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11月24日上午7時,以色列與哈馬斯爲期4天的臨時停火協議開始生效。按照雙方達成的協議,哈馬斯將在4天內分批釋放50名此前被扣爲人質的以色列婦女與兒童。作爲交換,以色列將釋放150名在囚的巴勒斯坦婦女和兒童。

據悉,在卡塔爾和埃及的斡旋下,雙方同意將爲期4天的停火協議再延長2天(即到本月30日),以釋放更多在加沙地帶被扣押的以色列人質。另有一名接近哈馬斯的消息人士透露,哈馬斯準備將與以色列的停戰期再延長4天。

9歲的愛爾蘭裔以色列女孩埃米莉·漢德是此次被哈馬斯釋放人質中的其中一位。在10月7日哈馬斯的突襲中,埃米莉被劫持到加沙地帶,並在此過程中度過了自己9歲的生日。當地時間25日,作爲被哈馬斯釋放的第二批以色列人質,埃米莉終於回到了父親的懷抱。


埃米莉和父親團聚

被綁女孩父親:

沒人打她,但她已習慣不發出聲響

埃米莉的父親托馬斯·漢德稱,當哈馬斯突襲以色列貝埃裏定居點時,埃米莉正在其朋友希拉家。哈馬斯成員將埃米莉、希拉及希拉的母親拉亞一起帶走了。當時由於情況混亂,托馬斯也被困在家中,無法聯繫到自己的女兒。

大約兩天後,定居點的社區領導人告訴托馬斯,聲稱看到了埃米莉的屍體。“他們當時說,我們找到埃米莉了,她已經死了。”

不過在近一個月後,以色列軍方卻告訴他,“埃米莉極有可能還活着,並且成爲了哈馬斯的人質”。根據軍方的情報和信息,他們沒有在貝埃裏定居點的遺骸中找到埃米莉,埃米莉此前住的房間裏也沒有血跡,而希拉一家的的手機信號則顯示其已經在加沙。這讓絕望中的托馬斯看到了一絲希望。

時隔近兩月後,托馬斯再次見到了女兒。“門突然就打開了,她就朝我跑來。”托馬斯回憶起當時的場景稱,埃米莉在看到自己的一瞬間也有些懵,彷彿在問“你爲什麼會在這裏”。

原來,埃米莉以爲爸爸也被當作人質被劫持去了加沙。在緊緊擁抱後,托馬斯才仔細端詳起女兒的臉,“她瘦了很多,面部都凹陷了下去。臉色也很蒼白,頭髮上長滿了蝨子”。更令托馬斯驚訝的是,當女兒同自己說話時,聲音小到根本聽不見,“她已經習慣了不發出聲響,我只有將耳朵貼近她的嘴脣,才能聽到她在說什麼。”

回到家之後,埃米莉爬上了自己的牀,躲在被子裏哭泣,“她哭得根本停不下來,小臉也哭得通紅。”最終,疲憊不堪的埃米莉還是沉沉睡去。


埃米莉系被哈馬斯釋放的第二批以色列人質

按照托馬斯的說法,被關押的人質有充足的食物以及飲用水,埃米莉則開始喫抹了橄欖油的麪包。埃米莉稱,在此期間,沒有人打過他們,但孩子們被要求不能發出聲響,除了畫畫和玩一些卡片外,不能做任何事。

“不幸中的萬幸,埃米莉和希拉以及拉亞關在一起,拉亞像照顧自己親生女兒一樣照顧着埃米莉。”托馬斯說。據悉,希拉與埃米莉在同日被釋放,兩人現在還在互相照顧對方,而拉亞目前仍未獲釋。

以政府發出禁令:

禁止獲釋囚犯慶祝,違者處以高額罰款

作爲協議的一部分,以色列也釋放了部分關押的巴勒斯坦囚犯。

薩拉·蘇維薩便是本輪交換中,首批被以色列釋放的巴勒斯坦囚犯。在獲釋後的她表示,自己在監獄中的經歷堪稱“羞辱”,“以色列在釋放我們之前,切斷了監獄裏的電源,還對我們使用了催淚彈。”

與蘇維薩同批被釋放的,還有現年38歲的女性伊斯拉·賈比斯。據悉,2015年,賈比斯駕駛的汽車在距離約旦河西岸檢查站1.5公里處起火,以色列方面稱此爲一起“未遂的汽車爆炸案”,從而將賈比斯定罪,並對其判處11年監禁。

有報道稱,在那次事故中,賈比斯的面部被燒傷,但以色列方面拒絕爲其進行手術。時隔八年後,被釋放的賈比斯終於再次見到了自己的兒子。


賈比斯(左)終於再次見到自己的兒子

瑪拉在以色列監獄裏被關8年後,也終於在此次交換中被釋放。2015年,16歲的瑪拉因“涉嫌企圖刺殺一名以色列官員”被捕,並被判處8年零6個月的監禁。儘管瑪拉及其家人對這一罪名錶示否認,但她還是被關入了以色列監獄中。

在獲釋之前,以色列軍方曾警告瑪拉的家人,不要對瑪拉的獲釋表現出興奮或開心的情緒。“他們威脅稱,如果我們敢表露出開心的話,就逮捕我們。”瑪拉的父親喬達特說道。

另根據巴勒斯坦囚犯協會的一份聲明,以色列政府還給被釋放的囚犯提出了幾條禁令:禁止本人或家人接受媒體採訪、禁止在家中迎客、分發糖果以示慶祝。該組織還表示,違反禁令的人可能被處以高額罰款。

有報道稱,在臨時停火的前四天,以色列方面釋放了150名巴勒斯坦囚犯。但據巴勒斯坦囚犯協會消息,在這四天內,以色列又在東耶路撒冷和約旦河西岸逮捕了至少133名巴勒斯坦人。

紅星新聞記者 黎謹睿

編輯 何先鋒 責編 官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