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导言

和对其他许多事情上瘾一样,掌权者付出一切代价去维持他们在权力游戏中得到的快感。然而过多的权力(意味着多巴胺分泌过量)会影响认知和情感功能,会使人少一些同理心,变得傲慢和冲动,引起判断力的重大失误并带来情感冷漠的风险。掌握太多权力的人最终会丧失现实感和道德观,他们可能会做出挑战伦理的行为。当人开始对权力上瘾,内心理性的声音就会停止工作在意识到这点之前,他们都生活在回音室里,只相信自己的理念,并想象着自己永远是正确的。

正文字数丨3377

预计阅读丨 6 分钟

格雷格是一家大型金融机构的高管。他享受这份工作带给他的关注、头衔、地位、控制力和公认度。与其他有地位的人共事让他感觉自己也高高在上。他喜欢别人遵从、取悦自己。他喜欢参加瑞士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置身于那种聚会中令他格外兴奋。这给了他与那些平时只能在媒体中看到的人物交流想法的机会。对格雷格来说,生活的重心就是权力和金钱。

由于所有这些荣耀和职位带给他的快乐,在他失去这份工作时,事情在一夜间发生了剧变,那绝对是巨大的伤痛。他哀悼自己以前的生活方式。曾经与他有联系的人不再对他感兴趣,好像他彻底隐身了似的。离开权力意味着离开公众焦点,远离商业决策;也意味着失去社会角色和随之而来的特权。格雷格开始认识到,他对组织事务的全身心投入,把他孤立在真实的人际关系和人脉网络之外。这也令他怀疑自己是否有真正的朋友。他的朋友是否都是只能同安乐而不可共患难?地位上的剧变让他开始质疑自己到底是谁,他感到困惑迷茫、筋疲力尽。

图片

格雷格混乱的精神状态在家里也表现得很明显。他与妻子的关系也不再像过去那样,他们就像两个合住的室友。为弥补家里所缺失的,格雷格开始逢场作戏和一夜情,但这些风流韵事没有带来他渴望的满足感。他在一些企业的董事会担任非高管职务,试图以此代替他过去狂热的生活风格。但是这样做也没有带给他过去那样的兴奋感,即使他确实在做管理工作。他明白了他几乎没有可以利用的内在才能。他怀疑自己是否用灵魂交换了公认度、金钱和权力。

也许你觉得格雷格的经历与自己出奇地相似。那么,你会如何回答下列问题?

●  你喜欢告诉别人做什么吗?

●  你是否用头衔和资本净值来定义自己?

●  你是否总是喜欢获胜?

●  你喜欢随职位而来的关注和特殊待遇吗?

●  你喜欢给他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吗?

如果你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是”,那就提示你很容易被权力和随之而来的特权所吸引。但是即使如此,也别担心——并不只有你一个人是这样的,许多高管也会这么做。只是,你应当意识到权力带来的腐蚀效应。纵观历史,权力常常令人沉醉,使人得意忘形,从而造就了一个充满权力痴迷者的世界。在追求权力的过程中,许多人毁了自己。

这让我想到了另一些问题——既然权力对你如此重要,如果你不再拥有权力,你认为自己会做出怎样的反应?会不会做出与格雷格相似的反应?你能否应对失去权力?记得亨利·基辛格的观察吗?“权力是至高无上的催欲剂。”基辛格可是一个言语很谨慎的人。

尽管担任领导职位可能会很有压力,但也可以得到相应的补偿。就像格雷格的例子所说的,权力会给人带来自大的快感。但是他的例子也告诉我们,追求权力会将人卷入浮士德式交易,令人做出将来会后悔的妥协。对权力上瘾甚至会导致自我毁灭行为的发生。

J.R.托尔金的小说《指环王》的重要主题就是改变一个人性格的能力。我们看到了指环(它所具有的邪恶力量,远远超过它让人隐身的能力)如何腐蚀它的承载者。它每次被使用,对承载者的控制力也会随之增加。

指环腐蚀了斯密戈尔(故事的主角),使他逐渐变成了另一个人。变成戈伦姆后,他表现出的人格特征包括退缩、孤立、怀疑、愤怒,这些行为模式最终导致了他的死亡。连故事的主人公弗罗多也表现出沉迷的迹象,因为他根本无法依靠自己的意愿放弃指环。

图片

▲指环王剧照

对大多数人来说,权力意味着控制。鉴于这一先入为主的观点,我们可以假设谋求权力的人也在努力克服无力感。这种行为可以理解为弥补内心没有安全感的方式,也是对早年的不足、软弱、恐惧、不受喜爱或不讨人喜爱、卑微等感觉的防御,因此支配他人的意愿通常是一种伪装成强大的软弱。

世界上许多掌握大权的人都符合这种情况。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在年幼时感到过被忽视或无助。因为童年时期通看作摆脱极端服从感的方法。由于早年的无助经历,他们随时准备着做任何事来确保不会再遇到类似的情况。

精神病学家阿尔弗雷德·阿德勒曾详尽地阐释过,人在努力克服现实存在的或感觉到的自卑感的过程中,是如何变得沉迷于追求权力的。

除了个人发展的原因,追求权力还有神经化学方面的因素。控制他人会产生醉人的效果,增加睾酮的分泌。但是,睾酮(负责产生愉悦感的神经递质)及其副产物具有令人上瘾的特征,因为它们会增加一部分大脑奖励系统中多巴胺的供应。在愉悦的时刻或情况下,人体会分泌睾酮。它带来的美妙感受刺激人一次次去寻找他们渴望做的事。拥有权力会产生大量多巴胺,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权力会使人上瘾。不过对多巴胺的渴望会刺激大脑去参与有建设性的体验,也会导致一些无法被社会接受的行为发生,比如滥用药物、滥交、赌博。

