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天涯共此时”,说明张九龄从眼前景,写到了心中人。即想到远隔天涯的亲人,在这个时候也和自己一样,欣赏着天上的这一轮明月。其旨意与谢庄《月赋》:“隔千里兮共明月”;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相同,只不过谢庄是赋,苏轼是词,而张九龄是诗。但它们均是咏月的名句,也均具有浑然天成的美。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则是张九龄对“怀远”开始着重描写。它的意思是说,有情人因为通宵对着月色相思,从而怨恨这漫漫的长夜。其实月是否“竟夕”明亮,对于一般人来说是毫不在乎的,但是对于张九龄这样怀远的人来说,某些程度上就是一种折磨了,因为会对月相思而久不能寐,进而就产生了对长夜漫漫的怨恨。

而久不能寐之后,诗人便想到了“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即灭掉屋里的烛光,披上衣裳走到屋外,直到露水沾湿了身上的衣裳。这两句其实与前两句的旨意相同,都是为了说明诗人的久不能寐。“露滋”,说明诗人停留时间很长,也具有滋生不已的意思,显然呼应了前面的“遥夜”、“竟夕”。所以这首诗的中间四句,其实就是巧妙地写出了诗人深夜对月不眠的实情实景。

最后,“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可以说是张九龄极其深情的一笔。即张九龄在对月相思不眠之际,想要将饱含思念的月光赠送给远方的亲人,可又苦无没有办法,于是便想着还是去睡觉,也许能够在梦中与对方相聚。思念本是无形之情,但张九龄却将其比作月光,顿时就变得看得见、摸得着了,可谓构思巧妙,余韵袅袅。

综上所述,张九龄所写的这首《望月怀远》,从开篇两句的直抒对远方亲人的思念之情,到中间四句的具体描绘彻夜难眠的情境,再到最后进一步抒写对远方亲人的一片深情,均是自然浑成而不露痕迹,情意缠绵而不见感伤,是唐诗乃至古代诗歌中著名的咏月诗。尤其开头“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堪称古今绝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