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環球時報

【環球時報綜合報道】“我在等着(印度)被感謝。”11月15日,印度外長蘇傑生在談到該國購買俄羅斯石油時聲稱,印方這一政策在穩定全球石油和天然氣市場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俄烏衝突爆發後,西方對俄羅斯實施制裁,限制其石油出口。印度大量購入俄油,還通過“洗油”將俄油產品出口到制裁俄羅斯的國家。那麼,印度到底買了多少俄油,又通過倒賣俄油賺了多少?印度大賺的背後,虧的是誰?西方是否欠印度一句“謝謝”呢?


今年前9個月,印度就省了27億美元

從韓國出發後,滿載俄羅斯石油的油輪“世紀”號原計劃在印度古吉拉特邦瓦迪納港靠岸,印度石油公司以及印度和俄羅斯企業合資的納亞拉能源公司在當地建有煉油廠等設施。然而,因爲受到美國製裁,“世紀”號已經在距離印度港口1600英里(約合2575公里)的海域,漂了十多天。

據彭博社報道,印度航運管理部門表示,“世紀”號之所以沒能停靠印度,是因爲該國官員正在糾結是否讓該油輪卸貨。隨着西方對俄羅斯制裁的收緊,印度似乎對購買俄油出現動搖。不過,一艘油輪是否能靠岸,並不能在全局上影響印度購買俄油。西方媒體稱,一支“幽靈艦隊”正在將俄油運往世界各地,而在過去兩年,印度是俄油的主要買主。

由於物流成本高,印度煉油企業過去並不常從俄羅斯購買石油,但如今,它們卻成了俄羅斯重要的石油客戶。土耳其阿納多盧通訊社稱,大宗商品交易分析公司克普勒(Kpler)的數據顯示,2022年1月,即俄烏衝突爆發前一個月,印度平均每天從俄羅斯進口6.7萬桶原油。這一數字從2022年3月開始上升,當月達到平均每天13.6萬桶。2022年6月,印度的俄油進口量達到平均每天112萬桶。當2022年12月5日歐盟對俄羅斯海運石油產品限價機制生效時,印度已經平均每天從俄羅斯購買120萬桶原油。據《日本經濟新聞》報道,2022/2023財年(2022年4月到2023年3月),印度平均每天從俄羅斯進口102萬桶原油,佔印度該財年石油進口總量的20%,是2021/2022財年的11倍,由此俄羅斯成爲印度最大的石油供應國。

路透社援引行業數據進行的報道顯示,2023/2024財年(2023年4月到2024年3月),印度日均進口俄油數量還在不斷上升。從2023年4月到9月,印度平均每天進口176萬桶俄油,是2022年同期(約78萬桶/天)的兩倍多,這使得印度從俄羅斯進口的石油量升至其石油進口總量的2/5左右。克普勒和石油分析公司Vortexa的初步數據分別顯示,今年10月,印度對俄油的進口量下降了12%和8%,爲157萬桶/天和149萬桶/天。不過,克普勒首席原油分析師卡託納分析說,印度從俄羅斯進口的石油量將在11月反彈。他進一步解釋說,僅在11月的前3天,就有10艘滿載原油的油輪從俄羅斯抵達印度的煉油廠,印度11月進口俄油的增量將會抵消10月的下降。

在俄烏衝突爆發前,印度主要從伊拉克等中東國家進口石油。隨着大量購買俄油,印度從中東進口的石油量出現下降。今年4月至9月,印度從中東國家平均每天購買197萬桶原油,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約28%,這使得中東地區佔印度石油進口總量的比例從去年同期的60%降至今年的44%。《日本經濟新聞》稱,事實上,在2022/2023財年,印度的十大供油國中有6個國家的對印出口量下降,其中尼日利亞減少了49%,美國減少了24%,科威特減少了18%,伊拉克減少了10%。

據法國《世界報》等媒體報道,根據俄羅斯方面的數據,印度的俄油訂單在2022年增加了22倍。信實工業公司和納亞拉能源公司是印度進口俄油的兩大企業。自俄烏衝突爆發以來,印度從俄羅斯進口的石油中,有45%是它們進口的。這兩家公司都在古吉拉特邦卡奇灣開展業務。印度其他買家包括印度石油公司、巴拉特石油公司和印度斯坦石油公司。


