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經濟參考報

歐盟統計局10月底發佈的數據顯示,2022年,法國稅收和社保繳款佔GDP的比例高達48.0%,居歐盟榜首。

細看法國稅負比歐元區平均水平41.9%高出的6.1個百分點,差距主要出在企業繳納的稅費。去年法國生產稅總額接近950億歐元,佔GDP的4.4%,是德國的4倍。生產稅偏高,正是損害法國企業競爭力和地方吸引力、進而限制GDP增長的因素之一,也是法國政府近年大規模減稅措施的重點。

2022年,法國大企業稅率已從33.3%降至25%,小企業仍是15%,但利潤稅起徵額從38120歐元升至42500歐元。個人所得稅稅率也大幅降低,比如,2017年年收入9808歐元繳稅14%,如今年收入10777歐元繳稅11%。此外,主要住宅住房稅和電視稅從去年起取消,這兩個稅種本可分別入賬185億歐元和32億歐元。還有旨在促進生產性投資的財富稅改革,即,個人資產130萬歐元起徵的“富人稅”稅基原本覆蓋所有家庭資產、動產和房地產,如今只計房地產,也使這筆稅收從50億歐元減至23.5億歐元。

因此,面對“法國稅太重”的批評,馬克龍總統回應說,他第一個五年任期內,政府減了500億歐元稅收,一半爲家庭,一半爲企業,第二個任期計劃再減稅150億歐元,主要爲企業。經濟學家則強調,稅收大幅增加,部分是減稅措施對經濟增長的槓桿作用使然:蛋糕做大了,越減稅,稅收反而越多。

法國稅基確實大幅擴大。就業人數五年增加270萬人,去年應稅企業比上年多出20萬家,由此新增的納稅和繳款足以彌補稅種減少和稅率下降。法國財政總局發佈的數據顯示,去年法國稅收比上年增加500多億歐元,其中增值稅增加300多億歐元,所得稅增加100多億歐元,企業稅增加近120億歐元,社保繳款總額也比上年增加474億歐元。攤到個體,每個家庭平均繳納所得稅6100歐元,上年是5660歐元;每個企業平均繳納企業稅28000歐元,上年是25700歐元。

法國媒體還指出,法國稅負高居歐盟榜首,對應的是慷慨的公共開支和社會福利支出。法國貧困率爲14.3%,而歐元區和歐盟的平均數字分別爲17%和16.8%,“正是高稅負使得法國制度有很強的再分配性,更好地糾正了社會不平等”。

稅收增加邏輯上應該伴隨GDP增長,宏觀稅負率因而保持穩定,法國的情況卻並非如此。經濟學家認爲,這裏有週期性因素,即通貨膨脹人爲抬高價格、利潤和工資,導致稅收增加,生產其實並未相應增長,也有結構性因素,即生產率有待提高。

爲提高競爭力,法國企業要求再減稅350億歐元,超過馬克龍承諾的兩倍。但是,經過多年大規模減稅,同時還要爲應對多重經濟危機大規模支出,法國公共赤字早已不堪重負,2022年高達1249億歐元,佔GDP的4.7%。法國政府2024年預算計劃給企業減的稅只涉及部分地方稅,總額僅10億歐元。

法國政府還重申,到2027年要將公共赤字率降到3%以下。這就意味着,未來幾年法國減稅空間有限。法國曆史上,政府開徵新的稅種或減少民生開支,往往引發社會動盪。在開源節流雙雙爲難的情況下,法國政府要讓經濟增長、拉低稅收在GDP的佔比,摘掉“歐盟稅負冠軍”的帽子,還真是巨大的挑戰。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