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基辛格官網悼文提到11次中國)

基辛格官網悼文提到11次中國

基辛格諮詢公司官網在悼文提到11次中國

當地時間11月29日,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在康涅狄格州的家中去世,享年100歲。基辛格諮詢公司官網發文進行悼念,回顧了他一生的經歷和成就。悼文中,和“China”相關的內容多達11處。

此前報道:

牛彈琴:基辛格100歲了 但現在的美國似乎不再需要他

5月27日,當今世界最具傳奇色彩的外交家基辛格,迎來了自己100歲的生日。

撇開政治立場,看他100年的人生經歷,確實再沒有一個人比他更富有傳奇、策劃過更多權謀、留下更激烈爭議。但100年的時光,確實已經足夠長,他是當今美國最年長的前內閣人員,也是尼克松內閣中唯一的倖存者。

他仍舊活躍在美國政界學界,接受媒體採訪,接待朋友來訪,對烏克蘭危機、中美關係未來侃侃而談。

他本來是德國猶太人,1923年5月27日出生於德國菲爾特,1938年爲逃避納粹迫害去了美國。他很幸運,他至少13名親人,後來被納粹送進了毒氣室。

他人生最出彩的時候,是擔任尼克松的國家安全顧問,後來又出任美國國務卿。過去一個世紀的重大事件,不管是贖罪日戰爭、智利政變、塞浦路斯內戰、越南戰爭……都有他忙碌的身影,有他權謀的痕跡。

基辛格官網悼文提到11次中國

基辛格爲逃避納粹迫害去了美國

他很喜歡冒險。贖罪日戰爭中,他在中東國家來回穿梭訪問,爲以色列爭取時間和更大戰果。他曾前往大馬士革,第一次就同老阿薩德談了6個半小時,以至於很多媒體懷疑,他是不是被敘利亞綁架了。

儘管如此,以色列人似乎也不大喜歡他,認爲他雖然是猶太人,但欺騙了以色列,甚至施壓以色列放棄了不少權益,他完全是爲美國利益服務。

他更不乏爭議。越戰期間,他在美國轟炸老撾、柬埔寨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造成了數十萬人的傷亡。剛剛看美國社交媒體,一些人在祝他100歲生日快樂,很多人則辛辣諷刺:如果他沒活到100歲,很多人就能活到30歲、40歲、50歲……

但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因爲越南戰爭,1973年他和黎德壽一同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對於這個獎項,基辛格本人其實也選擇了迴避。

基辛格官網悼文提到11次中國

基辛格陪同尼克松訪華

當然,基辛格人生最出彩的華章,還是他傳奇性地從巴基斯坦祕密到訪中國,從而拉開了中美和解的序幕,中美蘇大三角讓人眼花繚亂的變化,由此改變了冷戰的格局。

歷史徹底記住了基辛格,他也成爲了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過去半個世紀,他經常去中國訪問,如果我沒說錯的話,他應該是美國政界中與中國領導層打交道最多的美國人,沒有之一。

記得去年夏天,王毅去紐約,還專程去探訪了基辛格。

看當時的新華社通稿,王毅祝賀基辛格將迎來百歲誕辰,表示博士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好朋友,爲中美關係的建立和發展作出了歷史性貢獻。中方讚賞博士始終對華友好,對中美關係抱有信心。希望博士繼續發揮獨特重要作用,助力兩國關係早日重回正軌。

當然,考慮到當時的中美關係,王毅還告訴基辛格:美方出於錯誤的對華認知,執意把中國視作最主要對手和長期挑戰,一些人甚至把中美交往成功的故事描繪成失敗的敘事,這既不尊重歷史,也不尊重自己。

基辛格怎麼回覆?

新華社通稿中有這樣一句話:基辛格回顧了當年同中國領導人達成“上海公報”的歷史經緯,表示應充分認識臺灣問題對於中國的極端重要性,美中之間要對話而不要對抗,應打造和平共處的雙邊關係。

基辛格官網悼文提到11次中國

王毅去紐約時還專程去探訪了基辛格

這位地緣政治博弈的世界級大師,這位當年親手打開中美關係大門的關鍵人物,看到美國現在的一些做法,肯定也是別有一番感慨在心頭。

要對話不要對抗,這纔是外交之道。

所以,在100歲生日前夕,在接受《經濟學人》8個小時的採訪時,基辛格更發出嚴厲警告:人類的命運取決於美中兩國能否和平相處,而防止毀滅性衝突的唯一辦法,就是冷靜外交。

他並且分析:在華盛頓,“他們說中國想要統治世界……但答案是他們(中國其實)想要強大,”“他們並沒有像希特勒那樣想要統治世界,這不是他們對世界秩序的看法,他們也從來沒有這樣想過。”

在基辛格看來,在納粹德國,戰爭是不可避免的,這源於阿道夫·希特勒的需要,但中國不同,中國的行爲,始終植根於對自身國家利益和能力的敏銳感知。

但很可惜,今天的美國政壇,未必能聽得進基辛格的告誡。而且說實話。他們現在更缺少基辛格這樣的遠見和勇氣。政客們比賽着對華說狠話、做傻事,甚至不惜挑戰中國的底線和紅線,將軍國大事當成了兒戲。

基辛格之後,再沒有基辛格。

當然,美國似乎也不再需要基辛格。

基辛格官網悼文提到11次中國

基辛格曾登上時代雜誌封面

說來很有意思,中國促成沙特和伊朗後,基辛格的第一反應,這件事的重大意義,堪比他和尼克松當年到訪中國,從長遠來看,中國作爲和平締造者的出現,“改變了國際外交的職權範圍”。

他甚至預測,因爲中國參與斡旋,烏克蘭危機今年底前會有重大轉機。

以前這都是美國的外交藝術,但現在中國似乎成了外交主角。

另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雖然自己已經100歲了,基辛格的一大擔憂,是拜登和特朗普的身體健康。因爲明年美國大選,拜登82歲,特朗普78歲,他擔心這兩位會身體“喫不消”。他說:“經驗老到是個優勢……但是他們把自己累壞了也挺危險的,工作能力會下降。”

100歲的基辛格,應該看通透了世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