購買打折俄油,印度省了多少錢?路透社給印度算了一筆賬。該媒體稱,印度政府部門的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9月,印度進口了6906萬噸俄羅斯石油,相當於每天185萬桶,其中包括通過從韓國、希臘和西班牙轉運進口的俄羅斯石油。路透社的計算顯示,在此期間,交付給印度煉油廠的俄油平均價格爲每噸525.6美元,其中包括運輸和保險成本。相比之下,同期伊拉克石油的平均到岸成本爲每噸564.46美元。伊拉克石油的質量與印度從俄羅斯購買的大部分中酸烏拉爾原油相差無幾。計算顯示,與購買伊拉克石油相比,這相當於爲印度節省了27億美元。

“洗油”後,印度對歐洲石油產品出口大增

印度購買的俄油,除供本國使用外,還將其中一部分提煉成產品,出售給制裁俄羅斯的國家。一些專家稱這一過程爲“洗油”。“洗油”讓俄羅斯石油繞過了西方的制裁。據卡塔爾半島電視臺今年5月報道,在俄烏衝突爆發之前,印度通常平均每天向歐洲出口15.4萬桶柴油和航空燃料。然而,克普勒的數據顯示,歐盟從今年2月5日起完全禁止進口俄羅斯石油產品後,這一數字已增加到每天20萬桶。值得注意的是,印度是全球第三大原油進口和消費國,其原油消費中有80%依賴進口。

自西方國家對俄海運出口原油實施“限價令”以來,印度是向實施限價令國家出口石油產品最多的國家。路透社稱,克普勒和Vortexa的數據顯示,由於歐洲將俄羅斯石油產品拒之門外,印度對歐洲大陸的柴油出口在2022/2023財年增長了12%-16%,達到15萬桶/天-16.7萬桶/天。根據克普勒的數據,印度柴油的主要歐洲買家是法國、比利時和荷蘭等國。2022/2023財年,歐洲約佔印度航空燃料出口的50%,約爲7萬桶/天-7.5萬桶/天,比2021/2022財年增加了4萬桶/天-4.2萬桶/天。除了增加對歐洲的出口,印度還增加了對美國的真空瓦斯油出口。數據顯示,美國2022/2023財年大約每天進口1.1萬桶到1.2萬桶真空瓦斯油,佔印度煉油原料出口總量的65%-81%,這些原料可以進一步加工爲汽油和柴油等燃料。在2021/2022財年,印度平均每天向美國出口約500桶真空瓦斯油。

雖然不能說印度出口到西方的石油產品所用原油都來自俄羅斯,但俄油確實增強了印度的石油產品出口能力。據彭博社今年11月報道,克普勒的數據顯示,歐洲從印度進口的柴油有望飆升至每天30.5萬桶,這是2017年1月以來的最高水平。今年11月抵達歐洲的原油中有一批來自納亞拉能源公司,這是罕見的。該公司今年近60%的原油是從俄羅斯進口的。還有數據顯示,歐洲最大的印度柴油供應商信實工業公司逾1/3的原油來自俄羅斯。卡託納分析說,印度出口到亞洲的柴油目前約佔該國柴油出口總量的19%,而去年這一比例爲33%,這說明今年印度將很多柴油出售到了歐洲。

日媒:印度“幫助拯救西方”

通過倒賣俄油,印度不僅促進了本國經濟增長,還有效抑制了通脹。據《日本經濟新聞》分析,在通脹方面,2022/2023財年,印度購買的俄油平均價格爲每桶83美元,伊拉克原油和沙特原油的進口價格則分別爲每桶90美元和100美元。石化產品的海外銷售也改善了印度的貿易收支。此前在全球石油價格飆升之際,進口相對便宜的俄油幫助印度獲得了進口原油和出口石化產品之間的差價收益。隨着印度對中東三大石油生產國伊拉克、沙特和阿聯酋的依賴程度從53%降至47%,印度已經實現了原油供應國的多元化。

