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邢君 

来源:亚布力企业家论坛CEF

前言 亚布力论坛研究中心

1990年,陈泽民研发出中国第一颗速冻汤圆,并先后申请了速冻汤圆的生产发明专利和外形包装实用新型专利。

1992年,50岁的陈泽民辞去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职务,正式下海创业,创立三全食品厂。

2008年,三全成功在深交所上市,成为中国速冻食品行业首家A股上市公司。

2009年,陈泽民退出三全公司的日常管理工作,开始走遍世界各地,研究地热能源。

2016年3月,将近75岁的陈泽民开始进军地热发电行业,成为中国地热发电产业化应用的引领者。

2018年,陈泽民带领万江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利用地热能供暖解决北方地区清洁供暖。

外科医生、速冻汤圆之父、中国地热发电产业化应用的引领者,这三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身份,却在陈泽民身上依次实现。近日,在接受【对话亚布力】栏目专访时,陈泽民畅谈他为何能在近30年的创业经历中永葆活力,以及有什么宝贵的观点和经验可以向创业者们传递。采访期间,陈泽民还被问及是否还会进行第三次创业?他的回答是:“如果有好的项目、好的路径,我还会继续创业。工作不能停顿,这和年龄没有关系。”

没错,这位80岁的“创客“依然在路上。

以下为采访实录:

亚布力论坛:对于很多人来说,50岁应该是准备退休,寻求安稳的年龄,但您却在50岁时辞职下海开始了第一次创业——做速冻汤圆,做这个决定的勇气来自于哪里?

陈泽民:1990年的时候,我就研发出了中国第一颗速冻汤圆,并先后申请了速冻汤圆的生产发明专利和外形包装实用新型专利。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我深受启发。那时,我已经在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当副院长了,工资待遇还不错,但我的想法是,“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我的一个邻居没有知识、没有正式工作,只靠卖水果就成了万元户,既然我手头有这种专利产品,又受老百姓的欢迎,为何不把它开发出来呢?于是,1992年5月份,我正式辞职下海,创办了三全食品厂。

听了我的决定,身边人都表示可惜,他们认为我已经50岁了,很快就退休了,为了照顾我,提议让我长期休假,转入劳保。我拒绝了这个提议,一边去创业赚钱,一边还享受着国家待遇,大家不指我的脊梁骨吗?最后我还是决定背水一战,破釜沉舟,断掉自己的后路,我觉得,这样才能够置于死地而后生。

亚布力论坛:为什么叫三全?

陈泽民:三全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十一届三中全会,纪念改革开放,纪念党富国富民的好政策。没有这些,我就没有下海创业的机会。

亚布力论坛:当时个体户的创业环境是什么样的?

陈泽民:改革开放前其实并不允许个体户出现,因为要割资本主义的尾巴。推销产品时,对方如果知道你是个体户,是不会要你的产品的。改革开放后,国家才允许个体户存在,但招工不能多于7个人,到农村买原料还得凭票。再然后,环境、政策开始越来越宽松,越来越有利于民营企业的发展和壮大。三全也因此从几个人的小作坊变成上万人的公司,从生产一款产品到如今六千多个产品,从只有一个工厂到全国八个工厂。

可以说,三全的发展史就是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一个缩影。民营企业其实最具有活力、动力和潜力,只要有点阳光和雨露,它就能够茁壮成长。

亚布力论坛:2009年,您把三全交给年轻一代后选择退休,但退休后您没闲着,又跑去做了第二次创业——地热能综合利用,发展清洁能源。这次的创业动力又来自于哪里?

陈泽民:从高中开始,我就对温差发电、半导体发电、潮汐发电、海洋发电等知识感兴趣,只不过在报考大学时被阴差阳错地分到医学院,当了外科医生。退休后,我很想重拾旧梦,当然并不是全凭一腔热血,也有现实原因的考量。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在工业高速发展的同时,我们的能源过量消耗,造成了一定的空气污染。我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热情和探索,找到一种清洁能源来取代煤和石油

走遍世界各地几十个国家后,我发现有50多个国家在大力发展地热利用,其中冰岛、新西兰、美国、肯尼亚、法国等很多国家都在积极推动地热能的应用和发展。例如新西兰在1958年建的地热电站,这几十年来还在运转,还在做贡献。

亚布力论坛:国外在大力发展地热发电,而中国的地热发电产业似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处于停滞状态。

陈泽民:因为这个事情周期长、投资大。谁知道地下什么情况?这种长线投资失败的风险很大,没有几个企业敢涉足这种探索几十年才可能会见效的事。

亚布力论坛:您为什么敢呢?

陈泽民:没有什么东西高不可攀,只要专心去做,就有奇迹发生。

2017年7月,我们云南省德宏州瑞丽项目成功并网发电 ,从立项、选址、打井、完井、安装设备、调试设备、并网发电,整个过程只用了短短7个月的时间,所用成本是国外开发建设成本的50%,打破了国外地热发电项目需要8年建设周期的论断,2017年也因此被称为“中国地热发电元年”。云南地热电站建好后,国外好多媒体、专家都去参观、录像、采访,但不管怎么参观,我们内在的核心技术他是看不见的。

2018年下半年,我们又积极推动“碳达峰、碳中和”,利用地热能解决北方地区清洁供暖及雾霾围城问题。我们在全国率先实现水资源利用方面规划先行,并通过省级水利部门论证,实现“一采两灌、依灌定采”的地热开发模式,并将市场拓展至豫北、豫中。

今年世界地热大会期间,我们聚合多种清洁能源打造的万江零碳能源港迎来了国际地热协会主席西尔万·布洛格及来自美国、英国、法国、荷兰、瑞士、新西兰等17个国家专家、学者的考察,专家们很认可万江的设计理念,他们认为万江的技术已经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

我相信,只要努力干,用心干,就能够获得成功。

亚布力论坛:您在当了30年的外科医生后进行第一次创业,成为“速冻汤圆之父”,然后,您又进行第二次创业,成为中国地热发电产业化应用的引领者。您总是在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这也意味着要承担未知的风险。您认为,如今企业在进行战略选择时,到底该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还是做“跟随者”?

