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吴斌 上海报道

随着市场憧憬美联储明年降息,黄金价格势如破竹。

12月4日,COMEX黄金期货一度突破2150美元/盎司关口,现货黄金一度涨至2148美元/盎司,均创历史新高,随后有所回落。

今年早些时候,利率走高一度让金价阴霾笼罩,但在10月初巴以冲突爆发后,金价开始反弹,出现了一波避险买盘。此后,随着美债收益率和美元下跌,金价获得了进一步的支撑。

金价创新高背后有多重因素推动,美联储降息预期是关键原因,如今地缘冲突的影响力已大幅弱化。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策略师王昕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金价目前的大涨是由于市场对于未来降息的预期造成的,未来降息预期导致收益率大幅下跌,从而支持了金价。

如果地缘冲突不大幅升级,短期的利空和利多主要将来自于降息预期的边际变化。如果经济表现出超预期韧性,例如劳工数据好于预期,那么降息的预期可能下降,美债收益率开始反弹,导致黄金涨势告一段落。反之,如果经济数据疲软,美债收益率继续下降,降息预期继续升温,将支撑黄金上涨。因此,周五的非农报告和12月的通胀数据将是重要观察窗口。

需要警惕的是,在金价创新高背后,市场对降息的预期和美联储官方之间存在巨大差异,这一鸿沟如何填平将成为影响金价走势的关键。

金价创新高背后暗藏风险

近期市场和美联储对于明年降息的分歧正愈发突出。

官方层面,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仍十分谨慎,驳斥了市场对美联储将在明年上半年降息的猜测,并保留了进一步加息的选项。“现在下结论说我们已经取得了足够的限制性立场,或者推测政策何时可能放松,都为时过早。如果时机合适,我们准备进一步收紧政策。”

颇为戏剧性的是,虽然鲍威尔试图淡化市场的降息预期,但华尔街的降息预期反而进一步加强。芝商所美联储观察工具显示,目前市场预计美联储明年5月降息的概率高达约85%,明年3月降息的概率高达约70%。

东海期货贵金属研究员刘晨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市场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并不一定准确,例如去年同期美联储观察工具显示,市场预期美联储在2023年必有降息,而目前为止美联储并未降息。目前美联储关注的美国核心通胀等尚未回到政策目标,而且美国周度失业数据显示劳动力市场仍健康,因此美联储官员整体基调偏鹰。而市场预期多是基于目前仍高企的美债收益率,认为长期来看美债收益率较难维持在该位置,故整体判断美联储明年将有降息。

市场降息预期和美联储之间的鸿沟意味着未来存在巨大不确定性。王昕杰分析称,美联储官员的鸽派言论叠加褐皮书显示经济放缓,强化了市场对于未来美联储降息的预期,今年后半段市场对暂停加息、未来降息的预期已经领先于美联储的点状图。但在美联储没有明确降息时点的情况下,任何经济数据和市场预期之间的背离可能都会让市场波动。

目前金价受到市场预期明年美联储更早开始降息的支持,但如果未来经济数据仍然具有韧性,美债收益率可能会有所反弹,从而压制黄金的价格。在王昕杰看来,这样的预期背离对黄金来说存在一定的风险。

鸿沟如何填平?

对于市场降息预期和美联储官方之间的鸿沟,未来是美联储放弃“嘴硬”还是市场预期被证伪?

事实上,市场对降息的预期也有一些数据支撑。例如,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美国耐用品价格已连续五个月同比下降,10月进一步下降了2.2%。与此同时,10月份耐用品价格已较去年9月触及的峰值下降了2.6%。

此外,10月全新及二手机动车和零部件价格环比下降了0.4%,为连续五个月下降,家居用品价格下降0.2%,计算机设备等休闲用品价格下降0.4%。从同比来看,这几大类商品的价格降幅更大,休闲用品的同比降幅更是超过了4%。

这些商品的通缩迹象可能让抗通胀“最后一公里”的道路意外更加平坦。摩根士丹利预测,由于供应链情况改善和需求减弱,未来核心商品的通货紧缩可能还会加速,并一直持续到明年年中,这将抵消服务业价格持续上涨的影响。因此,摩根士丹利预计,明年9月以PCE(个人消费支出)衡量的通胀率将降至1.8%,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同时经济不会出现衰退。

与此类似的是,瑞银集团经济学家Alan Detmeister表示,供应问题一度推高了价格,而供应问题的愈合应该会使价格回落到平衡状态。瑞银预计,2024年第四季度美国通胀率将降至1.7%,黄金价格将在2024年底达到2250美元/盎司。

和市场对降息的预测更早相呼应,这些经济学家对美国通胀达标时间的预测比美联储要早得多。在今年9月的经济预测中,美联储预计通胀率将在2026年回到2%的目标。美联储将在下周的利率决议上发布最新预测。

不过,需要警惕的是,此前市场预测翻车的次数也不少。根据德意志银行的统计,眼下是本轮紧缩周期中市场第七次押注美联储将提前鸽派转向,而之前的六次均以失败告终。

虽然市场和美联储对明年降息时点和幅度有分歧,但不管怎样,美联储明年降息几无悬念,中长期看美联储降息将支撑金价。

刘晨业分析称,在美联储紧缩政策末期至宽松政策初期,市场情绪或偏向于避险,美元及美债收益率或表现偏弱,通常来说金价在此阶段表现偏强,金价不存在大幅回调的风险。后市主要利空因素来自于美国经济增长放缓预期被证伪,市场避险情绪回暖。

从中长期来看,刘晨业表示,需要关注市场对明年美联储降息预期在时间以及降息幅度上的变化,若中长期美国经济数据表明经济增长压力进一步上升,金价运行重心有望进一步走高。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金价可能已经反映了明年美联储的降息预期,金价如果要进一步走高可能需要更宽松的预期支持,比如经济超预期下滑造成美债收益率大幅下降。王昕杰表示,明年美国经济是否进入衰退仍是一个风险点,但目前的基础场景是美国经济将“软着陆”,美债收益率仍然有下降空间,但是下降的幅度可能有限。在此背景之下,王昕杰对黄金持中性观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