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自:北京青年報

不同影院放映不同影片

電影市場試水“分線發行”

“不同院線放映不同影片”的分線發行模式,可謂是今年國內電影產業的一項重大探索。在近日舉行的第二十四屆全國電影推介會暨第一屆全國電影交易會上,《再團圓》《紅豬》《小行星獵人》《最後一夜》《烽火糖田》《跳水吧!少年郎》等24部影片完成了分線發行簽約。而電影《沉默筆錄》定檔12月1日,成爲真正意義上中國首部分線發行的新片。

業內人士表示,分線發行模式意味着通過市場的有效調節,製片發行方和放映方可以共同將市場的蛋糕做得更大,更意味着觀衆將看到更多內容豐富、題材多樣的優秀國產影片。

並非新概念,卻是新機遇

分線發行,是指一部影片可以不再由全國院線統一放映,片方可以選擇提供較優條件的院線或影院投資管理公司進行交易。比如提供的黃金場次較多、排片比例較高、放映週期較長、影片票房結算分賬比例較高等,都屬於擇優考慮的範疇。

分線發行並不是一個新的概念,但對於中國電影產業來說,卻是一個新機遇。

比如,分線發行可以提高片方的收益。目前通行的分賬比例是片方43%、影院57%(扣除上繳的國家電影專項基金)。分線發行模式正式啓動後,在統一發行、統一放映的基礎上,片方可以和發行方等探索市場主導、靈活協商的交易新方式。再比如,分線發行能提高影院和銀幕的利用率,提高放映方的收益。統計表明,截至2023年,我國電影院達到11000家、銀幕數突破83000張。但大片扎堆暑期、國慶、春節等重要檔期,平日週末檔期無片可上。如此,一方面導致淡季單日票房大盤不到3000萬,觀衆走進影院的意願偏低,影院排片資源被嚴重浪費;另一方面優質的中低成本電影在宣發預算有限的情況下慘遭“一輪遊”,無法爭取到更多排片空間。從這個角度上說,實行分線發行,可以增加影院收入。

屬於新嘗試,尚待新努力

作爲分線發行的首部作品,《沉默筆錄》的公映標誌着分線發行的正式啓動。網上一份發行方案顯示:《沉默筆錄》此次選取了30條院線進行合作。排映要求包括:首週末前三天總場次不少於8場(其中首日不少於3場),三天中黃金場不少於3場;工作日,每天場次不少於1場。業內人士認爲,對於這樣一部缺少流量明星加持、映前亦非搜索話題的影片來說,如果還採用統一排片的方式,要想排上黃金場次,可以說是非常困難的。

業界人士認爲,當下院線和影院最關注的問題在於非黃金檔期、非黃金時段的上座率和票房收入如何提高——這也是提高國內電影市場票房的困難所在。分線發行等差異化的經營,或許能爲解決這一難題提供新探索。隨着分線發行的推進,中小成本電影和小影院將有更多彼此選擇的空間。一些地方色彩濃郁的影片,可以選擇區域性的放映,達到內容和觀衆的雙向奔赴。

分線發行是中國電影的新嘗試,但業內人士也表示,還要從實際效果去考量分線發行的效果和作用,它對於片方和院線也提出了更高要求:非常考驗片方的精準營銷能力,要對於影片的特色和觀衆羣體有清晰判斷;而院線則要對旗下的影院非常熟悉,才能滿足多樣化的電影消費需求。

相關

《沉默筆錄》成首部分線發行新片

11月28日,中國首部分線發行的電影《沉默筆錄》首映,監製王紅衛,導演兼編劇郝飛環攜手領銜主演章宇,主演馬吟吟、楚布花羯、譚天、鍾波等亮相。章宇憑藉這一角色在平遙國際影展獲得費穆榮譽·最佳男演員獎。

《沉默筆錄》講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一位聯防隊長李立忠(章宇 飾)從離奇殺狗案入手,逐步抽絲剝繭尋殺父仇人的故事。這是一次尋找真相的過程,卻也是一次對自我“打破重塑”的過程。影片視聽風格獨特,將黔南小鎮的地域特色貫穿於整部影片。故事內容深刻冷靜,是對現實主義犯罪題材影片的又一次全新嘗試。

章宇表示,“這個劇本非常吸引我的地方在於,李立忠是在追尋真相的過程中不斷被磨平棱角。當發現真相中的不堪都在指向他自己時,最後他只能接受,也只能選擇沉默”。本組文/本報記者 肖揚 統籌/劉江華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