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陈植 上海报道

美国当地时间11月28日,伯克希尔-哈撒韦(下称伯克希尔)发布声明称,董事会副主席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的家人告知,芒格于当天早上在加州一家医院安详去世。

消息一出,众多华尔街基金经理唏嘘不已。

“尽管近年来AI量化策略日益盛行,但芒格与价值投资理念依然受到不少基金经理推崇。”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感慨说。目前,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都在尝试将AI量化策略与价值投资理念相融合,寻求更稳健可观的投资回报。

这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众多华尔街基金经理每年都会参加伯克希尔股东大会,只为“聆听”芒格与巴菲特的最新投资观点与投资感悟,作为他们优化投资决策的重要参考。

这背后,是越来越多华尔街对冲基金意识到,纯粹的AI量化策略与高频量价套利交易策略往往忽视上市公司基本面,导致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买入那些存在财务瑕疵或过度对外高杠杆投资的上市公司,最终遭遇投资踩雷风险。

在他看来,目前芒格投资理念对华尔街基金经理的最大影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芒格的“多角度思考看待问题”主张,颇受华尔街基金经理推崇——越来越多对冲基金借鉴芒格的做法,不再简单地通过分析上市公司财报等经营状况判断上市公司投资价值,转而充分结合宏观经济周期、行业上下游状况变化、市场行情、投资者情绪等因素;二是芒格一直强调“对知识的归纳总结,包括对自己投资行为的思考与提炼”,也成为越来越多华尔街基金经理的投资行为准则。

记者多方了解到,尽管AI量化策略日益风靡华尔街,但芒格与他的价值投资理念,始终能在金融市场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因为芒格用数十年的卓越投资业绩证明,价值投资的收益前景与抗风险能力,不亚于AI量化策略。AI量化策略从价值投资取长补短

近年来,AI科技对华尔街金融投资的最大影响,是因子数量的不断扩容。

以往,不少崇尚价值投资的对冲基金可能只有数十个因子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但随着AI科技令大数据分析能力增强,目前不少华尔街投资机构的投资模型因子数量可能达到数千个。

尤其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技术兴起下,越来越多华尔街投资机构仍在不断扩大因子数量,通过AI技术研究不同因子之间的非线性互动相关性,从而研发更多元化的投资交易策略。

这也令华尔街一度认为芒格推崇的传统价值投资理念已经“结束”——原因是传统价值投资理念过度侧重研究上市公司基本面状况、财务数据与业务发展趋势,但忽视众多可能影响上市公司股价波动的因素。而AI量化策略恰恰能通过多因子模型抓住上市公司股价波动的“各种痕迹”,获取更可观的投资回报。

“此前一段时间内,芒格与巴菲特,还有价值投资理念一度被视为上世纪的产物,未必能适应当前AI科技与量化交易策略主导的金融市场新游戏规则。”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但事实却证明,芒格与价值投资理念所创造的投资回报依然相当可观。

相比近年多家知名AI量化策略投资机构因投资踩雷而遭遇业绩大起大落,芒格与巴菲特管理的伯克希尔公司始终能交出年化逾10%的稳健回报。

尽管芒格自己也承认某些投资出现失误,但这不影响伯克希尔公司的整体稳健回报。正是伯克希尔的良好业绩,2019年以来伯克希尔公司股价从31万美元/股大涨至54.74万美元/股。

“这让华尔街清晰意识到,芒格与价值投资理念依然经久不衰。”这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指出。甚至不少对冲基金通过比较AI量化策略与价值投资理念,发现投资模型的因子数量未必越多越好,而是要找出那些对投资收益与降低风险起到关键性作用的因子。

一位长期跟踪研究芒格价值投资策略的国内私募基金负责人认为,尽管芒格与价值投资理念所用到的因子数量低于AI量化策略,但这些因子恰恰在有效降低投资风险并创造长期稳健可观回报方面起到重要作用,这也是伯克希尔公司业绩始终保持稳健的一大关键因素。

