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立德·納班(Khaled Nabhan)在加沙南部被毀壞的家中撿起一個曾經屬於外孫女的洋娃娃,吻了吻它。

他心愛的外孫女和外孫子,3歲的蕾姆和5歲的塔裏克,上週在睡夢中不幸遇難,如今留給他的只剩玩具和回憶。

納班親吻死去的外孫女與她告別的視頻,在社交媒體上被廣泛流傳。

11月27日,跟隨美國電視新聞網(CNN)記者的腳步,我們走進納班的家。這裏已經是一片廢墟。

11月27日,卡納班親吻在他家廢墟中發現的洋娃娃

納班告訴記者,以色列對加沙南部努塞拉特難民營附近的一次空襲摧毀了他們的家。停火協議生效後,納班剛剛得以返回。

坐在廢墟中,納班回憶起他和外孫們在一起的最後一個夜晚,淚流滿面。當時,孩子們哭着求他帶他們去玩,但由於以色列的空襲威脅,他拒絕了他們的請求。

“他們一直要水果,但由於戰爭,這裏沒有水果。我只找到了這些橘子。”他手裏攥着一個橘子,是他給蕾姆當零食的,但她已經沒機會喫了。

空襲來臨時,一家人都睡了。納班尖叫着醒來,想叫醒女兒和外孫們,試圖穿越黑暗去救他們。

“我誰都沒找到,他們都被埋在這堆瓦礫下面。”他站在一個滿是碎片的房間的牀上說。

11月27日,卡納班在已經變成廢墟的家中接受CNN採訪

納班向CNN展示了家人的視頻和照片,孩子們在唱歌、歡笑、玩耍。在一段視頻中,納班將他的外孫女拋向空中,然後接住她,蕾姆歡快地咯咯笑着。一張照片中,納班騎自行車時咧着嘴笑,他的孫女坐在車把上,穿着漂亮的黃色連衣裙,頭髮上戴着白色的花。

他說,外孫女和他形影不離。由於孩子們的父親在國外工作,一家人與外祖父住在一起,他就是蕾姆的整個世界。

她最喜歡的遊戲是拽他的鬍子,而他會拽她的辮子。

“你鬆手我就鬆手。”她在視頻中咯咯笑着說。

蕾姆生前的照片

在被摧毀的破舊臥室裏,納班指了指房子倒塌時蕾姆的母親、他的女兒邁莎睡覺的位置。邁莎和她的姐妹倖存下來,但受了重傷。

邁莎現在住到了加沙的一個親戚家。她告訴CNN,空襲來臨後,她被什麼重物壓住了。

“我聽到蕾姆在我旁邊尖叫,我告訴她有一些重物壓在我身上,我夠不到她。我說了我最後的祈禱,再次醒來就是在醫院了。”她說。

邁莎醒來時得知她的孩子們離世了。他們已無生命體徵的身體被一起發現在廢墟下。

悲痛的納班說,他的外孫們還太小,無法理解奪走他們的生活和生命的戰爭。他說自己不是戰士,他的家人與這場戰爭無關。現在,他的外孫們再也無法穿上漂亮的衣服,玩耍,喫他們最喜歡的零食。

上週,納班親吻死去的外孫女與她告別的視頻,在社交媒體上被廣泛流傳。

“我過去也常常親吻她的臉頰和鼻子,她會咯咯地笑。”他說。“我像往常一樣親吻她,但她再也不會醒來。”

在另一段視頻中,兩個孩子的屍體被裹在白布中,而納班爲外孫塔裏克梳理頭髮。“他之前總讓幫他梳這樣的髮型,他給我看過一張照片。他喜歡把頭髮梳成這樣,現在他走了。”

從被毀的家中,納班搜索着受損的財物,捧起一大堆五顏六色的玩具,失落深深刻在他臉上的皺紋中。

“我一直祈禱,希望他們只是睡着了。”他說。“但他們不是睡着了,他們走了。”

在過去的近七週裏,加沙地帶的大多數人都在生存線上掙扎:尋找庇護所、逃離戰鬥、獲取食物和水。

以色列和哈馬斯之間的停戰使許多家庭有機會外出購買物資,回家取回財物,以及埋葬親人的屍體。

對於許多像納班這樣的加沙居民而言,停戰也加深了他們的心痛,因爲他們終於能夠看清滿目瘡痍的家園。數週的空襲和戰鬥已經使整個社區被夷爲平地,許多人現在第一次看到了破壞的全貌。

根據巴勒斯坦衛生部的數據,自10月7日以來,加沙已有超過14,80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其中包括6,000名兒童。

臨時停火也帶來了好消息。作爲協議的一部分,哈馬斯釋放的人質終於返回以色列,與家人團聚。但仍有許多人質家屬正在焦急地等待親人的迴歸。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