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箏在唱歌

文/南風子

我躺在疊石花谷裏,無邊青草,令我恍惚。我彷彿被它們同化,成了一株草,隨風舒展。

遊人都在奔跑,追着風,放着線,也放着一串串的笑聲。漫天的白雲,漫天的風箏,漫天的少年心。我靜靜地仰望,我不動,我只是把心中的那個少年放出來,和他們一起奔跑。

這裏是放風箏的好地方,3000畝的草坪,浩蕩的春風,炫酷的風箏。既空曠又溫馨,既熱鬧又寧靜。

我羨慕風箏。它御風而行,輕盈飄逸,簡直就是一種自由的象徵。所以,人要拒絕風箏,實在太難了,尤其是在這個仲春時節。

我總覺得,風箏是春天的標配。有一個春天,我在紅塵匆匆行走,忘了找點時間來放風箏。那個春天,在我心中是不完整的。

風箏有意思,就是箏這個字,也有意思。它是個形聲字,竹是形旁,表意;爭是聲旁,表音。風箏的誕生,與竹有關。我以爲,第一個做風箏的人,一定是一個最懂愛的男子。

風過竹林,竹林低吟。他的耳朵,敏銳地捕捉到了這愛的聲音。因此,他將竹子剔骨削肉,構成一個風箏骨架。他還將竹子粉身碎骨,變成紙漿,再做成糊風箏的紙。

他這樣做的時候,既痛苦又甜蜜。竹的心思,他不能完全猜到,他唯一知道的是竹不會怨他。因爲竹愛風,卻留不住風,也不能追風,但是風箏可以。以竹爲魂的風箏,永遠都在隨風而行。

天上的風箏,太多了,數不過來。但是,大概小毛孩手裏牽着的是卡通風箏,奧特曼、光頭強、小豬佩奇之類;少男放着的多是蟲型風箏,什麼蜻蜓、蜈蚣、瓢蟲,少女多放的是水族風箏,金魚、鯨魚、海貝諸種;青年男女愛放的是幾何風箏,五角星、菱形、八卦這些;而上了點年紀的人,多放的是人型風箏,關公、許仙、白娘子等等。

人放風箏,以風箏爲樂,而風箏也在泄露人的心思。一個人的愛好,給他無限快樂,卻也常常是他的阿喀琉斯之踵。這是一個美麗的悲劇。

在鄉村藝術區,有專業人士在放巨型風箏。一個五六米長、三四米寬的烏賊風箏高高飛起。它是這裏最大最重的風箏,卻飛得最高,飛得最輕盈。真壯觀!放風箏的遊人,只有嘖嘖稱讚。沒辦法,這些專業人士,懂風,善借春風之力。而我參透了人生之風嗎?

放風箏,終究放的是心情,我今天是準備好了一種心情的。我閉着眼睛,躺在草坪裏,想象她不在海角,而在這個草坪裏迎風奔跑。風吹散她的長髮,吹動她的紅裙,吹開她的笑靨。她的睫毛清揚,眼裏蓄滿了一潭秋水……我用記憶的碎片,給自己放了一場電影。

一對戀人在呼喊,驚醒了我。我傷感地看着滿天的風箏。風箏只要在飛,就永遠在追逐着風。想到這,我感到羞愧。

不遠處,有一個親子區。很多小孩在風箏上塗鴉,很稚氣,也很清新,似乎有書法裏講的那種拙的氣味。我們大人,好爲小孩之師。其實很多地方,小孩是我們的老師。

放風箏的人中,笑得最無拘無束、最甜蜜的,非小孩莫屬。人漸漸長大,漸漸老練,不斷地擴建胸中的城府,也越來越把笑駕馭得爐火純青。即使心中厭惡,臉上也能笑成一朵花。小孩是做不到的,也不知道怎樣做。但是真正該笑的時候,大人常常笑不出來,即使笑出來也笑得沒有小孩那麼純淨、那麼好看。

我就這樣躺在草坪上,躺了一個下午。看着遊人,看着風箏,看着白雲,想一些該想的事,想一些不該想的事。人在塵網中,做的多是有用之事。或許所獲頗豐,但是身心俱疲。生命不能壓得太實太緊,時不時的,做些無用之事。發一個小時呆,對一株草歌唱,聽一場松濤,放一次風箏,使生命的土壤疏鬆起來。我多想讓自己的生命像身下的這塊草坪,泥土鬆軟,透氣性強,花草旺盛。

夕陽西下的時候,我拿起了一個風箏來放,迎風奔跑,渾身發熱,大汗淋漓,好不痛快耶!我趁機把所有的抑鬱、悲傷,和風箏一起放到了藍天之上,讓它們隨風而去。

這個風箏,我珍惜它。它到過藍天,有風的模樣、雲的氣息。皓月當空時,我洗淨了手,莊重地把它擺放在書架上,像在擺放一個春天。

(圖/酉陽旅遊)

編輯:朱陽夏

責編:陳泰湧

審覈:馮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