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工業互聯網產業而言,2023年是值得銘記的一年。

回望十年前,2013年4月,“工業4.0”概念在德國漢諾威工博會正式推出,引發了全球範圍內新一輪的工業變革競賽,也引燃了工業互聯網在中國落地的火種。

十年後的今天,中國工業互聯網產業規模已超過1.2萬億元,但產業發展卻站上一個“冰火兩重天”的關鍵轉折點:一方面,明星企業IPO的失敗和政府補貼的減少給許多華而不實的概念潑了冷水;另一方面,新技術和新概念也依然在蓬勃發展——對於整個工業互聯網產業來說,2023年,隱憂與希望並存。

因此,本文將總結回顧過去一年來工業互聯網領域的大事,並用六個關鍵詞加以概括,希望能潦草記錄一下工業互聯網發展史上這有着關鍵意義的一年,這六個關鍵詞分別是:

工業互聯網平臺光環褪去

產業標準 “小年”

IIoT爲“新型工業化”奠基

大模型“入侵”傳統工業

5G+工業互聯網融合走向縱深

反思“工業4.0”,展望“工業5.0”

關鍵詞一:工業互聯網平臺光環褪去

2023年下半年,兩家都曾榮膺“雙跨平臺”的工業互聯網明星企業雙雙摺戟IPO,給本就不算景氣的產業前景蒙上了一層暗淡的色彩。

先是8月底,在遞交上市材料一年多以後,經歷6輪融資的樹根互聯選擇了撤回IPO申請。樹根互聯原計劃募資15億元,其中6億元用於工業互聯網平臺升級項目,2.96億元用於工業互聯網行業場景應用項目,3億元用於營銷與客戶成功體系建設項目,3億元用於補充流動資金。招股書顯示,樹根互聯2019年、2020年、2021年營收分別爲1.52億元、2.79億元、5.17億元;淨虧損分別爲3.39億元、2.94億元、7.1億元——業內普遍認爲高額的虧損是導致樹根互聯終止上市的主要原因。

僅僅兩個多月後,上交所於官網發佈消息,稱決定終止朗坤智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科創板上市審覈。朗坤智慧原計劃擬募集資金6.89億元,分別用於新一代工業互聯網平臺及工業軟件升級項目,前沿技術研發項目,營銷及運營體系建設項目,以及補充流動資金。

和樹根互聯相比,雖然朗坤智慧的淨利潤爲正,但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朗坤智慧在招股書中重點警示了應收賬款回收和壞賬風險。2019年至2021年,朗坤智慧應收賬款餘額分別爲1.53億元、1.94億元及3.09億元,佔各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爲50.57%、57.39%及 76.32%,預期信用損失金額分別爲977.91萬元、1376.02萬元和2437.07萬元。

自工業互聯網的概念開始爆火起,平臺商就是自帶光環的角色,產業曾幻想其能夠破解工業領域“隔行各如隔山”的難題,擺脫一個一個做項目的“髒活累活”困境,實現如同消費端平臺一樣的商業奇蹟——然而,冰冷的事實擺在眼前,工業互聯網平臺商自身尚無法解決“訂單難拿、利潤難掙、賬款難收”等挑戰,如何盈利將是未來長期需要思考的問題。

某種意義上,2023是工業互聯網泡沫破裂的一年,工業互聯網平臺光環不再,“雙跨平臺”光環不再,甚至IIoT本身也光環不再。當潮水褪去,方知誰在裸泳。

關鍵詞二:產業標準 “小年”

產業發展,標準先行——完善的標準體系能爲工業互聯網企業如何前行指引方向,對於促進工業互聯網高質量發展和規模化應用,具有重要意義。

去年可以說是我國工業互聯網標準制定的“大年”,誕生了多個具有突破性意義的標準。比如去年10月,首批國家標準——GB/T 41870-2022《工業互聯網平臺 企業應用水平與績效評價》和GB/T 23031.1-2022《工業互聯網平臺 應用實施指南 第1部分:總則》雙雙發佈。同期,我國還迎來了網絡架構領域的首個國家標準GB/T 42021-2022《工業互聯網總體網絡架構》,以及國內首個時間敏感網絡行業標準——YD/T 4134-2022《工業互聯網時間敏感網絡需求及場景》

