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陈立非】台当局耗时7年、花费500亿元新台币打造的“自造潜艇”原型舰将于28日在高雄小港举行下水仪式。虽然台军方官员吹嘘部署的重点任务是将解放军限制在“第一岛链”内,但岛内外普遍表示质疑。

声称将大陆“封出太平洋”

台湾首艘“自造潜艇”原型舰被蔡英文命名为“海鲲”,她也将在台船高雄厂区主持其命名暨下水仪式。据台“中央社”25日报道,“自造潜艇”项目小组召集人黄曙光称,首艘“自造潜艇”28日下水测试后,预计10月1日起展开泊港测试,之后他会带着原型舰测试队伍展开出海测试,预计2024年年底前将首艘“自造潜艇”交付台海军,2025年完成3艘,2027年达成4艘。


图为2019年公开的台湾“自造潜艇”的原型舰模型 图源:台媒报道配图

黄曙光称,未来台军潜艇部队除在台西南海域执行守备任务外,也可部署在台湾东南、东部海域,乃至苏澳至日本与那国岛之间水域,重点在于将解放军限制在“第一岛链”内,使其无法进入太平洋对美军发起“反介入/区域拒止”作战。他接着称,台湾北部海域一旦遭封锁,台湾南端和菲律宾之间的巴士海峡与巴林塘海峡就成为解放军航母等舰队进入菲律宾海的重要航道。因此台军必须要有足够的潜艇与水面兵力,固守巴士海峡与巴林塘海峡这两个通道,“简单说,就是要把中共限制在第一岛链,不要让其出太平洋”。

只能“象征性触水”

黄曙光的这番论调被质疑“异想天开”。据台湾《中国时报》此前报道,一名非常熟悉潜艇的退役将领称,潜艇原型舰9月的预定进度是“封壳”,不是“下水”,因为典礼是在水泥地的厂房内举行,而不是可以放水的船坞,“全世界潜艇部队都没有把封壳当下水,如果我们仍称下水,会闹国际大笑话”。他表示,潜艇装备数据库很重要,如此才能达到稳度、电力、空调、磁性、噪音、爆震操作模式、安全防护等要求,而负责施工的台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台军前海军舰长吕礼诗称,台军研发“自造潜艇”动作太慢,且研发出来还是跟现役“海龙”“海虎”差不多,进展不大。前海军上校王志鹏也点出台军缺乏3项红区(即岛内无研制能力)装备,包括反制装备、AIP绝气推进系统及隐身技术。他说,台船董事长郑文隆曾称声呐系统具有敏感性、无法对外公开展示,“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各式声呐装备尚未完成,无法安装外壳护套,因此也无法碰水,只能象征性触水”。

不少台湾媒体更是直接把28日的下水称为“政治下水”,目的是赶在明年蔡英文卸任前交舰,同时也给明年1月的选举拉票。台军事学者揭仲撰文称,民进党高层似乎有意将出海测试开始时间提前到明年2月,测试完成交舰时间则提前到后年上半年,使泊港测试时间从9个月减至6个月,出海测试时间从18个月减少为15甚至12个月。然而,“自造潜艇”项目对台湾来讲几乎是全新的,整个测试过程宁可拉长,也不能压缩,以彻底找出任何潜在的风险。


台媒称28日的下水是为给明年1月的选举拉票

台媒:仍存在五大风险

台军“自造潜艇”计划最早始于李登辉时期,当时曾成立项目办公室,试图筹获8艘潜艇。陈水扁时期,美国虽同意售台8艘,但已不生产传统动力潜艇,且美国海军也有意见。直到马英九任期届满前,完成潜艇设计预算建案;蔡英文当选后,要求“自造潜艇”。

虽然号称“自造”,但根本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拼装货”。路透社3月披露称,根据英国政府出口许可资料,去年前9个月,核发给企业向台湾出口潜艇相关零组件和技术的许可证,总值达1.67亿英镑,创下纪录,比先前6年总和还多。台“中央社”称,英方虽未公布出口内容细节,但应是潜艇的红区装备,包括声呐、电动主机、电子潜望镜、鱼雷发射管等。路透社还称,美、英等7个国家和地区的厂商及专业人士暗中帮助台湾打造潜艇。“全世界最贵的杂牌拼装潜艇”“各国都想捞一笔罢了”。在台媒关于此事的报道下,岛内网民一片嘲讽和质疑。

王志鹏称,直接或间接协助台军自造潜艇的各方,同样在看这一场准备要上演的戏码,到底是尊重潜艇专业,还是依旧政治挂帅?他说,蔡当局要大内宣、进行政治作秀,“请不要为了钱或是后续编列巨额预算,满足军火掮客和政客的胃口,操弄和侮辱潜艇的军事专业,贻笑全世界”。


“海鲲”被指花费500亿元新台币打造 图源:台媒报道配图

此外,“自造潜艇”也接连爆出弊案。今年4月有台媒披露称,潜艇因静音要求,真空马桶需特殊定做,每个价值8万元新台币。但负责制作的M厂商竟报价8万美元。“天价马桶”的笑话只是冰山一角。据《中国时报》9月4日报道,军方内部透露,前“参谋总长”李喜明任内完全不看也不签“自造潜艇”的公文,除因与黄曙光关系闹僵之外,军火商郭玺参与其间也是原因之一。文章说,李喜明是潜艇部队出身,他都不愿为原型舰筹建过程背书,自有弦外之音。

台湾《联合报》刊登的一篇言论称,由于缺乏经验,台军首艘“自造潜艇”必然面对诸多问题,目前的“政治下水”等争议,仅为冰山一角。文章认为,该项目存在五大风险,包括成本风险、时程风险、技术风险、系统整合风险以及政治风险。“这些风险如不能诚实面对,谨慎处理,恐将面对更大的挑战。因为,真正的考验还没有开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