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福禄狮子寨随想

文/陈学芬

周末下午,因雨后初晴,天气虽不算阴沉,但也不明媚,有幸与文友们相约一起登福禄狮子寨。车子沿着蜿蜒盘旋的水泥路依山而上,来到了半山腰尚未完工的狮子寨文化公园停车场,我们一行五人下车踏上沿着山梁而建的石阶直向山顶。周末加上不热的天气,上上下下的游客不少。

远望狮子寨,面向前方,犹如一头巨大的狮子在碧空之下悠闲躺卧,郁郁葱葱的植被覆盖在狮子身上,雄奇独特。近距离观赏,我还是第一次,因此特别期待。大家来到狮子头的下方,我仰头慢慢欣赏数十丈高、像狮子脸的石山,凹凸有致的岩石上没有一根杂草、一点苔藓。有人说真的像狮子脸,有人说细看像人脸,许是相由心生吧!可能心里一直恋着的是狮子,所以我也觉得像狮子。当文友们还在认真探讨狮子面相时,我却被狮子头侧边离我所站石阶约三米高的岩石上,一株不知名的灌木和灌木下的那一丛不知名的植物所吸引。灌木约一米多高,叶片椭圆形如鸡蛋大小,枝叶繁茂;植物高二三十公分,叶片如小孩手指头大小,覆盖在岩石上方圆约三四十公分。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除了陡峭的石头还是石头,没有发现岩石上有多少泥土,那灌木和植物的根扎向哪里?吸收的养分从何而来?是如何存活的?我没想明白。一位文友姐姐说:“这才是真正的夹缝里求生存。”

带着莫名的思绪,我们继续登寨。进寨的路是陡峭的石阶,笔直得几乎成九十度,左边是狮子头侧边的石壁,右边是铁索做的防护栏。走在前面的游客有的手脚并用攀爬着,有的则抓住铁索而上,石阶的尽头是古老的寨门。

进入寨门,站在狮子头顶,凭栏远眺:佛印山、北峰山、九龙山等几座福禄名山映入眼帘,在薄雾中若隐若现,犹如戴着面纱的仙女一般;俯瞰下方:整个福禄镇场镇全景尽收眼底,在满目苍翠的竹柏和漫山遍野金黄油菜花的掩映下,宛如海市蜃楼,令人心旷神怡。

听游客说,另一边下山的路离我们停车的地方很远,大家在寨上游逛了一会,一致同意原路返回。

回家后的几天里,脑海一直浮现着那株灌木和那丛植物的身影,挥之不去。它们有着一幅“婉看三月俢清骨,何费心思挤春花”的心态,静静地、默默地长在岩石上,不与山花争艳,不和竹柏争绿,笑看云卷云舒,静观花开花落。

细细闲想,灌木植物的身影,何尝不映射着我们行走在大千世界的每一个人。我曾看过别人评论电视剧《人世间》的一句话:人生没有完美,世事难尽人意,只要向前向善,虽有心酸,却也温暖,这才是真正的人世间,也是所有平凡人的真实写照。

于是乎,我领略那灌木、植物给我的启迪:作为平凡人的我们,生活中总有坎坷,人生中也有挫折,但我们做到“浓绿枝”一点,动人不须多,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人活着,要想寻求内心的平静,就要守住心中的那片净土,保持一颗积极向上的心和努力往前的韧劲,有着理想、有着信仰,才能跨越坎坷,战胜挫折,到最后就算微不足道,也会为世间增添一抹亮色!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原文刊发于《梁平日报》2023年11月13日第4版)

编辑:朱阳夏    责编:陈泰湧    审核:冯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