和对其他许多事情上瘾一样,掌权者付出一切代价去维持他们在权力游戏中得到的快感。然而过多的权力(意味着多巴胺分泌过量)会影响认知和情感功能,会使人少一些同理心,变得傲慢和冲动,引起判断力的重大失误并带来情感冷漠的风险。掌握太多权力的人最终会丧失现实感和道德观,他们可能会做出挑战伦理的行为。当人开始对权力上瘾,内心理性的声音就会停止工作。在意识到这点之前,他们都生活在回音室里,只相信自己的理念,并想象着自己永远是正确的。

权力常常吸引最坏的人,腐蚀最优秀的人。看看周围的世界,我们会发现拥有太多权力是很危险的。难怪在权力的腐蚀性影响下,随着领导职位重要性的增强,社会对道德权威和品格的要求也在增加。权力背负着责任。

不幸的是,由于权力会使人上瘾这一特质,如果一个人没有足够的智慧,就无法做到在掌握过多权力时也一样可靠。把智慧和权力结合在一起的尝试很少获得成功。权力越大,滥权的可能性也越大。很少有掌权者打算放弃权力。拿破仑·波拿巴当然不是那种人。他曾说:“权力是我的情人。我费尽心力征服她,就不允许任何人夺走她。”因为权力会激活大脑的神经奖励机制,所以在拥有不受约束的权力时,人会失去舍弃权力所必需的自我意识,他们不会自愿放弃权力。引用亚伯拉罕·林肯的话: 

几乎任何人都能承受逆境,不过如果你想考验一个人的品格,那就给他权力。

可见权力会改变人性,能扭转最坚定的思想。

因此,由于权力会使人上瘾这一众所周知的特质,在领导者拥有很大权力的情况下,我们无法指望权力交接能顺利进行。让人对其地位放手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大多数人(格雷格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觉得离开有权势的职位是相当难的。世界上满是这样的例子,显示出领导者放弃权力有多么难。终生总裁太多了。要防止滥权,必须建立制约和平衡机制。

一个根本目的:降低政治领导人权力成瘾的可能性。然而,商业组织面临着更大的挑战。大部分企业典型的组织结构设计都不建立民主体系。相反,在大多数企业,权力都集中在顶层,这使领导力很容易受到权力的毒害。

自上而下的组织结构设计的后果显而易见。商业领导者的世界充满了戏剧性。例如我们发现总裁冒险进行不会责任的并购,而组织很难从中受益。其他领导者为2000年代未灾难性的金融危机推波助澜,因为世界上的高级银行家和其他金融大师在衍生产品上下了巨大的赌注。高层管理人员的权力意识反映在他们过高的薪酬上。这样的例子我还有很多很多。

要防止商业界的滥权,把制度措施做到位。我们有传统的对抗势力来抵消头重脚轻的组织设计,它们的形式是印刷和数字媒体、工会、公民组织,有些国家还有工人委员会。配置360度的领导力反馈体制或组织文化审查,有助于识别潜在的权力上瘾区域。不过,除了这些,最有效的对抗力是有这么一种组织文化:员工可以对老板有合理的不敬,敢于发声,能说出自己的想法,让掌权的人脚踏实地。

当然,掌权的最佳人选是真正不想要权力的人。不过即使有这样的情况,我们也得问问自己;如果把权力强加给他们,他们还能否保持清醒的头脑?这让我想起了达摩克利斯之剑。

锡拉库扎国王狄俄尼索斯遭到敌人的包围,还经常受到暗杀的威胁。据说他住在一个被护城河环绕的寝案里,只准许他的女儿去给他剃胡子。

一天,一个名叫达摩克利斯的朝廷马屁精对狄俄尼索斯大加赞赏,大呼国王的生活一定非常快乐,以及他多么羡慕国王的财富、权力和幸福。狄俄尼索斯提议说,如果他想,他可以尝尝当国王的滋味。达摩克利斯兴高采烈地接受了国王的提议。

图片

达摩克利斯之剑

狄俄尼索斯示意他坐到一张金色的长椅上,叫来一群仆人服侍他。仆人给他端来最美味的食物和葡萄酒,用最昂贵的洗液和香料为他沐浴。达摩克利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这么幸运。然而当他在金色长椅上躺下,抬起头向上看时,只见一束马鬃绑着一把锋利的剑从天花板上悬下来,恰好在他心脏的上方。达摩克利斯从长椅上跃起,请求狄俄尼索斯的宽恕,并愿意放弃国王的特权。狄俄尼索斯用这种戏剧性的方式告诉他,伴随权力而来的是高昂的代价。统治者的生活看似光鲜,却充满了危险和不确定性。

图片

作者:曼弗雷德·凯茨·德·弗里斯,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全球领导力中心创始人,领导力与组织方面临床教授,国际组织心理分析研究学会创始人之一

来源:《搞砸:病态领导力如何摧毁一个组织》,东方出版社,领教工坊(ID:ClecChina)摘编发布

排编:潘欣怡

责编:陆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