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芜湖日报

豆瓣评分8.4,但票房只有270万元,这是奚志农执导的纪录电影《雪豹和她的朋友们》面临的尴尬;同样,范立欣执导的纪录电影《看不见的顶峰》也面临窘境,该片豆瓣评分7.9,但目前只收获了136万元(尚在热映中)的票房。叫好不叫座,正成为纪录电影普遍的“魔咒”。

观众对纪录电影尚无清晰认知

“我觉得纪录电影最大的问题是,观众还不把它当作一个类型片来看。”导演范立欣认为,观众走进影院看电影,一般都有明确的观影诉求,或者是爱情片,或者是警匪片,“但大家对于纪录电影还没有形成清晰的认知,这样在宣传时,很难找到让观众感兴趣的点。”

为了拍好《看不见的顶峰》,范立欣和他的团队历时三年,跨越两国,记录了盲人张洪攀登珠峰的全过程。遗憾的是,该片10月27日公映首日的排片只有0.9%,到了第二天,排片一下子降到了0.2%,“现在市场比较残酷,如果电影首日票房表现不好,第二天就很难有机会了。”范立欣说。

相比之下,范立欣参与联合执导的另一部纪录电影《地球:神奇的一天》的票房就要好得多。该片于2017年8月11日在内地公映,最后收获了4778万票房,“这部纪录电影除了有BBC这样的大公司参与制作外,还有明确的类型,那就是‘合家欢’电影,非常适合家长带着孩子去看。这样一来,从发行公司到影院经理再到宣传,马上能知道观众群体在哪里,知道如何花最少的宣传费和发行费来找到目标观众。”范立欣说。

纪录电影的宣传更重话题性

“最重要的是,不管你做了多少的宣传,如果最后没有形成话题,还是没有办法传播到更加广泛的观众群体中,不会形成社会热点。”范立欣认为,现在的电影消费更像是一种场景的社交活动,比如带着孩子进影院,就是一个亲子活动,“合家欢”电影是首选。“很多纪录电影的难处是,在宣传的时候很难清晰地定义某一个类型的观众,也就很难让观众想象一个消费场景,无法说服他们走进电影院。”

相反,一旦纪录电影能够激起某种社会话题,并与社会的兴奋点形成共振,在票房上就有可能突破。范立欣拿《二十二》举例,导演郭柯在公映后公开声称:如果影片在扣除成本之外有盈利,将全部捐给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管理,用于这些老人未来的生活及对问题的研究工作。“这样大家对于这些‘慰安妇’制度受害幸存者的同情和支持有了直接的转化,再加上当时的爱国主义情怀,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社会话题。”不过他也认为,像《二十二》这样的社会热度是无法复制的。

“说到底,纪录电影的创作者要有自觉性,要立足于把故事讲好,也要提供给观众更强的娱乐性。”范立欣认为,观众对于娱乐片和纪录片是有选择权的,“当你把纪录电影和商业电影放在一起同台竞技的时候,你不能只强调自己所谓的特性,要把娱乐性作为第一重要的东西,再提供格外的价值和意义,那不是更好吗?”

王金跃 据《北京日报》客户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