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宋说

电影《涉过愤怒的海》近期上映后口碑亮眼,演员黄渤在片中为女儿追凶,人物传递出的恨和怒,人性与伦理的撕扯,挑战着观众的心理承受能力。在影片强感官刺激之下,关于“爱的教育”的反思被呈现得惊心动魄,甚至比犯罪、追凶等元素的后劲更大。

情感撕扯

犯罪悬疑电影《涉过愤怒的海》以一桩少女异国凶杀案为引,讲述渔民老金在得知女儿金丽娜在日本丧命于旅店的壁橱内,便回到国内追查凶手——娜娜的男友李苗苗的故事。

《涉过愤怒的海》具有视觉刺激的是两位家长分别为保护孩子和为孩子讨公道,碰撞出超强的情感戏。“我这辈子活个什么?不就活个闺女吗……我不弄他?!”面对女儿金丽娜身中十七刀的残破尸体,老金在言语上传递出赤裸裸的愤怒。在寻仇的过程中,老金与李苗苗搏命追逐,与李苗苗的母亲景岚斗智斗勇,演员黄渤将一位父亲为了女儿追凶的疯狂演绎到极致。

《涉过愤怒的海》的海报上写了“建议18岁以下观众慎看”的提示,因为影片涉及绑架、囚禁、杀人、斗殴、追凶、以暴制暴,各种元素生猛,观众看完仿佛淋了一场“愤怒”的雨。但在“愤怒”情感的外壳下,影片直指原生家庭的痛与伤,更多讲述的是“爱的教育”“爱与救赎”。

比如老金并非完全出于父爱而进行复仇,他首先为自己被剥夺了做父亲的权利,甚至是丢了面子而感到愤怒,这些人物动机的细节散落在影片的细枝末节里。当面对女儿的尸体无法控制地呕吐时,他还得在心里反复提醒自己“那可是你亲闺女啊,你得疼啊”;他酒醉后对日本警官吐露心声,“她是我老金的闺女,她被杀了是我的笑话”;当他发现女儿有不为自己所知的一面,他又开始在心里怀疑女儿……在这些细节铺垫下,观众可以看出老金为女儿复仇的动机更像是为了出一口气。

由演员周迅饰演的李苗苗母亲景岚,则呈现出一种对儿子无底线的溺爱。为了包庇儿子,她想偷偷送李苗苗出国避风头,面对儿子可能犯罪的事实,她先是向老金假装认错,“如果真是他杀了人,他就该死”,紧接着露出嘲讽,“可你砍不着他”。影片中两个家庭之间你追我逃的撕扯,满溢着愤怒与痛苦。

愤怒只是表象

电影《涉过愤怒的海》上映前用“愤怒”的情绪作为营销点,因为海报上赤裸裸的“极限尺度,年度狠片”的宣传语,不少人将《涉过愤怒的海》看作一部复仇片。但当观众怀着猎奇心态走进影院后发现,其实影片里关于家庭、抚养、心理健康等相关问题的呈现,才是该片最大的看点,故事背后的深层意义令观众走出影院依旧沉思,这得益于导演曹保平善于用情绪包裹现实进行表达,呈现了愤怒围裹下的人性。

此前曹保平执导的《光荣的愤怒》(2006年上映)将怒火放在“好人和坏人”之间,讲述了一场愤怒的抗争;执导的《狗十三》(2013年上映)将怒火引向成人世界,讲述原生家庭之伤;《烈日灼心》(2015年上映)则将怒火朝向三个烈性男人,将暴力与亲情交织,三人共同因为一个孩子宁愿死而不苟活。这次《涉过愤怒的海》则是用一出“父爱复仇”告诉观众“愤怒是多么无能”——愤怒或许不是因爱而起,也不能弥补曾经缺失的爱。

在曹保平的镜头呈现中,“愤怒”的过程不是发泄情绪,而是更多地带给人思考。比如电影《涉过愤怒的海》中,老金与景岚两位主角代表的就是两种典型的父母形象,一位是忽视女儿的父亲,一位是过分溺爱孩子的母亲,这两种极致的亲子关系,也造成了李苗苗和金丽娜的性格问题。金丽娜极度渴望被爱,对爱的渴求、失爱的恐惧,已经呈现出一种病态心理,电影中她认为“爱就是要故意将双手冻至冰冷,对方愿意给自己暖手才行”,甚至“爱需要有痛感”,这都来源于她小时候不被父亲重视和关爱的影响。

李苗苗则被景岚溺爱得有恃无恐,而且擅长伪装。他会利用父母的心软,达到阻止两人离婚的目的;他会为了寻求母亲再一次庇护,假装委屈可怜,转脸眼神又变得凶狠冰冷;他给街头流浪汉的汉堡里藏着硌牙的石子,送给妹妹的玩具中藏着毁容的液体,这些都是充满恶意的行为。影片中两个孩子的成长,被一次次悲剧事件叠加,最终走向不可挽回的局面,在片尾出现一行字幕——“唯有父母之爱,是人一生最初与最终的‘安全岛’”,如何进行“爱的教育”是影片最具现实意义的地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