不過,印度購買廉價俄油的做法受到西方國家的廣泛批評。今年3月,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表示:“如果柴油或汽油從印度進入歐洲,而這些柴油和汽油是用俄油生產的,那肯定是在規避制裁,歐盟成員國必須採取措施(予以應對)。”兩個月後,他敦促歐盟打擊印度向歐洲轉售俄油產品的行爲。2022年11月,印度石油和天然氣部長普里在接受CNN採訪時,被質問“印度是否從購買俄油中獲益,該購買行爲是否存在道德衝突”。

印度並不認可博雷利的說法,因爲“印度出售給歐洲的柴油不能被視爲俄羅斯產品”。印度不少民衆也認爲西方所謂的“道德衝突”毫無根據。“與其問印度,不如先問問他們的政府在做什麼。他們的國家(在俄烏衝突中)沒有面臨任何道德衝突嗎?”一名印度大學生對《環球時報》記者這樣說。另一名印度學生批評說,西方總是希望其他國家按照他們的想法去做,這樣對他們有利。印度一位學者表示,印度奉行獨立外交政策,從俄羅斯購買石油有利於印度的能源安全、能源來源多樣化、促進經濟增長。印度商人可汗則表示,在購買俄油這一問題上,印度國內的右翼力量一般持反對立場,左翼和中間派則支持購買。

印度官方、企業以及一些國際媒體認爲,新德里倒賣俄油有積極作用。據美國CNBC網站今年9月報道,印度最大的石油公司印度石油天然氣公司表示,印度進口俄油對世界石油市場來說是雙贏。在進口俄油後,印度釋放了海灣地區的一些石油,這些石油能夠供其他國家進口,從而促進了全球經濟穩定。《印度斯坦時報》報道稱,11月15日,印度外交部長蘇傑生在英國的一場活動上表示,新德里購買俄油的政策,在穩定全球石油和天然氣市場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有利於遏制全球通脹,“我在等着(印度)被感謝”。對於誰應該感謝印度,有的媒體認爲是世界,有的則認爲是西方。《日本經濟新聞》此前發文,認爲印度通過購買俄油“幫助拯救西方”。俄羅斯衛星通訊社也表示,西方應感謝印度。


《日本經濟新聞》認爲,其實對於印度購買俄油,西方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是因爲俄羅斯的石油日均出口量約爲800萬桶。如果這一供應消失,國際市場可能受到巨大沖擊。俄烏衝突爆發後,一些專家警告說,由於制裁俄羅斯引發混亂,油價可能會超過每桶200美元,但在達到略高於每桶120美元的峯值後,油價已經回落,而這裏面有印度的作用。

綜合來看,以德國爲代表的歐洲國家似乎成了制裁俄羅斯的“受害者”。此前德國在能源方面非常依賴俄羅斯。在西方制裁莫斯科後,德國的能源安全和經濟發展都受到影響。德國聯邦議院議員達代倫日前表示,俄烏衝突爆發之後,該國能源和食品價格飛漲,政府開始向民衆提供能源補貼,但是這一補貼將在今年年底停止。德國不像一些國家氣候溫暖,冬天天氣會很冷,人們需要廉價的能源、廉價的天然氣。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表示,制裁俄羅斯後,歐洲國家顯然受的損失比較大,不過歐美對印度倒賣俄油是政府公開罵、企業私底下買。公司都是民營的,以掙錢爲目標。這兩者並不矛盾。林伯強說,對於歐洲國家政府來說,能源問題也是一個權衡利弊的問題,它們並非不知道高油價對民衆生活和工業的打擊都很大,但哪個更重要?它們認爲,“安全”更重要,經濟利益次之,那麼它們需要爲此付出代價。不過,放棄經濟利益對歐洲國家的低碳轉型是有好處的,因爲以前歐洲國家政府很難說服民衆花更多錢爲清潔能源埋單,現在就比較容易了,所以這對政府來說也不全是壞事。

【環球時報駐印度、德國特約記者 李梓碩 張健 環球時報記者 劉明 環球時報特約記者 伊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