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南方的朋友都在接受一种高温“烤验”。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调侃:“广东出门大家都是熟人。”“我应该在冰里,不应该在这里。”

据中国天气,5月26日开始,我国南方迎来了今年首次大范围高温闷热天气,不少城市的气温都突破了35度。

5月29日13时09分,“魔都”上海的徐家汇站气温突破了36.1度,打破了百年来五月气温的最高纪录。

受副高和台风“玛娃”外围下沉气流影响,广东多地5月30日录得破纪录的气温,部分地方发布高温红色预警信号。其中,广州的气温爬到了39度,为历史第二高温,打破了广东全省5月最高纪录(38.8度),社交平台的截图显示,佛山市顺德区的体感温度甚至达到了49度。

不少人被高温杀了个措手不及,开始购置起各类消暑物品。可在付钱之后,很多人发现,原本平价的消暑神器,悄悄抬高了自己的身价。

“什么时候开始,西瓜都要5块多一斤了?”

“越来越难在便利店里找到5元以下的饮料了。”

“防晒又涨价了。”

要过一个清爽舒服的夏天,开销真的增大了吗?

“吃瓜群众”再等等:本地瓜大量上市

论消暑,西瓜肯定是排在第一位。

按网友的说法,炎炎酷暑,如果不在家里开着空调抱着西瓜啃,这个夏天会像西瓜皮一样不值得留恋。

近日,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今年西瓜的价格有点贵。

经常在线上APP买水果的小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买菜APP上看一个五公斤的麒麟瓜,总价45.8元,一份不到400克的西瓜果切也要9.9元,倔强的打工人真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在河南开封摆摊卖西瓜冰的丽丽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成本确实升高了。“河南的瓜相对来说是比较便宜的,但是这几天也涨价了,一个五六斤的瓜大概18块钱。本来我的西瓜冰卖6元一碗,但是由于成本升高,我准备要涨价到8元一碗了。”

时代周报记者在广州走访多个水果摊和超市发现,今年的西瓜根据品种不同,价格略有差距。

在某水果摊上,麒麟瓜4.5元/斤,最贵的甘美西瓜5.5元/斤,最便宜的是没有注明品种的切块西瓜3.3元一斤。

水果摊摊主说,和去年比,今年西瓜的价格并没有明显增长,不过跟三四年前比,西瓜的价格确实在逐步提高。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农业农村部发布的西瓜价格数据发现,2023年5月全国西瓜零售价的中间价为7.58元/公斤,相当于3.79元/斤;2022年5月全国西瓜零售价的中间价为8.04元/公斤,相当于4.02元/斤;2021年5月全国西瓜零售价的中间价为6.4元/公斤,相当于3.2元/斤。

由此可见,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5月西瓜的价格低了0.23元。不过从整体来看,近几年的西瓜价格有所波动。

“其实不是今年的西瓜价格涨了,而是从前几年市场上开始有了细化品种意识,这些新品种一般价格都比较贵,像这两年,五月份麒麟瓜的价格一直保持在4.5元到5元左右,一块钱一斤的瓜一般是大量上市时候的本地瓜。”水果摊摊主介绍。

据媒体报道,近十几年里,我国西瓜生产完成了由露地栽培向设施栽培的过渡。随着栽培模式的革新,设施栽培专用品种培育、工厂化嫁接育苗、多层覆盖等新技术日益配套。

种植技术的优化,能让瓜藤结出更香更甜、品质和规格更趋于标准化的西瓜,但这背后的技术成本,也相应提升了。

当然,供求关系是西瓜价格上涨的关键因素。在西瓜刚上市或者热销的时候价格一般会比较高,而这个时间通常与气温攀升重叠,加之如果气候干旱还会导致西瓜减产,因此价格必定会有所上涨。

“快乐水”的新选择:去居民区超市

除了吃瓜成本变高,最近也有很多人发现,超市里5元以下的饮料越来越少了。

5月30日,“5元以下饮料为什么越来越少”的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讨论区不少网友分享了自己的观察。

