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付東 張英濤

第十次中日韓外長會11月26日在韓國釜山舉行。近一段時間以來,三國在經濟、外交、環境、法律、商務、學術等多個層面的交流密切展開。在這些背景下,作爲三國合作壓艙石和推進器的中日韓經貿交往情況,無疑值得仔細審視。

今年1—8月,中國對日本、韓國的貿易額與去年同期相比分別下降12.72%和16.75%。韓國對華投資也大幅下降,據韓國企劃財政部數據,2023上半年韓國對華直接投資12.4億美元,同比下降77.37%。這些情況引發外界對日韓與中國經濟加速“脫鉤”的一些猜測。

不可否認,地緣政治因素對中日韓的經貿關係產生了一定消極影響,部分日韓企業在壓力下減少了對中國高科技產品的出口,另有一些企業爲規避中美貿易對抗的風險迴流或轉移到其他國家,導致對華投資減少。但是,不宜過度誇大地緣政治的作用,也要看到中日韓經貿關係的波動很大程度上受到經濟週期的影響,中日韓經貿合作遇冷並非長期的必然趨勢。

首先,當前中國與日韓在部分領域經貿合作趨緩,與近年中國加速產業轉型升級有密切關係,屬於正常的經濟現象。隨着中國本土企業競爭力增強、勞動力成本上升,驅使日韓一些產業轉移到印度和東南亞等要素成本較低的國家,而產業轉移又引致貿易轉移,這種轉移效應在中間產品上表現得尤爲明顯。

其二,中國對日韓貿易的下滑也受到全球經濟大環境的影響。疫情後全球消費市場復甦不及預期,世界主要經濟體消費者信心指數仍在低位徘徊,其修復尚需時日,這也導致全球貿易萎縮。

其三,韓國對華投資降幅較大受其自身經濟週期因素的影響。跨國投資具有波動性和週期性。以綠地投資爲例,外資一般按照項目進度逐步投資,其投資週期往往長達幾年,每年投資額出現波動不足爲奇。2021年和2022年,韓國對華投資分別高達40.4億美元和66億美元,均比此前有了大幅增長。2023年韓國對華投資相對下降,某種程度上也屬於後疫情時代的正常調整。據韓國企劃財政部統計,2023年上半年,韓國對全球各大區域(除非洲外)投資均有下降,其中對北美地區投資下降5.02%,對歐洲下降53.66%,對亞洲下降56.05%。

儘管存在種種挑戰,中日韓經貿關係仍有着很強韌性和諸多亮點。

在貿易領域,中國與日韓的貿易整體雖有所下降,但也有不少產品逆勢上漲。今年1—8月,在中國海關產品分類22個大類產品中,中國對韓貿易有11類產品的出口額和8類產品的進口額實現增長,其中航空航天設備及其零部件進、出口同比增長均超過20%。中國對日貿易有11類產品的進口額、7類產品的出口額實現增長,其中紙紗線及其機織物等產品進口增長幅度超過30%;船舶及浮動結構體的出口增長幅度達到83.33%。而且,9月,中國對日韓的貿易額逐步企穩回升,環比分別增長14.99%和11.25%。今年上半年,對華貿易佔韓國外貿總額的比重仍高達21%。同期,日本的全球進出口總額同比下降1.13%,但中日貿易額僅下降0.77個百分點,對華貿易佔日本總外貿額的比重仍高達19.64%。

在投資領域,整體看,中國仍是最受外資青睞的投資目的地之一。今年1—9月,外國投資者在華投資新設外資企業37814家,同比增長32.4%。中國商務部公佈的數據也顯示,上半年日本對中國的直接投資同比增長53%。日韓大企業很清楚,對它們來說,中國14億多人口的市場難以替代。

長期來看,日韓與中國具有很高的經濟依存度,“經濟脫鉤”並不現實。中國多年來一直是日本、韓國的第一大貿易伙伴,日本和韓國在中國國別貿易伙伴中常年位列前四,2020年後僅次於美國居於前三。中日、中韓貿易額佔日本、韓國外貿總額的比例常年保持在20%以上。

從投資角度來看,日本、韓國是除中國香港地區、新加坡和英屬維爾京羣島之外第四、第五大投資來源地。截至2022年年底,日本、韓國累計在中國設立企業數分別爲55459家和73460家,累計在華投資額1275.9億美元和968.3億美元,佔中國吸引外資總額的4.5%和3.4%。

在當前中日韓各領域交流回暖的大背景下,三方應採取積極有效措施增強經貿合作的壓艙石作用。中日韓三國經貿合作既有堅實基礎,也有寬廣的發展空間。《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生效爲三方進一步深化經貿合作提供了制度平臺,也爲推進中日韓自貿協定談判打下了基礎。中國正在多措並舉積極推動高水平對外開放,增強外商在華投資經營的信心。東京和首爾也應排除所謂“價值觀”的干擾,加強與中國的合作,共同應對經濟發展中的挑戰並實現長期共贏。(作者分別是山東社科院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助理研究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