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新浪財經 原禕鳴

近日,遊戲直播行業迎來了一輪又一輪的震盪。鬥魚CEO被捕導致其股價接連下滑、前鬥魚頭部主播旭旭寶寶“閉麥”、虎牙頭部主播張大仙出走轉戰抖音……

今年,鬥魚、虎牙兩大頭部遊戲直播公司的營收淨利潤接連雙降,遊戲直播行業增速明顯放緩,二者如何開闢新的增長曲線?又該如何拯救自己於水火之中?

CEO被捕,股價連跌

提及遊戲直播,不得不提的是鬥魚CEO陳少傑被捕“連環大戲”。

據鬥魚多公告,陳少傑在11月16日左右被成都警方逮捕。11月22日中午,成都都江堰公安發佈通報表示,經偵查查明,陳某傑(男,39歲)涉嫌開設賭場罪。目前,陳某傑已被依法執行逮捕。

而鬥魚自身也並非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其在公告中坦言,陳少傑的持續拘留以及隨後針對相關方的任何相關法律訴訟和強制執行行動可能會對公司的聲譽、業務和經營業績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公司維持其業務的正常運營,並繼續致力於維護其平臺的監管合規性。董事會和管理層將監督公司的運營,並制定應對陳少傑被捕和相關調查的應急計劃。”鬥魚在公告中表示。

而其應急計劃也於11月27日晚公佈,鬥魚的公司董事會於11月24日成立了一個臨時管理委員會,由公司董事兼首席戰略官蘇明明、公司董事兼副總裁曹昊和公司副總裁任思敏組成。臨時管理委員會將管理公司的運營,直至另行通知。

此次成立臨時管理委員會,鬥魚在公告中指出,董事會相信,在臨時管理委員會的領導下,公司將繼續維持正常運作。

毋庸置疑的是,該事件讓鬥魚的股價大幅震動。鬥魚在近五個交易日跌近15%,如今鬥魚的總市值只剩2.6億美元,相比較上市時37億美元的估值相比跌去九成。且其如今股價在美股0.8美元上下徘徊,創歷史新低,相比較2021年初的20.54美元最高價格,也已達到“腳踝砍”。且鬥魚股價從月初至今跌近6%,從年初開始算起,更是跌超40%。

主播有涉賭“前科”,如今已集體停播

引起連鎖震盪反應的還有鬥魚頭部主播,如今Doinb、大龍貓、我是大坤坤啊等都已集體停播。此外,今年8月從鬥魚“出走”轉戰抖音的旭旭寶寶自今年11月18日起至今再未直播。

天眼查App顯示,旭旭寶寶(任怡旭)關聯的5家企業均已註銷。其中,上海旭旭寶寶文化傳媒工作室和青島無影文化服務工作室爲其個人獨資企業;青島荒古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由青島無影文化服務工作室持股99%,任怡旭在該公司擔任法定代表人及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廣饒縣旭旭寶寶傳媒工作室和忠縣任怡商務信息諮詢服務部爲個體工商戶,任怡旭爲經營者。

目前,雖然尚無消息證明“鬥魚出現停播潮”與陳少傑被捕有直接關聯,但此前鬥魚主播已有涉嫌賭場的“前科”。

此前,鬥魚戶外一哥“彡彡九戶外”也曾因爲涉嫌開設賭場被都江堰警方批捕。據法院審理,2017年3月至2020年9月期間,涉案主播付某某、潘某(“彡彡九戶外”組合成員)利用鬥魚平臺“粉絲福利社”的抽獎模塊,事前設置抽獎的獎金金額及份數,組織“水友”進行抽獎。

直播期間,涉案主播不停宣揚“一個辦卡五萬帶回家”“搏一搏單車變摩托”來煽動粉絲辦卡抽獎。在活動中,觀衆花錢購買道具、禮物、開卡參與抽獎,主播私下再將獎金髮放給觀衆,實則爲變相賭博。

據報道,至“彡彡九戶外”被抓獲時,該直播間共組織抽獎4200餘場次,442萬餘人次參與,最終“吸金”近1.2億元。

此外,橫亙在鬥魚直播間已久的還有色情、低俗等方面的合規性問題。不少用戶此前投訴稱鬥魚推送軟色情相關內容,此類主播還會暗示觀衆送禮可以進入VIP羣。隨後鬥魚被官方點名、約談,並集中整改督導。

財報也顯示出了今年鬥魚的發展不利。鬥魚2020至2022三年以來營收規模分別爲96億元、91億元、71億元,處於下滑軌道。淨利潤更是大幅下滑,三年分別爲5.4億元、-6.2億元和-9040萬元。

最新財報數據顯示,鬥魚二季度收入爲13.922億元,同比下滑24.1%;淨利潤爲680萬元,2022年同期其淨虧損則爲-3880萬元。

2023年二季度,鬥魚月活躍用戶數爲5030萬,較去年同期減少了500萬;鬥魚2023年二季度核心付費用戶爲400萬,相比較前兩年的730萬和600萬,處於“平穩退步”狀態。

虎牙頭部主播轉戰抖音

鬥魚深陷水火,另一頭部直播公司虎牙的日子也不好過。距虎牙的頭部主播張大仙離去已經百天有餘。張大仙在虎牙擁有粉絲2940萬,今年8月,其最後一次在虎牙開啓了直播,自此陷入停擺狀態。

隨後,有關張大仙和虎牙新的續約合同沒有談攏的傳聞已經沸沸揚揚,而最爲廣泛的是張大仙會選擇加盟抖音平臺。

近日靴子落地,抖音官方宣佈,張大仙將於12月2日加入抖音直播並完成首秀,據網傳消息,張大仙簽約費爲1.8億。

從財報的角度來看,2023年以來,虎牙的日子便不再好過,2023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虎牙的總營收分別同比下降了20.91%和19.94%。

近日虎牙又發佈了2023年第三季度財報。財報顯示,虎牙總營收爲16.48億元,同比下降30.73%;歸母淨利潤爲1210萬元,較2022年同期的6040萬元下降79.97%。

兩家頭部公司的主播接連出走、財報下滑,與大環境不無關係。根據伽馬數據和艾瑞諮詢的報告顯示,遊戲直播行業的增長正在趨緩。在行業增長最快的2017年,遊戲直播曾實現高達188.5%的增長,而2020—2022年,這一數字變成了32.6%、26.7%以及21.8%,市場規模增長率開始趨緩。

這證明着,僅靠直播業務,虎牙已很難重回巔峯狀態,而更致命的是,虎牙一直沒能開拓出第二增長曲線。

如今,鬥魚深陷CEO被捕風波,羣龍無首、股價慘跌;虎牙面臨頭部主播的接連出走、營收淨利潤雙下滑,遊戲直播行業是否要迎來大洗牌尚未可知,而兩家頭部公司如何繼續維持其市場地位,解決眼下的水火之困,亦是其必須考慮的難題。

責任編輯:劉萬里 SF014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