同年11月,國際電工委員會(IEC)正式發佈由我國牽頭制定的全球首個工業互聯網系統功能架構國際標準——《面向工業自動化應用的工業互聯網系統功能架構》。該標準由我國牽頭提出,德國、法國、韓國等國專家與我國共同研製,是工業互聯網領域的核心基礎類標準,首次規範了工業互聯網系統的端邊雲架構,有效填補了國際標準空白。

與去年的輝煌成果相比,今年只能算得上是工業互聯網標準“小年”,但依然也發佈了一些對行業發展具備重要意義的標準。

今年5月,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發佈2023年第2號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標準公告,批准GB/T 42562-2023《工業互聯網平臺選型要求》、GB/T 42568-2023《工業互聯網平臺 微服務參考框架》和GB/T 42569-2023《工業互聯網平臺 開放應用編程接口功能要求》三項工業互聯網平臺領域國家標準正式發佈。

其中,《工業互聯網平臺選型要求》國家標準爲平臺需求方“選平臺”提供了參考依據,幫助企業評價工業互聯網平臺賦能水平,選擇適宜自身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工業互聯網平臺 微服務參考框架》《工業互聯網平臺 開放應用編程接口功能要求》兩項國家標準爲平臺供給方“建平臺”提供了指引,指導企業開發工業微服務和應用接口,加速工業知識的模型化沉澱和平臺的互聯互通,爲構建工業互聯網平臺生態奠定基礎。

這些標準對完善工業互聯網平臺標準體系,提升多樣化工業互聯網平臺供給能力,推動工業互聯網平臺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關鍵詞三:IIoT爲“新型工業化”奠基

“新型工業化”並不是什麼新詞兒,甚至早從2002年黨的十六大就已開始被提及,並在過去十幾年間持續發展。不過,今年下半年來,國家領導人頻繁提及“新型工業化”,又爲這一概念賦予了新的內涵

9月20日,國務院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加快推進新型工業化有關工作。會議明確,要深刻分析把握國內外形勢變化和我國新型工業化的階段性特徵,紮實做好各項重點工作,全面提高工業發展質量、效益和國際競爭力。

9月22日至23日,全國新型工業化推進大會在北京召開,會上傳達了總書記就推進新型工業化作出的新重要指示:“新時代新徵程,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強國建設、民族復興偉業,實現新型工業化是關鍵任務。要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統籌發展和安全,深刻把握新時代新徵程推進新型工業化的基本規律,積極主動適應和引領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把高質量發展的要求貫穿新型工業化全過程,把建設製造強國同發展數字經濟、產業信息化等有機結合,爲中國式現代化構築強大物質技術基礎。”

在2023工業互聯網大會上,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張雲明表示:“工業互聯網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重要基石,是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關鍵底座,是新型工業化的戰略性基礎設施。”

可以預見,工業互聯網未來將作爲促進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重要紐帶,帶動工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升級。

關鍵詞四:大模型“入侵”傳統工業

從2022年11月底Open AI推出ChatGPT開始,在短短一年的時間內,人工智能的進化幾乎在以“天”爲單位瘋狂迭代,生成式AI對許多行業帶來的顛覆足以用“摧枯拉朽”來形容,承擔着國民經濟支柱重擔的工業/製造業當然也不會置身事外。只不過和遊戲、傳媒、電商、影視、教育等行業相比,工業由於其基礎設施的特殊屬性,所以對生成式AI的態度沒有那麼熱絡。

