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个直接原因,就是晴雯欺骗了王夫人。王夫人训斥晴雯,晴雯为了不吃眼前亏,谎称“我不大到宝玉房里去,又不常和宝玉在一处。”

撒谎不要紧,丫鬟们跟王夫人撒谎,根本就是常事。宝玉挨打那一回,袭人明明听说贾环进谗、薛蟠争风导致宝玉挨打,在王夫人面前却绝口不提,也算是撒谎。而王夫人的智商,一般是发现不了这谎言的。

晴雯在怡红院,在宝玉心中,都是仅次于袭人的存在。而晴雯说自己和宝玉并不亲密,王夫人居然信了!亏她稍候还说“身子虽不大来,我的心耳神意时时都在这里”。

但是她的话也没有错。当她说“心耳神意时时都在这里”的时候,她的确已经对怡红院了如指掌。几天的时间,就有了这样巨大的变化,你要说怡红院没内奸,你要说没人向王夫人告密,你信吗?

闲言少叙。王夫人通过别人的告密,才了解了儿子的现状,这在任何母亲,都不能说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吧?而被一个小丫鬟几句谎言,轻易瞒过,也绝不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

王夫人既恨晴雯的美貌,又恨自己被晴雯所欺,所以撵晴雯是不可改变的决定,却又不能公布罪名。

同样的不公布罪名,晴雯理直气壮、不计后果;王夫人则是进退维谷、左右难堪。而两个被撵之人,坠儿与晴雯,被撵的原因不一样,表现却是一样的,都是“无罪被逐”。不同的是,坠儿还是个母亲,不知真相,据“理”力争。晴雯却孤苦无依,连人替她说话的人都没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