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9日,一则"27岁女子在西藏遇车祸,阿里地区公务员集体献血"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网传消息称,该女子在西藏阿里地区车祸重伤,其丈夫通过亲戚联系到上海卫健委,再由上海卫健委协调阿里地区,安排阿里地区所有公务人员为其献血,后包机前往成都华西医院治疗,转运时间不到3小时……上游新闻(报料邮箱:[email protected])记者从海南经纬航空医疗急救站了解到,该司承担的包机转运情况属实。

网传内容中提到,女子姓余,其丈夫的小姑姑是上海市卫健委工作人员,女子在阿里出车祸后,上海市卫健委联系了阿里部门,动用了阿里的所有公务人员献血。在余姓女子发布的视频中,还附上了航空公司为其包机成功转运成都后发布的官方信息图片。


航空公司官方发布转运情况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海南经纬航空医疗急救站发布的官方信息中,运输时间与余女士发布的入院时间吻合,而其诊断报告中提到的病情,也与航空公司发布的"肝脾破裂、胰腺损伤、多发肋骨骨折、失血性休克"情形相似。余女士还在视频中特别标注,航空公司的信息将"余"写成了"徐","我不叫小徐,叫小余"。

这段1分多钟的视频在网上扩散后引发舆论关注。

余女士丈夫陶先生在回应媒体时表示,他的小姑姑不是上海公职人员。只是在妻子车祸后,当地相关部门建议向上海市卫健委求助,他们家人、朋友,包括小姑姑才去想办法联系上海市卫健委。献血则由阿里当地医院和卫健委组织,并非他们的个人行为。


网传聊天内容称,阿里全体公务员参与献血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有媒体报道,上海官方表示,经调查,事发时卫健部门接相关部门函件,请求正在西藏日喀则市的援藏医生前往涉事医院参与救治。此事不存在因私人关系等不正当因素导致的行动。

对于包机转运情况,上游新闻记者以有病人需要转运为由联系到海南经纬航空,问及该司公众号发布的转运情况是否属实时,客服人员表示所发布内容均是实际转运的案例,但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根据海南经纬航空发布的信息显示,新婚不久,小余把蜜月旅行的目的地选在了阿里,不成想遭遇严重车祸,肝脾破裂、胰腺损伤、多发肋骨骨折、失血性休克……救女心切的余爸爸当即定下了湾流G550公务机包机送人。10月18日清晨, 机组与医疗团队自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出发,从西藏阿里地区人民医院接到小余后,经过不到3小时飞行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当晚小余即在华西医院完成各项检查。


网传执行转运的飞机 图片来源/网络

对于转运流程,海南经纬航空客服人员称,需提供病人诊疗情况,航空公司会根据病人的病情协调医生和飞机前往当地,当地医院和目的地城市的医院都需要安排车辆对接。具体费用要根据机型、病人情况和所需要的医疗设施确定。

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媒体评论

“动用所有公务人员献血”,如此炫耀让人如何“理性看待”

“动用所有公务人员献血”,日前,一名女子在短视频平台自述在外地旅行期间车祸重伤,为救治她,丈夫及家庭几经辗转救治,甚至动用事发地“所有公务人员献血”。相关说法引发网友热议后,当事女子丈夫出面否认相关说法,并“希望网友能理性看待”。

大难不死,当然值得庆幸,但也有一句老话,叫“祸从口出”。

先不管当事女子编辑、发布短视频的初衷究竟为何,自我鼓励“好好活”也好,犹抱琵琶炫耀也罢,客观上确实引发了舆论的围观。按照当事女子家人说法,彼时对其编造所谓“咱家有人”的各种说法,旨在鼓励其求生,可问题在于,在当事人病情已有明显好转,可以亲自动手拣选、编辑美图,配音乐发到网上的时候,家人亦未对前期“善意的谎言”做及时澄清,这恐怕是涉事家庭相关情况被众人围观、热议的主要原因。

说起来,此番看似新闻后续“辟谣”的各种说辞,事实上并不符合具体这一个案的因果逻辑。“动用所有公务员献血”等说法被传得沸沸扬扬,从始至终都并非什么“网传”,而是当事人亲手制作的图文“自述”,作为当事一方的亲属当然可以出面否认相关说法,甚至不排除为此出示证据,但这却不是一句“不实”就可以让众人散去的。

不管涉事一方最开始的“善意谎言”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都因为其不恰当的说法和做法,给事发地各方机构带来巨大伤害,给公众造成相当程度的误导,这需要在澄清基础上,为浪费舆论资源、撩拨网友情绪的行为公开郑重致歉,而不是貌似事不关己一样呼吁网友“理性看待”。

网友为什么会格外反感那种疑似炫耀的社交平台内容?因为在这种完全自爆的焦点事件中,无时无刻不透露出炫耀背后的权力阴影。包括此番家属为鼓励病人求生而创作的这一段“咱家有人”爽文,其精神内核也透露出鲜明的权力崇拜与对特权的意淫。起码在涉事家庭的某种潜意识里,“咱家有人”、可以“动用所有公务人员献血”等标签化意象,也是属于能给病人鼓劲加油、带来精神愉悦的内容。

更何况,不是什么引发网络热议的话题都一定是普通网友在那里看图说话、牵强附会,也存在一些为各种目的而进行的无脑炫耀。不能所有新闻的后续澄清,都推给“网传”,再用一句“不实”来善后,是非对错既然这么清楚,做错事一方也就必然需要一句真诚的道歉。

当然,目前呈现出来的相关说法、解释,还需要进一步查证。比如被作为“家里有人”噱头来安慰病人的那位神秘小姑姑,虽然当事人亲属否认其为公职人员,但彼时能作为噱头说出来的这位亲属,为何可以在这一套精心编纂的说法里逻辑自洽、不让人觉得突兀?因为事关社会公共资源的公平使用,一个普通患者家庭在短时间里高效率调动多地卫健委、医院等部门,有必要在已经被网络聚焦的情况下做必要说明,比如拉出一份多地多部门协同、衔接的具体时间轴,作为对社会公共事件的一种正面回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