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 曾令俊

又一家村鎮銀行被吸收合併而解散。

12月4日,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披露一則批覆顯示,日前,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北京監管局同意解散北京大興華夏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 此前的11月,監管同意華夏銀行收購北京大興華夏村鎮銀行。據瞭解,這是今年以來,首家股份行獲批吸收合併旗下村鎮銀行並將其轉設爲支行。

據界面新聞記者不完全梳理,今年以來已有廣西融水柳銀村鎮銀行、霍林郭勒蒙銀村鎮銀行等7家村鎮銀行宣佈解散。其中,多數被主發起行吸收合併。

年內至少7家村鎮銀行被吸收合併

11月13日,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北京監管局發佈批覆,同意華夏銀行收購北京大興華夏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承接其全部資產負債、權利義務並設立華夏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康莊路支行及北京龐各莊支行。

資料顯示,北京大興華夏村鎮銀行是由華夏銀行發起設立的村鎮銀行,華夏銀行持有北京大興華夏村鎮銀行80%股份。

這不是個案。據界面新聞記者不完全梳理,今年來已經至少7家村鎮銀行因被主發起行吸收合併而解散。

11月30日,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發佈公告,廣西融水柳銀村鎮銀行宣告解散。公告表示,鑑於柳州銀行收購該行,同意廣西融水柳銀村鎮銀行被合併而解散,其全部業務、財產、債權債務以及其他權利義務等均由柳州銀行依法承繼。

廣西融水柳銀村鎮銀行成立於2010年12月25日,註冊資本金爲3.67億元,該行第一大股東爲柳州銀行,持有股份比例85.6%。

2023年1月,黑龍江巴彥融興村鎮銀行、延壽融興村鎮銀行因被哈爾濱銀行收購而獲批解散;4月,雲南昭通昭陽富滇村鎮銀行因被富滇銀行吸收合併而解散;4月,遼寧千山金泉村鎮銀行因被鞍山銀行收購而獲批解散。

7月,重慶梁平澳新村鎮銀行擬通過解散方式實現村鎮銀行市場化退出,並已將存貸款業務全部清零。公開資料顯示,重慶梁平澳新村鎮銀行由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銀行集團有限公司出資成立,是一家外國法人獨資銀行。

同月,山西堯都農商行召開年度股東大會,審議關於吸收合併旗下堯都惠都村鎮銀行、太原信都村鎮銀行等相關議案。

“村改支”爲何是常見方式?

這或是出於風險防範的角度考慮。去年,河南等地多家村鎮銀行出現“取款難”,暴露出農村金融機構的治理難題。

據央行金融機構評級結果,村鎮銀行同時也是風險較高的金融機構之一。截至2022年年末,其高風險機構數量爲118家,同比增加15家,數量佔全部高風險機構的31.4%。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研究員周茂華對界面新聞記者分析說,近年來,國內銀行兼併重組的案例不少,由於利率市場化改革,市場競爭加劇等因素,部分經營和風控水平不夠高的中小銀行經營壓力明顯增大,不少區域中小銀行選擇“抱團”取暖,通過市場化、法治化方式,完善內部治理,提升經營與風控能力。

他進一步分析稱,主動發起收購方一般具備經營能力較強、內部管理相對規範完善、規模和影響力在區域靠前等條件。主動收購方通過區域整合,有助於整合優勢資源,擴大資產規模和業務經營範圍,提升區域品牌影響力,減少區域同質化競爭等。

2021年年初,原銀保監會辦公廳發佈《關於進一步推動村鎮銀行化解風險改革重組有關事項的通知》明確,對於部分風險程度高、處置難度較大的高風險村鎮銀行,在不影響當地金融服務的前提下,如主發起行在當地設有分支機構,屬地監管部門可探索允許其將所發起的高風險村鎮銀行改建爲分支機構。

“‘村改支’的成本比較低,效率也比較高,對原有客戶的影響也較小,是一種常見的化解風險的方式。通常來說是由母行繼承其資產和負債,相當於獲得了一張支行的牌照。”某股份制銀行資深從業人士對界面新聞記者說。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