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9日,一則"27歲女子在西藏遇車禍,阿里地區公務員集體獻血"的消息引發輿論關注。網傳消息稱,該女子在西藏阿里地區車禍重傷,其丈夫通過親戚聯繫到上海衛健委,再由上海衛健委協調阿里地區,安排阿里地區所有公務人員爲其獻血,後包機前往成都華西醫院治療,轉運時間不到3小時……上游新聞(報料郵箱:[email protected])記者從海南經緯航空醫療急救站了解到,該司承擔的包機轉運情況屬實。

網傳內容中提到,女子姓餘,其丈夫的小姑姑是上海市衛健委工作人員,女子在阿里出車禍後,上海市衛健委聯繫了阿里部門,動用了阿里的所有公務人員獻血。在余姓女子發佈的視頻中,還附上了航空公司爲其包機成功轉運成都後發佈的官方信息圖片。


航空公司官方發佈轉運情況 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在海南經緯航空醫療急救站發佈的官方信息中,運輸時間與餘女士發佈的入院時間吻合,而其診斷報告中提到的病情,也與航空公司發佈的"肝脾破裂、胰腺損傷、多發肋骨骨折、失血性休克"情形相似。餘女士還在視頻中特別標註,航空公司的信息將"餘"寫成了"徐","我不叫小徐,叫小余"。

這段1分多鐘的視頻在網上擴散後引發輿論關注。

餘女士丈夫陶先生在回應媒體時表示,他的小姑姑不是上海公職人員。只是在妻子車禍後,當地相關部門建議向上海市衛健委求助,他們家人、朋友,包括小姑姑纔去想辦法聯繫上海市衛健委。獻血則由阿里當地醫院和衛健委組織,並非他們的個人行爲。


網傳聊天內容稱,阿里全體公務員參與獻血 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有媒體報道,上海官方表示,經調查,事發時衛健部門接相關部門函件,請求正在西藏日喀則市的援藏醫生前往涉事醫院參與救治。此事不存在因私人關係等不正當因素導致的行動。

對於包機轉運情況,上游新聞記者以有病人需要轉運爲由聯繫到海南經緯航空,問及該司公衆號發佈的轉運情況是否屬實時,客服人員表示所發佈內容均是實際轉運的案例,但具體情況不便透露。

根據海南經緯航空發佈的信息顯示,新婚不久,小余把蜜月旅行的目的地選在了阿里,不成想遭遇嚴重車禍,肝脾破裂、胰腺損傷、多發肋骨骨折、失血性休克……救女心切的餘爸爸當即定下了灣流G550公務機包機送人。10月18日清晨, 機組與醫療團隊自杭州蕭山國際機場出發,從西藏阿里地區人民醫院接到小余後,經過不到3小時飛行降落在成都雙流機場,當晚小余即在華西醫院完成各項檢查。


網傳執行轉運的飛機 圖片來源/網絡

對於轉運流程,海南經緯航空客服人員稱,需提供病人診療情況,航空公司會根據病人的病情協調醫生和飛機前往當地,當地醫院和目的地城市的醫院都需要安排車輛對接。具體費用要根據機型、病人情況和所需要的醫療設施確定。

上游新聞記者 時婷婷

媒體評論

“動用所有公務人員獻血”,如此炫耀讓人如何“理性看待”

“動用所有公務人員獻血”,日前,一名女子在短視頻平臺自述在外地旅行期間車禍重傷,爲救治她,丈夫及家庭幾經輾轉救治,甚至動用事發地“所有公務人員獻血”。相關說法引發網友熱議後,當事女子丈夫出面否認相關說法,並“希望網友能理性看待”。

大難不死,當然值得慶幸,但也有一句老話,叫“禍從口出”。

先不管當事女子編輯、發佈短視頻的初衷究竟爲何,自我鼓勵“好好活”也好,猶抱琵琶炫耀也罷,客觀上確實引發了輿論的圍觀。按照當事女子家人說法,彼時對其編造所謂“咱家有人”的各種說法,旨在鼓勵其求生,可問題在於,在當事人病情已有明顯好轉,可以親自動手揀選、編輯美圖,配音樂發到網上的時候,家人亦未對前期“善意的謊言”做及時澄清,這恐怕是涉事家庭相關情況被衆人圍觀、熱議的主要原因。

說起來,此番看似新聞後續“闢謠”的各種說辭,事實上並不符合具體這一個案的因果邏輯。“動用所有公務員獻血”等說法被傳得沸沸揚揚,從始至終都並非什麼“網傳”,而是當事人親手製作的圖文“自述”,作爲當事一方的親屬當然可以出面否認相關說法,甚至不排除爲此出示證據,但這卻不是一句“不實”就可以讓衆人散去的。

不管涉事一方最開始的“善意謊言”究竟是出於什麼目的,都因爲其不恰當的說法和做法,給事發地各方機構帶來巨大傷害,給公衆造成相當程度的誤導,這需要在澄清基礎上,爲浪費輿論資源、撩撥網友情緒的行爲公開鄭重致歉,而不是貌似事不關己一樣呼籲網友“理性看待”。

網友爲什麼會格外反感那種疑似炫耀的社交平臺內容?因爲在這種完全自爆的焦點事件中,無時無刻不透露出炫耀背後的權力陰影。包括此番家屬爲鼓勵病人求生而創作的這一段“咱家有人”爽文,其精神內核也透露出鮮明的權力崇拜與對特權的意淫。起碼在涉事家庭的某種潛意識裏,“咱家有人”、可以“動用所有公務人員獻血”等標籤化意象,也是屬於能給病人鼓勁加油、帶來精神愉悅的內容。

更何況,不是什麼引發網絡熱議的話題都一定是普通網友在那裏看圖說話、牽強附會,也存在一些爲各種目的而進行的無腦炫耀。不能所有新聞的後續澄清,都推給“網傳”,再用一句“不實”來善後,是非對錯既然這麼清楚,做錯事一方也就必然需要一句真誠的道歉。

當然,目前呈現出來的相關說法、解釋,還需要進一步查證。比如被作爲“家裏有人”噱頭來安慰病人的那位神祕小姑姑,雖然當事人親屬否認其爲公職人員,但彼時能作爲噱頭說出來的這位親屬,爲何可以在這一套精心編纂的說法裏邏輯自洽、不讓人覺得突兀?因爲事關社會公共資源的公平使用,一個普通患者家庭在短時間裏高效率調動多地衛健委、醫院等部門,有必要在已經被網絡聚焦的情況下做必要說明,比如拉出一份多地多部門協同、銜接的具體時間軸,作爲對社會公共事件的一種正面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