智次方·研究院發佈的《2023年中國工業互聯網產業洞察暨生態圖譜報告》對業內30餘家工業互聯網企業進行了調研,結果顯示——超過70%的工業互聯網企業是生成式AI技術的“觀望者”,他們認爲該類技術在工業領域的應用落地還很遙遠,甚至可能是個“僞命題”;另有接近30%是生成式AI技術的堅定“支持者”,他們認爲雖然生成式AI在工業製造領域的應用還不成熟,但其改變傳統生產方式、推動製造業未來數字化轉型的趨勢已經勢不可擋。

還有一個變化比較明顯,就是工業人工智能項目通常着重於故障檢測、預測性維護等用例,但2023年人工智能正深入製造企業的流程優化。尤其是在產品開發階段,生成式AI能夠壓縮設計和迭代的過程,從設計的提出、對比分析,到評估其可製造性,在短短一個小時之內進行數十次次迭代,這種超高快進的速度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支持者和激進者們已經開始行動:今年4月,在第六屆數字中國建設峯會上,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兼CEO、阿里雲智能集團CEO張勇透露:阿里雲工程師正在實驗將千問大模型接入工業機器人,在釘釘對話框輸入一句人類語言,即可遠程指揮機器人工作

具體而言,阿里工程師通過釘釘對話框向機器人發出指令後,通義千問大模型在後臺自動編寫了一組代碼發給機器人,機器人開始識別周邊環境,從附近的桌上找到一瓶水,並自動完成移動、抓取、配送等一系列動作,遞送給工程師。這一演示表明,AI大模型已經突破了機器人的侷限,讓人類可以通過自然語言指揮機器完成負責任務,讓機器人真正擁有了“大腦”。如果相關成果能在工廠得到復現,將會具備廣闊的想象空間。

今年8月,微軟亞洲研究院提出了一種使用 GPT-4 模型來控制工業場景的空氣調節系統 (HVAC) 的方法,據稱“該方法僅需少量示例樣本,就能在成本和效率上優於傳統工控系統”。對於工業場景,傳統的工控軟件在處理異構任務、樣本低效以及適應新場景等方面需要大量時間及預算成本,而使用預訓練的大模型控制相關工控設備,可以保證在高準確度的情況下,降低相關部署成本。

另據新聞報道顯示,卡奧斯COSMOPlat也自主研發了“輕量級”工業大模型COSMO-GPT。憑藉卡奧斯COSMOPlat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技術積累及海量工業數據,工業大模型COSMO-GPT擁有百億以上參數,內置3900多個機理模型與200多個專家算法庫,功能範圍覆蓋智能問答、文本生成、圖文識別、控制代碼生成、數據庫查詢、輔助決策、運籌規劃等。

生成式AI作爲新生事物,其在成長過程中必然會面臨種種挑戰,只不過工業的“考場”更加嚴苛罷了。至於“是騾子是馬”,還需要技術的成熟和時間的考驗。

關鍵詞五:5G+工業互聯網融合走向縱深

5G+工業互聯網也是老生常談的話題——5G是驅動工業互聯網發展的關鍵技術,工業互聯網是5G規模化應用的主陣地。要說2023年有什麼特殊之處,那就是5G和工業互聯網的融合進一步加深。

標準層面,今年1月,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關於微波通信系統頻率使用規劃調整及無線電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對我國微波通信系統頻率使用規劃進行優化調整。2月1日起,工信部優化調整微波通信系統頻率,將進一步滿足5G基站等高容量信息傳輸(微波回傳)場景需求,併爲我國5G、工業互聯網以及未來6G等預留頻譜資源。

政策層面,今年6月,工信部發布《工業互聯網專項工作組2023年工作計劃》的通知,部署了14個任務類別的54個工作舉措。內容提及,推動不少於 3000 家企業建設 5G 工廠,建成不少於300家5G工廠,打造30個試點標杆,發佈首批5G工廠名錄,編制典型案例集。

