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新社對普京發言的評價,是否有所誤讀。

文 | 海上客

參考消息轉引俄羅斯《莫斯科共青團員報》11月29日消息稱,俄副外長謝爾蓋·里亞布科夫在與記者交談時稱,“美俄斷交完全可能”。


參考消息轉引俄羅斯《莫斯科共青團員報》報道截圖

1

注意說話人的身份——俄羅斯副外長。

當然,里亞布科夫說話的場合並非俄羅斯官方的新聞發佈會,也不是以披露俄官方消息的形式說這些話。

但身爲俄羅斯副外長,里亞布科夫這話,多多少少帶有俄羅斯官方背景。在海叔看來,他這話,是值得重視的。

美俄關係不好,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在蘇聯解體以後,美俄曾經有過一段關係走得比較近的時期。且不論葉利欽時期,單單普京上臺以後,也曾主動對美示好,甚至多次表示,俄羅斯希望加入北約。然而,北約在違背兩德統一時的口頭承諾,不斷東擴的情況下,並沒有理俄羅斯希望加入北約的茬。

作爲北約的龍頭老大,美國當時的思維或許就是“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2021年6月1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與美國總統拜登在瑞士日內瓦會晤

普京由擔任俄總統,到改任總理,再回過頭來又擔任總統。這時候,美俄關係變得有點兒微妙。

不過,在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的時期,其號稱非常善於處理美俄關係。當然,在美國政界來說,也有不少人認爲特朗普與俄關係不一般,所謂“通俄門”云云。

特朗普當然不會承認這一點。在俄烏衝突之後,他更是號稱,如果他再次上臺,24小時就能結束俄烏衝突。

俄美關係急轉直下,確實是在俄烏衝突之際開始的。兩國總統起碼在2021年6月還曾在瑞士日內瓦見面,進行一對一的聊天。如今,看來起碼在拜登與普京來說,這樣的情況恐難再現。

2

是否可以說,里亞布科夫如今這麼說話,是俄羅斯準備與美國斷交呢?

顯然不是!


俄副外長就美俄關係發表看法,圖爲美俄國旗

美俄關係面臨什麼樣的考驗呢?

畢竟,里亞布科夫在與記者談話時,最終以這麼一句話作爲結束——

“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將是華盛頓決定和行動的結果”。什麼情況?無非美俄斷交唄!

也就是說,里亞布科夫相當於向世界宣佈,俄羅斯方面不會主動尋求與美國斷交。

而作爲俄羅斯副外長,他也不止一次在美俄外交關係可能降級甚至斷交上有所言。

11月9日,里亞布科夫就曾表示,目前是美俄之間一場外交關係危機,是“前所未見”的。

確實,回看美俄以及之前的美蘇關係,如今天這般生冷的情況,當真是“前所未見”。

1933年,美國和蘇聯建交。二戰期間,美蘇曾經結盟共同對付德國法西斯,由此,美國通過租借法案給蘇聯不少軍援。

二戰以後,美蘇冷戰。但雙方劃下了最基本的一些交往底線。其中,兩國外交關係基本上沒有大的變化。

蘇聯解體之後,美俄關係也從未如今天這般危險。

3


普京在世界俄羅斯人民理事會會議上發表視頻講話

美俄關係急轉直下,表面上看最大的因素是俄烏衝突。

但普京於當地時間11月28日在莫斯科的非政府組織——世界俄羅斯人民理事會會議上發表視頻講話時說,“我們已經變得更加強大”。普京當時還有一句原話——

在烏克蘭的行動是俄羅斯的一場勝利,現代俄羅斯重新獲得並鞏固了“作爲世界大國的主權”。

參考消息轉引德新社的評論稱,這意味着普京認爲“俄已經重新獲得了世界超級大國地位”。

這毫無疑問意味着普京以及如今的俄羅斯當局認可對烏“特別軍事行動”之正確。

然而,不知道普京讀到德新社的這則評論,會如何感懷?俄羅斯果然重新獲得了超級大國地位了嗎?如今的俄烏衝突令俄羅斯當真變得更強大了嗎?

海叔要說,當美蘇兩個超級大國處於冷戰階段的時候,這個世界存在比如今更多的危險。好在美蘇兩國當年有外交底線,使得冷戰最終沒有走向地球毀滅的熱戰。如今的地球人,估計誰都不想回到超級大國爭霸、核戰爭的邊緣。

德新社對普京發言的評價,是否有所誤讀。獲得“主權”和獲得“地位”是不是一碼事?

目前看,美俄外交關係是否有該延續、建設的必要?總之,希望世界向和平與發展靠攏,而不是戰爭甚至更大規模的戰爭!

版權說明

新民週刊所有平臺稿件, 未經正式授權一律不得轉載、出版、改編,或進行與新民週刊版權相關的其他行爲,違者必究!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