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陽星空詩意圖

文/南風子

小時候,大地上的燈光微弱、稀疏。燭光如豆,煤油燈搖曳,白熾燈光線昏黃。

但是,浩瀚的星空,斑斕而迷人。無邊的夜空,宛如一塊神祕的幕布。無數細碎的藍水晶,透亮、晶瑩,閃爍着神祕的光。夜行人多了一種燈,戀人有了一個優美意境,逗孫子的老人得了紛繁的故事……星空之美,是人間最溫暖的慰藉。

而今,大地與以前不同了。城市與鄉村,燈火輝煌。黑夜也亮如白晝,多少光柱,用力地刺進了夜空。

於是,繁星們都隱居起來了。

今年的仲夏,我走了酉陽五個地方,爲了看五場童年的星空。我白天睡足了覺,晚上9時到次日凌晨3時,盡情地看星星,盡情地胡思亂想。

震撼人心的美,需要許多機緣:一個好地方,一個好時間,一個好心情。巧的是,這次我全遇上了。酉陽空氣潔淨,也沒有光污染。這幾天,還正好沒有皓月當空,沒有厚積的雲層。

第一夜,我在花田梯田看星。這裏海拔高,氣溫上升得緩,禾苗才種下去不久,青蔥得宛如人生的青春歲月。空氣中,洋溢着一種淡淡的香味,很純正,很養鼻。稻是草木之秀,自然如此。

漫步在田埂上,我被兩種星空震撼。一種星空在天上,一顆顆星星,碩大,晶瑩。晶瑩到感覺一碰即碎。一種星空在梯田裏,每一塊梯田就是一塊星空,一層層的星空從山腰蜿蜒到山腳。星星們躲在禾苗下,躲閃着,亮晶晶地,帶着一絲絲的清涼的水汽。

這裏的星空,帶有江南水鄉的氣息。我在注視銀河,也在注視曾經的那個我——那個數星星的小孩。赤着腳,偎在母親的懷中。她一邊餵我喫鹽煮毛豆,一邊講田螺姑娘的故事。因此,我一直把田螺當作另一種星——地上的黑色星星。今天,我又重溫了童年的快樂。而之前,它是那麼縹緲難尋。

第二夜,我來到了馬鞍城。這裏山峯高聳,四周都是懸崖峭壁,只有一條路可通山頂。好一座鐵圍城!

人在高處,視野開闊,心胸開闊。獨坐草地,仰頭觀星。這裏的星星,宛如白銅打造。似乎敲擊一下,就會發出震天動地的鏗鏘之聲。如果說,花田梯田的星空是婉約派,那麼馬鞍城的星空就是豪放派。

我點起篝火,烤着玉米,喝着黑啤,嚼着牛肉乾。山風呼嘯而來,帶着青草、綠葉和嫩枝的氣息,刮向我的臉,把我的思緒刮到南宋。我想起金頭和尚,想起他帶領的南宋義軍的壯烈事蹟。

時光之河,淘洗了英雄的肉體。而他們的精神,卻凝聚成一顆顆星。因此,歷史的天空得以照亮。

這裏的星星,有堅硬之感,有山野之氣,帶着金戈鐵馬的感覺。欣賞它們,可以養心中之豪氣。此夜,醉酒的我,可以拿雲,可以摘星。

第三夜,我在鹿角坪。這裏海拔1000多米,空氣如山泉一樣清冽。幾匹馬在寬闊的草坪上靜靜地立着。我感到奇怪,它們怎麼不回家?

找了個地方,搭好帳篷,周圍全是不知名的花草。雖然我不知道它們的名字,但不妨礙它們依舊散發芳香。我躺在帳篷裏,透過透明的帳頂,靜靜地仰望星空。這裏其實適合兩個人看星。

是的,兩個人在曠野的帳篷裏,一會兒看星星,一會兒看對方。這是值得一生珍藏的浪漫,這浪漫美的像神話。

我又想起了共工觸天的神話。天被撞出了很多缺口,女媧因此煉五色石以補天。天空的傷口,成了天空最耀眼的地方。人生的傷口,是不是也一樣?我望着星星,也是望着過去的傷口。此時,它們帶給我的疼痛似乎減輕了許多。

山風從林子裏穿出來,帶着各種野樹的氣味。我閉上眼睛,靜靜地享受着這種略帶腥味的芳香。我也知道,將人生的傷口變成星星,不是那麼簡單的,但是我將盡力而爲。

第四夜,我徜徉於菖蒲蓋。這裏的草原更大,滿地的駿馬、牛羊。我好想騎一匹馬,馳騁一下。可惜天黑了,更可惜,我不會騎馬。很多事,想想就好。

天上的星星,那麼多,多得數不清。可是它們一點也不擠,那麼有序,彷彿是有一雙上帝之手精心排列過的。無窮無盡的星海,令我沉思。我們對很多星一無所知,但是它們依然以光照耀我們,依然給我們希望,教會我們去愛。

而看星空,不過就是爲了能在夢中把一顆顆星採擷下來,將它們作爲一顆顆詩意的種子,種在我們的心田裏。當春暖花開,當我們愛或者被愛,他們就會發芽,就會成長。

第五夜,我在疊石花谷的儺神塑像下看星空。我一個人大聲地許願。很多時候,願望與孤獨同在。我能向誰說,我只能在星空下,對着風大聲說。

在儺神像下看星,星空變得神祕起來。我似乎看到了星空神性的一面。天空中有一顆神祕的星,而那顆星,就是我們神祕的心事。

我走在星光裏,滿地的格桑花令我陶醉。我知道我並非真正懂得星光,要想弄懂星光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不僅僅是有空的時候看看它,不僅僅是在難過的時候想一想它。

人生太多的“所用非所養,所養非所用”。看重一張獎章,輕視一夜星辰。看重一份獎金,輕視一次相聚。看重物慾的滿足,輕視心靈的慰藉。

其實,一顆星的微光、一株水草的青澀氣息、一個記憶中的從來想不明白的傻笑,都是有用的。

(圖/酉陽旅遊)

(連載完)

編輯:朱陽夏

責編:陳泰湧

審覈:馮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