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桂樹上投下來的光(外一首)

文/大木子

 

閃着芬芳的星月,

輕柔而溫婉,

像一個人的裙或是她迷人的臉。

這墜地無聲的馬

在骨骼和血液裏奔馳,

是問候,

是慰貼,

還是我偶爾偷得的幸福天空?

這黃橙橙的雨點、

金子般的偶然

讓人有些目眩。

就曬曬這將要西下的秋陽吧!

突然,

小鳥在枝間鳴唱、跳躍,

讓我馨香的小眠

又多了一份小手的捶打。

雖然短暫

未留痕跡,

但世界已停止了飛行。

 

租一套詩歌的房子住

 

離開擁擠的生活,

去租一套詩歌的房子住。

臨水而居,

看江,看流雲,看千帆的浮生過往,

黑夜可直奔星星、月亮。

它的地板、牆面、天花吊頂

都是我喜歡的文字、語言。

沒有人類的節奏、

走馬燈似的迴旋,

想喫喫,想睡睡,

換取水、村莊、糧食、水果

就還是我遊走的筆吧!

一篇一個星球,

一首一個世界,

不需要搭上去編輯部的火車,

不用去擠爆別人的郵箱。

當然,某個冷豔的小嘴

還是要的,

她可能是用我詩歌的人。

 

作者簡介:大木子,本名李永忠,中國散文學會會員、重慶市作協會員。作品散見於《散文家》《散文百家》《重慶文學》等。出版詩集《雲水削月》。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編輯:朱陽夏    責編:陳泰湧    審覈:馮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