應用層面,多家工業企業今年對5G專網的態度進一步重視,並開始推廣這一技術,使得5G專網進一步成爲業界關注熱點,最爲典型的是德國工業巨頭西門子重申將向業界推出全套5G專網產品

衆所周知,德國是首個爲工業企業釋放5G專網頻譜的國家,釋放的頻段爲3.7-3.8GHz,此前西門子是首批申請專網頻段並部署5G專網的大型企業之一。在去年的漢諾威工業博覽會上,西門子曾宣佈正在開發工業5G專網系統,打造支持5G專網和終端設備的基礎設施,預計將於2023年開始商用。

西門子表示,其5G專網產品是一個全套的系統,包括核心網和無線接入網的所有組件,例如無線接入網的集中式單元(CU)、分佈式單元(DU)和無線單元(RU)所有部分均包含在西門子這一系統中。西門子發佈工業5G專網解決方案,則進一步成爲5G網絡方案的供應商,可以看出西門子不僅僅滿足於作爲5G專網用戶的角色,而更希望成爲5G專網的提供者,將自己的5G網絡技術輸出到其他工業企業中,而這也將爲其他工業企業提供示範和參考。

關鍵詞六:反思“工業4.0”,展望“工業5.0”

2023年,也是“工業4.0”提出的第十年,因此在今年的漢諾威工博會期間,有不少專家和企業管理者對這一概念進行了反思。

一方面,工業4.0並不僅僅關乎傳感技術、網絡技術、自動化、數據和信息以及新的商業模式,而且更關乎工業“新思維”——公司要麼成爲平臺公司以開發和運營平臺,要麼基於平臺做事。同時,工業製造企業必須以“開源”的方式思考,融合諸如遊戲等新行業、新公司,以新的形式合作,以新的模式賺錢。

另一方面,工業4.0在發展過程中也曾飽受批評,比如許多企業初期的思維定勢是要搞工業4.0就必須讓所有設備變得“智能”,但投入大價錢打造無人工廠或全自動化流水線往往得不償失,而且生產效率沒有得到迅速提高。最初,硅谷的科技公司是不少製造企業的效仿目標,但後來,製造企業變得越來越關注自身的行業優勢,反而取得了卓有成效的成果。

除了對工業4.0概念的反思,工業5.0的“新故事”也逐漸有了輪廓。歐盟委員會認爲,工業4.0時代我們過多關注技術和資本投入,聚焦無人工廠、熄燈工廠,而忽視了以人爲本和綠色可持續發展。隨着地緣政治和環境危機等問題暴露,僅僅側重於提高生產力的工業數字化發展,是明顯不足以應對未來複雜局面的。因此,工業5.0不是一場革命,而是推動工業4.0向前發展的一種延伸。

在工業5.0階段,技術不再是束縛企業發展的瓶頸,行業需要解決流程重塑和組織再造等問題。

寫在最後

隨着數字化技術的深入應用,企業在生產、管理和服務等方面取得了顯著的成果。新興技術的融合,如人工智能、物聯網和大數據分析,不僅提升了生產效率,也爲企業決策提供了更多有力的支持。工業互聯網的不斷演進,正引領着製造業向着智能、綠色和可持續的方向邁進。然而,我們也要認識到在技術發展的同時,行業面臨的挑戰也在增加。數據安全、隱私保護、標準制定等問題仍然是亟待解決的難題。在未來,我們期待看到更多的跨界合作,共同應對這些挑戰,推動工業互聯網行業的持續發展。

總的來說,2023年對工業互聯網行業而言是充滿挑戰和機遇的一年。正如我們在這篇回顧中看到的,行業正在經歷着深刻的變革,而這種變革將繼續塑造着未來工業的面貌。雖然前路艱辛,但整個產業依然在蹣跚和艱難中持續向前。

本文來自微信公衆號“物聯網智庫”(ID:iot101),作者:Sophia,36氪經授權發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