“事实上,芒格在价值投资策略制定方面,对因子的选择同样与时俱进,尽管芒格一直高度重视上市公司基本面与财务状况,但随着金融市场环境变化,他也日益重视科技进步对上市公司业务发展可持续性的潜在影响,从而逢高卖出那些可能被科技颠覆的商业模式与上市公司。”他指出。

这位国内私募基金负责人还指出,相比AI量化策略存在大量“黑盒子”状况(没人知道AI投资结论的具体逻辑,但只要这个投资结论能获得超额高回报,对冲基金经理依然敢于冒险尝试),芒格很清楚每个因子背后的投资逻辑,以及不同因子之间的相关性,这令芒格始终投资那些自己看得懂、业务发展具备较高确定性的上市公司,最大限度避开了研究难度大、不确定性高的上市公司,以及潜在的投资踩雷风险。

“如今,不少华尔街AI量化策略基金同行也注意到这点,纷纷借鉴芒格的做法,先解开黑盒子状况背后的投资逻辑,再将它用于实际投资交易。”他强调说。科技股投资热背后的“价值投资”

记者获悉,近年来价值投资理念之所以在华尔街颇受“争议”,另一个原因是价值投资往往聚焦传统行业上市公司,导致其错过大量科技股投资机会。

以伯克希尔为例,截至今年6月底,其五大持股分别是苹果(AAPL.US)、美国银行(BAC.US)、美国运通(AXP.US)、可口可乐(KO.US)和雪佛龙(CVX.US),约占伯克希尔美股投资组合总市值的78%。其中,只有苹果被视为“科技股”。

此外,伯克希尔一直在增持传统能源行业的两家上市公司西方石油与油服公司Pilot。

“这与众多新兴对冲基金的持仓结构截然不同。目前多数对冲基金的前五大持股都是热门科技股,包括苹果、Google、特斯拉、Meta与英伟达等。”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直言。尤其是今年以来这些热门科技股股价大幅上涨,反而令部分投资机构也感觉过度聚焦传统行业的价值投资理念已经“落伍”。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伯克希尔公司利润之所以达到714.16亿美元,很大程度得益于其最大持仓股——苹果股价在今年前6个月上涨约50%,由此带来巨额的投资回报。

这也进一步令不少华尔街投资机构认为面对科技股投资策略,芒格与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已“相形见绌”。

也有人对此持不同意见——他们认为芒格与巴菲特重仓苹果,表明价值投资理念已深度“拥抱”科技股,换言之,芒格与巴菲特正用价值投资的眼光精选科技股。

“一直以来,芒格与巴菲特的投资策略,就是不求多,但求精。即他们不会选择持有众多科技公司股票,但会从科技领域精选最有成长价值的上市公司重仓配置。”前述国内私募基金负责人指出。

在他看来,伯克希尔公司能重仓苹果公司,芒格或许起到很大的决策影响力。毕竟,巴菲特更喜欢挖掘被低估的上市公司,但芒格认为用正常价格买入一家优秀上市公司股票,其收益不亚于低价买入一只业绩平常的股票。

“考虑到近年苹果公司股价一直居高不下,未必符合巴菲特擅于寻找低估上市公司的投资理念,但它恰恰满足芒格的投资逻辑——用正常价格加仓一只优秀上市公司,从而实现更高的超额回报。”这位国内私募基金经理认为。

在他看来,尽管华尔街对价值投资理念错失科技股投资热存在诸多争议,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芒格与巴菲特即便重仓投资传统行业上市公司,也能通过卓越的价值投资策略赚取较高的投资回报,这证明“是金子终究会发亮”,只要价值投资理念用得好,也能赚得盆满钵满。

“如今,华尔街更关注的,是芒格与巴菲特之后,谁能扛起价值投资的大旗,让价值投资理念在AI量化策略与科技股投资热的冲击下,依然拥有立足之地。”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坦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