“还是要看城市和地段,一般公司楼下的便利店里高价的饮料就比较多,不过在居民区的超市里五元以下的饮料还是很多的。”

“确实,现在便利店里的果汁名字都没听过,都十多块钱一小瓶。”

“苏打水也涨价了。”

时代周报记者走访便利店、商超时发现。在连锁便利店中,进口饮料、果汁、新式茶饮的占比较大,这类饮品的价格大约在9元左右,还有一些咖啡饮品价格接近20元。

而在一些夫妻小店或者小型连锁超市中,普通的茶饮、汽水、果汁占比更大,5元以下的产品可以占到八成左右。

除了5元以下的饮料越来越难找,更让一些打工人破防的是,“肥宅快乐水”的价格也一直在上涨。

根据红星资本局5月19号消息,可口可乐在2022年从3元迈入3.5元时代后,近期价格又出现了一波上涨。

不仅仅是国内,此前央视财经报道,2022年由于商用二氧化碳供应严重不足,韩国的碳酸饮料纷纷提价。

据韩国流通届透露,2023年1月1日开始,350毫升的可口可乐和355毫升的可口可乐zero的价格将从1900韩元上调至2000韩元(约10元人民币),1.5升的桶装可口可乐也将从3800韩元上涨至3900韩元。

可乐涨价不仅意味着消费者需要多掏几毛钱才能享受到相同的快乐。

其实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不仅是一个关于价格的问题,更是一个关于如何在全球化背景下理解和应对复杂经济环境的问题。这就像目前很多年轻人逐渐树立的消费观一样:愿意花的必须花,没必要的绝不花。

消暑神器“大促”:该买还是要买

对于一些已经进入炙烤模式的南方人来说,西瓜贵了,可以不吃,饮料贵了,可以不喝,但没有空调是万万不行的。

“我蹲了好久的活动,准备这次大促入手,现在真的太热了,正好618买完之后用。”临近电商年中的购物狂欢节,在上海生活的刘先生一直在网络上“抄作业”。

他的算盘是,趁这次活动购入两台空调,一台安装在父母家,一台放在自己家。“其实上个月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关注价格了,我想买的一款上个月是两千两百多,昨天我又去网上一看,折后1900元就能拿下。”刘先生的操作,也是很多消费者精打细算的缩影。

据空调销售人员付博介绍,这次年中降价只是特惠促销,其实,从前几年开始空调的价格一直在上涨。

据艾肯家电网,从2021年一季度末开始,铜、钢材等空调生产相关原材料价格不同程度地持续攀升,铜价一度突破每吨7万元的大关。

与此同时,纸板、泡沫、物流等运输成本同样在上涨。多重成本压力加剧,空调企业为缓解成本压力,涨价通知频发。

不过由于最近铜的价格有所下跌,很多家电从业者也在观望空调的价格是否会下跌。

铜是一种特殊金属,广泛用于建筑、基础设施和家用电器。数据显示,铜价在过去一个月内累计下挫11%至每吨约8000美元,为2022年11月以来新低。5月11日,铜价便跌破200日均线,此后一直窄幅震荡。

也有一些家电从业者认为,铜价大幅下跌有其滞后性,空调的价格能否回到过去的水平,还要综合制造成本、库存以及销量等多方原因。

产业观察家梁振鹏认为,这两年空调市场极度饱和,相关企业或通过促销等手段促进业绩增长。不过,当前空调产品制造成本不断走高,空调企业即使大力度促销也难逃“赔本赚吆喝”。

“现在六月份这个活动就是全年最低的了,如果还要等可能要等到暑假之后了。”付博说。

虽然空调的价格仍会有继续下降的可能,但烈日灼心,刘先生不想再继续等下去了。“虽然大家现在都说要更聪明的花钱,但是这种刚需的东西还是该买的时候就要买,很多时候比来比去,浪费的也是自己的时间。”

一切皆有性价比。最聪明的人知道的是,虽然要看钱,但也不要只看钱。

五月天的火热总会过去。南方的小伙伴们,正在盼望一场滂沱大雨。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