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聯酋最初的努力因美國製裁被扼殺後,該國大學加入了中國的月球計劃”。香港《南華早報》11月28日以此爲題報道稱,阿聯酋沙迦大學近日成爲中俄牽頭的國際月球科研站(ILRS)項目的合作伙伴。此前,阿聯酋政府曾尋求與中國合作,用嫦娥七號把阿聯酋的“拉希德二號”月球車送上月球,但由於美國的技術轉讓限制,令其不得不放棄這一計劃。



《南華早報》報道阿聯酋沙迦大學加入了中國的月球計劃

據深空探測實驗室官方微信公衆號發佈的消息,11月14日,深空探測實驗室代表團赴阿聯酋沙迦參加第14屆阿拉伯天文與空間科學大會。15日的大會開幕式上,深空探測實驗室國際合作中心主任王中民作題爲《國際月球科研站-國際大科學工程》的主旨演講,歡迎各阿拉伯聯盟成員國積極參加國際月球科研站大科學工程合作。

開幕式之前,深空探測實驗室與沙迦大學簽署了《深空探測實驗室與阿聯酋沙迦大學國際月球科研站合作諒解備忘錄》,後續雙方將就月球科學問題等方面開展合作交流。



第14屆阿拉伯天文與空間科學大會上,阿拉伯聯盟天文和空間科學委員會向深空探測實驗室頒發阿拉伯天文與空間科學大會特殊貢獻獎

阿聯酋曾在2022年9月與中國簽署關於嫦娥七號任務搭載合作的諒解備忘錄。根據該諒解備忘錄,阿方將負責“拉希德二號”月球車的研製,中方將爲阿方提供“拉希德二號”月球車搭載、測控和數據接收等服務,雙方共享“拉希德二號”月球車探測成果。

然而,到了今年3月,《南華早報》援引兩名消息人士的話說,美國的技術轉讓限制導致阿聯酋參與中國登月任務的計劃擱淺。這些消息人士提到了美國1976年頒佈的《國際武器貿易條例》,稱該條例禁止用中國火箭發射任何美國製造的部件,哪怕是最常見的部件。

喬治華盛頓大學太空政策研究所創始人、名譽教授約翰·洛格斯登(John Logsdon)表示,《國際武器貿易條例》包括一份國防和軍事相關技術清單,沒有美國國務院的許可,這些技術就無法出口,“美國的親密盟友有少數例外”。

洛格斯登補充說,如果阿聯酋和中國的合作要實現,那麼“拉希德二號”中使用的任何受《國際武器貿易條例》管制的美國技術的製造商都要獲得向阿聯酋出口的許可證。



《南華早報》報道稱美國的技術轉讓限制導致阿聯酋參與中國登月任務的計劃擱淺

沙迦大學此次參與合作的國際月球科研站,是在月球表面或月球軌道上建設可進行月球自身探索和利用、月基觀測、基礎科學實驗和技術驗證等多學科多目標科研活動,長期自主運行的綜合性科學實驗基地。

國家航天局副局長吳豔華此前介紹,2021年3月中俄兩國簽署合作建設國際月球科研站諒解備忘錄,4月中俄航天機構發佈聯合聲明,6月向國際社會發布國際月球科研站路線圖和國際合作夥伴指南。

《南華早報》指出,沙迦大學的加入將使國際月球科研站項目的成員數達到十多個,委內瑞拉、南非、阿塞拜疆、巴基斯坦和白俄羅斯等國的官方航天機構也加入了這一項目。國際月球科研站項目還吸引了亞太空間合作組織、泰國國家天文研究所、美國國際月球天文臺協會和瑞士Nano-SPACE等機構或公司的參與。

報道稱,中國探月工程總設計師、深空探測實驗室主任吳偉仁院士此前介紹,國際月球科研站項目的合作伙伴還包括阿聯酋、阿根廷和巴西,這些國家在4月之前已經和中國簽署了合作協議或意向書。4月底,吳偉仁在合肥舉辦的深空探測國際會議上表示,中國正在與更多國家溝通,歡迎“所有機構、非政府組織和個人在任何階段、任何層級加入國際月球科研站項目”。



國際月球科研站模擬圖 圖自中國國家航天局

報道稱,美國領導的《阿爾忒彌斯協定》目前有32個簽署國。美國國際月球天文臺協會主席史蒂夫·杜斯特(Steve Durst)認爲,雖然美國通常被視爲在重返月球的競賽中處於領先地位,但中國的做法更有優勢。他還建議,“《阿爾忒彌斯協定》的範圍可以通過民主的方式從民用航天機構擴展到更廣泛的月球社區,就像中國向非政府組織開放其倡議那樣”。

報道提及,美國的《沃爾夫修正案》禁止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與中國進行雙邊合作,但允許多邊合作。NASA“門戶”項目戰略溝通負責人蒂芙尼·特拉維斯(Tiffany Travis)上個月對俄羅斯塔斯社表示,NASA對參與中俄牽頭的國際月球科研站項目的可能性“敞開大門”。

來源|觀察者網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