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人工智能)新銳巨頭OpenAI的新董事會或許沒有給投資者留下一席之地。

當地時間11月28日,有知情人士向外媒透露,OpenAI不打算讓最大股東兼合作伙伴微軟以及包括風險投資公司Khosla Ventures和Thrive Capital在內的其他投資者進入新董事會。

知情人士表示,作爲監督OpenAI盈利業務的非營利組織的核心,OpenAI董事會擔心,如果讓與OpenAI技術有經濟利益關係的人加入董事會,會對其實現“安全的”AI的使命造成不良影響。如果該消息屬實,或能減輕一些對新董事會將變得過於商業化的擔憂。

上週,經歷了“政變大戲”的OpenAI宣佈前CEO薩姆·奧特曼(Sam Altman)將重返公司,罷免了奧特曼的董事會則被重組,由雲軟件巨頭Salesforce的前聯合首席執行官佈雷特·泰勒(Bret Taylor)擔任新董事會主席,前美國財政部長拉里·薩默斯(Larry Summers)也將加入新董事會。在舊董事會的四位成員中,只有Quora創始人亞當·德安吉洛(Adam D‘Angelo)繼續“留任”。

很明顯,這個全部由白人男性組成的新董事會缺乏多樣性和在AI研究方面的經歷。有知情人士表示,重組後的OpenAI董事會僅是“初始”董事會,董事會的規模在將來會進一步擴張,最終可能達到9人。另有知情人士透露,儘管作爲迴歸的條件,奧特曼不會擔任董事會職務,但鑑於奧特曼將和董事會共同合作,預計奧特曼會對新董事會成員的候選名單提出意見。

許多分析指出,OpenAI最大股東兼合作伙伴微軟以及其他投資者的代表或許會利用這次機會進入董事會。對沖基金Great Hill Capital的主席托馬斯·海耶斯(Thomas Hayes)表示:“我不知道OpenAI是否會選擇不讓微軟進入董事會。考慮到微軟投入的資金,他們肯定會對此有意見。” 海耶斯補充說,對微軟而言,“袖手旁觀”不符合他們的利益。

在這場風波落幕之前,微軟CEO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就一直公開表示會爲奧特曼提供支持,還曾向奧特曼和OpenAI前總裁格雷格·布洛克曼(Greg Brockman)等人遞出“橄欖枝”,並稱OpenAI的管理方式“很明顯需要做出一些改變”。根據外媒此前披露的信息,自2019年開始,微軟對OpenAI的投資總計或達130億美元。

毫無疑問,OpenAI的政變風波對公司的名譽和業務都造成了很大影響,也加劇了投資者的擔憂。投資者發覺,由於OpenAI是一家非營利組織,在這種混亂情況下自己所擁有的法律權力並不多。一位知情人士說,在經歷過上週的風波之後,微軟的銷售人員開始更堅定地引導OpenAI的客戶使用微軟自己的產品。

不過,此前,也有法律專家指出,按照美國的法律,微軟等投資者如果要求在非營利組織董事會佔有席位,可能會引來美國國內稅務局(IRS)等監管機構的注意。例如,IRS曾警告稱,如果非營利組織的董事會主要由與組織有業務關係的成員組成,可能會令組織失去其免稅地位。

另外,據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微軟和其他投資者最終沒有進入OpenAI董事會,他們也可以通過與這家初創公司的現有協議限制董事會的行動方式。例如,這些協議禁止OpenAI出售營利性部門或與競爭對手合併。而此前,在OpenAI政變風波中,曾有消息稱,OpenAI原董事會的一名代表向競爭對手Anthropic提出了潛在的合併事宜。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