陈泽民:企业不管大小,必须要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我鼓励大家发明创造,不要老跟着别人走,不要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要有差异化。有了自己的金刚钻,才能去揽瓷器活。比如万江目前有200多项专利技术,为了更好搞研发,我们还同中国科学院院士汪集暘携手共建了河南省地热研究院士工作站,以创新需求为导向进行地热能源发展规划、关键技术研发和专业人才的培养。近年来,在国家地热能中心和河南地热研究院士工作站两平台的指导下,万江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号召,结合国际能源发展先进理念,突破了多项行业技术难题,也为实现“双碳”目标做了不少贡献。

中国以前是应用大国,不是发明大国,我们一定要转变身份,只有把制造大国变成创造大国,国家才能强起来。虽然发明创造的过程需要消耗很多资金、时间和人才,但这些投入能够确保我们国家可持续地发展。

亚布力论坛:您说企业不要千军万马走独木桥,但在某一段时间内,热点风口只能有一个,企业应该如何选择?

陈泽民:不要跟风。连卖菜老太太都知道的“风口”,绝对不可以涉入了,因为比你聪明、有实力的人早已布局完了。

人们都说,风口来的时候猪都会飞上天,可风一旦停止,猪也可能会掉下来摔死。高精尖和短平快的项目风险很大,尤其对于中小企业来说,要根据自己的特点找准需求,有多少钱办多少事,不要迷信风口。民生经济就是最大的经济,老百姓的需求就是最持久的需求,老百姓需要什么就干什么,哪怕在家门口卖个茶鸡蛋、开个洗车行。

经过30多年的创业历程,我体会到,创业机会其实有很多,而且就在我们脚下,就看大家能否发现和抓住。那些大企业看不上的事,小企业又做不了的事,也许就是切入点。当然,在探索过程中,不能超出自己能力,不能盲目乐观,要把握好度。

亚布力论坛:这个度具体怎么把握?

陈泽民:首先,我们一定要把握五个风险:经营的风险、市场的风险、法律的风险、政治的风险、金融的风险。前两个风险我们可以自己进行控制,但后三个风险无法被人们左右,这就需要我们学习政治和法律,把握政策大方向。搞企业不但要埋头拉车,还要抬头看路,不能跨越红线。同时,在风险来临之前,企业还需增强企业自身的免疫力,这里的免疫力是指“活下来”。企业只有保证自己平稳生存,才能不断健康地发展。

其次,要本着“有多大的能力办多大事”的原则,不要坑蒙拐骗,尤其不要去骗国家的钱。例如,银行给你钱,你得考虑清楚到底要不要。如果这个钱可以让我们获得发展,那当然越多越好,但如果连利息都付不了,那就是一个陷阱,最后我们不但要给银行打工,自己说不定也会毁于一旦。

很多企业都容易在辉煌的时候头脑发热,但大家要记住,花钱容易,收钱难,越是辉煌的时候,越要冷静。

亚布力论坛:企业家应该怎么看待赚钱这件事?

陈泽民:企业发展确实是为了盈利,但前提是要认识到,产品是基础,消费者是上帝。只要把产品的质量和创新搞好,钱自然而然就会来,但如果天天只沉迷于能赚多少钱,忽略了产品问题,那肯定得不到消费者认可。

记得刚开始做汤圆时,如果我们用国产2000-3000块钱一吨的糯米粉,做出来的汤圆煮好后会塌架,而且还会粘牙、发黑,口感很不好,于是,我们决定用5000块钱一吨的泰国三象牌糯米粉,做出来的汤圆白白胖胖的,不塌架、不粘牙,还有香味,受到很多消费者的认可。当然,现在国产糯米粉的质量也已经很高了。

当时行业里的几十家公司都逐渐倒闭了,而三全一直在稳中前进,不断高攀,这得益于三全一直把产品质量看得很重。产品质量不好,即便再会算账、再会经营,也是徒劳。 

亚布力论坛:如果现在有机会、有想法,您还会再进行第三次创业吗?

陈泽民:如果有好的项目、好的路径,我还会继续创业。

工作不能停顿,这和年龄没有关系。我的口号就是:工作就是锻炼,快乐就是保健。我80岁时还能在西藏4800米的高原上跑来跑去,看见石头缝里头冒蒸汽都兴奋得不得了。他们年轻人有高原反应,而我丝毫不受影响。

我还经常帮助别的企业出主意、想办法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他们进行交流,同时也向他们学习,在学习过程中掌握更多的信息。就像每次亚布力论坛邀请我参加活动,我很高兴因为和年轻的企业家在一起,可以得到再学习的机会活到老,学到老,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