於美貨幣政策尚未能夠抑制通脹的觀點更爲堅定,由此也引發了美元指數的短期波動上漲。

近期促成美元指數下降的是美聯儲政策表態的變化和美國宏觀經濟數據的變化。

一方面,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沒有那麼鷹了。在11月份的議息會議上,美聯儲宣佈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上調75個基點至3.75%至4%之間,並維持既定縮表節奏,但同時強調未來加息節奏將“考慮貨幣政策的累積緊縮、貨幣政策對經濟和通脹的滯後影響以及經濟和金融發展狀況”。簡而言之,要等等看前期375個基點的密集加息效果,後續加息節奏要緩緩。

鮑威爾自去年態度由鴿轉鷹後,一直保持強硬姿態,打造“通脹鬥士”的人設。然而,在隨後的記者會上,鮑威爾表示“未來在適當的時機放慢加息節奏是合理的”,物價指數和就業數據支撐了這一觀點。這一表態促使越來越多的投資者預計美聯儲可能會在12月份放緩加息的節奏,50個基點的加息成爲主流預期。

另一方面,美國的經濟數據沒有那麼“刺眼”了。事實上,即使鮑威爾表態後,投資者多數認爲鮑威爾鴿派表態能否兌現,很大程度上還是取決於通脹和勞動力市場數據。隨後公佈的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數據更加堅定了投資者關於美聯儲可能放緩加息節奏的預期。

最新數據顯示,10月份美國CPI同比上漲7.7%,不僅低於市場此前預期的7.9%,更較9月份的8.2%大幅回落;剔除對CPI貢獻較大的食品和能源因素後,10月份核心CPI同比上漲6.3%,同樣低於市場預期和9月份數據。

有放緩加息的表態、有支撐加息放緩的數據,美聯儲加息速度的變化最終反映在了美元指數的不斷下挫和主要貨幣對美元的升值上。截至11月11日,歐元、英鎊、澳元對美元匯率一週上漲了3.5%至4.0%不等。

然而,美元指數是否會延續走弱態勢?多數分析認爲可能性不大。

這一判斷的關鍵依據是美聯儲貨幣政策轉向還很遠,而其他發達經濟體央行可能跟不上美聯儲的緊縮節奏。

從美國國內情況來看,12月份加息放緩的預期根植於通脹數據的邊際改善。雖然10月份美國CPI處於年內最低水平,但仍遠高於目標通脹區間。

與此同時,美國國內勞動力市場仍呈現緊張態勢,工資上漲仍有壓力;海外能源短缺的問題仍然短期內無解;部分關鍵中間產品供應鏈不暢問題依然存在。因此,儘管CPI增速放緩,但是工資—物價螺旋上升的壓力仍在,通脹上行風險可能還將延續。

從美聯儲的表態來看,鮑威爾軟化的加息立場並沒有逆轉其抗通脹的決心。雖然加息節奏有可能階段性放緩,但是最終將在5%左右的利率水平上停留更長時間。這一“節奏變緩、終點變高、時段拉長”的加息路徑正在成爲越來越多投資者的共識。

與之相對應的是其他主要發達經濟體“有心抗通脹,無力強緊縮”的兩難境地。

11月初英國央行宣佈加息75個基點後,央行行長貝利表示,面對高通脹不得不採取加息行動。然而,英國經濟前景非常具有挑戰性。陷入衰退的英國經濟可能不需要利率進一步上升太多就能實現通脹跌至2%的目標。因此,後續利率上升幅度將低於目前的市場預期,不應該把銀行利率提高太多。

面臨同樣問題的還有歐洲央行,歐洲央行管理委員會成員維勒魯瓦稱,歐洲央行將可能繼續加息,但可能會以一種更靈活、更慢的方式加息,大幅加息不會成爲常態。

加拿大央行10月底加息了50個基點。這一加息雖然不及市場預期,但也遭到了來自國內的政治壓力。加國內部分黨派認爲,央行激進加息應對通脹的做法傷及勞工階層,未來央行應該在減少失業和穩定物價之間尋求平衡。

此外,部分悲觀分析師認爲,發達經濟體加息競賽可能誘發大範圍的經濟增速下滑甚至衰退。一旦這一情況出現,其他發達經濟體貨幣在宏觀基本面的衝擊下也會出現進一步下跌。

因此,無論是從美國國內宏觀數據預測的角度看,還是從主要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分化的角度看,抑或是從小概率經濟衰退事件分析,投資者仍預期美元可能進一步走強。或許只有在美聯儲政策出現拐點、其他國家經濟增速觸底反彈之後,美元的強勢走勢纔會出現根本性逆轉。

在強勢美元吸引眼球、投資者紛紛調整頭寸避險的同時,各方對於美聯儲的批評越來越多。在通脹問題上,美聯儲在一年前堅持鴿派立場,即使面臨已經抬頭的通脹仍然向市場灌輸“通脹暫時論”。無論其是出於政治目的有意爲之還是因數據不足判斷失誤,美聯儲貨幣政策滯後於通脹曲線的錯誤都是無可爭議的。更爲關鍵的是,鮑威爾似乎是在極短時間內實現了數據解讀和政策立場的完全翻轉。美國貨幣政策造成了美自身和其他多國巨大的經濟損失,美聯儲可信度正在因鮑威爾的失誤而受到嚴重損傷。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