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券商中國

時間從來不語,卻回答了所有的問題。

自2021年2月18日以來,大盤一路下行,目前滬指距離兩年前高點有20%的距離,部分績優公司股價回到了三年前。有投資者感嘆,過去三年辜負了時光,投資上一無所獲。時間的玫瑰還能綻放嗎?

爲了回答這一疑問,投資者需要從五年前入手。以申萬績優股爲例,績優公司的市值在2019年開始起飛,到2021年2月18日時,這批績優公司的市值增長了3倍多,業績卻在同期僅增長了47%。股價的上行速度遠遠超過上市公司業績的增速,這也爲後續三年的調整埋下了伏筆。

自2021年股市高點至今的三年時間中,由於市場信心受到新冠疫情、地緣政治和單邊貿易保護主義傾向等因素的影響,績優股的總市值下降了20%。但在這近三年的時間中,績優公司的歸母淨利潤、研發費用、經營活動產生的淨現金流和爲國家上交的所得稅均取得了100%以上的增長。

投資就如同比賽,不是緊盯記分牌,而是盯住球要去的地方。股價就是投資中的記分牌,上市公司收益纔是球要去的地方。如果以2021年2月的行情高點爲分水嶺,前兩年這些公司的股價走在了收益之前,而這三年則是收益遠遠跑在了股價之前。

時間依然是優秀企業的朋友

時間是優秀企業的朋友這一規律並未變化。在過去三年中,個別企業可能會掉隊,但A股中績優股整體的基本面變得更強。申萬績優股是A股優秀企業的代表,這些企業在近三年時間中創造了優異的成績。爲了使數據具有可比性,本文選擇了2018年之前上市的78只申萬績優股。

從業績規模來說,績優股過去三年整體明顯體量增大。統計數據顯示,2022年全年這些績優股的營業總收入爲19449億元,而2020年全年這一指標僅爲11995億元,兩年中增加了62%。今年前三季度,這些績優股的營業總收入爲15439億元,而在2020年前三季這一指標爲8626億,近三年中共增加了79%。

從研發投入來說,績優股過去三年整體明顯體質增強。統計數據顯示,2022年全年這些績優股的研發費用爲236億元,而2020年全年這一指標爲141億元,兩年增加了67%。今年前三季度,這些績優股的研發費用爲236億元,而2020年前三季這一指標爲83億元,近三年共增加了184%。

從爲股東創造的利潤來看,績優股過去三年整體盈利能力增強。數據顯示,2022年全年這些績優股的歸母淨利潤爲3748億元,而2020年全年這一指標爲1555億元,兩年增加了141%。今年前三季度,這些績優股的歸母淨利潤爲2833億元,而2020年前三季度這一指標是1193億元,近三年增加了137%。

從派發給股東的現金分紅來看,績優股過去三年帶給股東的回報大增。數據顯示,這些績優公司2022年年報派發了現金紅利1552億元,而2020年年報派發的現金紅利爲717億元,兩年增幅爲116%。

從經營現金流淨額看,績優企業在過去三年也整體變得體質更強。數據顯示,2022年這些績優公司的經營現金流淨額爲4278億元,而2020年這一指標爲2010億元,兩年時間增加了112%。今年前三季度這些績優股的經營現金流淨額爲2476億元,而2020年前三季這一指標爲1025億元,近三年增幅爲141%。

從企業上交給國家的所得稅看,績優企業過去三年爲國家所做的貢獻也在增多。數據顯示,2022年這些績優公司給國家上交的所得稅爲1089億元,而2020年它們給國家上交的所得稅爲480億元,兩年時間增加了126%。2023年前三季這些績優企業給國家上交的所得稅爲822億元,而前三季2020它們上交的所得稅僅爲356億元,近三年時間增加了130%。

理性看待基本面與股價的背離

股市經常會出現基本面與股價相背離的走勢,如果以2021年2月的行情高點爲分水嶺,前兩年這些公司的股價走在了收益之前,而近三年則是收益遠遠跑在了股價之前。

2019年和2020年,績優上市公司的股價遠遠跑在了基本面之前。2019年末這78只績優股市值爲3.7萬億元,而2018年末這些公司的市值爲2.1萬億元,一年時間增幅爲74%;2020年這些公司的市值再度大增94%;2021年初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內,這些公司市值繼續高歌猛進增長了20%。

2019年和2020年,績優上市公司的收益落在了股價走勢的後面。2019年這78家公司的歸母淨利潤同比減少了23%;2020年這些公司的歸母淨利潤同比增長了91%。

績優公司的市值在2019年開始起飛,到2021年2月18日時,這批績優公司的市值增長了3倍多,業績卻在同期僅增長了47%。股價的上行速度遠遠超過上市公司業績的增速,這也爲後續三年的調整埋下了伏筆。

投資者的信心猶如鐘擺,很少停留在中間位置,2021年高點時處於樂觀的極端,經過近三年調整後,當前處於悲觀的另一極端。在過去近三年的時間中,申萬績優股市值降幅爲20%,但多項指標的增幅卻超過100%。上市公司收益明顯走在了股價之前。

如果單看股價,投資者可能會悲觀失望,但如果聚焦於股價背後的上市公司,投資者就會有另一番觀感。就如A股一位長期業績出衆的價投大佬所說,當公司的收益與股價的背離越來越大,股價的上行將是無聲處聽驚雷。

傳奇基金經理彼得林奇曾說過:“在股市裏,‘胃’纔是關鍵器官,不是‘大腦’,你的‘胃’能容下這種下跌嗎,你的投資年限是1年,還是10年到20年?你不知道一兩年後市場會發生什麼。在股市上,時間是你的有利因素,前提是你着眼於長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