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聯合國真急了)

聯合國真急了

圖爲加沙兒童在以軍襲擊中受傷

聯合國真急了,更準確地說,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真急了,真有點豁出去了。

這是一個非常罕見的舉動,12月6日,古特雷斯援引《聯合國憲章》第99條,要求安理會就加沙局勢採取行動。

因爲《聯合國憲章》第99條規定,“祕書長得將其所認爲可能威脅國際和平及安全之任何事件,提請安理會注意。”

算起來,這還是古特雷斯擔任祕書長以來,第一次動用這一條款。上一次被動用,還是在1971年,當時的聯合國祕書長是吳丹。

爲什麼要這樣做?

聯合國真急了

圖爲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其罕見援引了《聯合國憲章》第99條

在致安理會的信中,古特雷斯說:“已持續八週多的敵對行動,在整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被佔領土上造成了駭人聽聞的苦難、破壞和創傷。”

他特別強調:在加沙,平民根本得不到有效保護,沒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醫院已經變成了戰場,加沙各地不斷遭到轟炸,“在沒有避難所或生存必需品的情況下,我預計公共秩序很快就會完全崩潰”。

很簡單,看數據,持續了八週的軍事行動,加沙已有超過1.6萬人死亡。

1.6萬人!

他們曾經也是活生生的人,而且,他們大部分是婦女和兒童,以至於古特雷斯哀嘆:“加沙正在變成一座兒童的墳墓”。

這是怎樣的人間慘劇!

此前,古特雷斯就因爲說了一句:”哈馬斯的襲擊,並不是發生在真空裏,巴勒斯坦人民已經遭受了56年令人窒息的佔領。”

聯合國真急了

圖爲加沙民衆在廢墟中挖出兒童

他被以色列罵了個狗血噴頭,以色列駐聯合國大使埃爾丹指責他不合格,給他下最後通牒:要麼立刻向以色列道歉,要麼趕緊辭職走人。

古特雷斯一度還試圖辯解,但加沙繼續惡化的形勢,讓他已無法繼續沉默下去。

他還在X(原推特)上發聲:這是我擔任聯合國祕書長以來,首次援引《聯合國憲章》第99條,“面對加沙人道主義系統崩潰的嚴重危險,我敦促安理會幫忙避免一場人道主義災難,並呼籲人道主義停火。”

聯合國祕書長髮言人杜加里克說,古特雷斯感到不得不引用《聯合國憲章》第99條了,希望對安理會以及整個國際社會施加更大壓力,要求交戰各方停火。

杜加里克表示:“我認爲,這可以說是最重要的呼籲,在我看來,這是祕書長擁有的最有力的工具。”

什麼意思?

也是很簡單的。

1,加沙的慘狀,古特雷斯真看不下去了。

2,對安理會的毫無作爲,古特雷斯失望至極。

3,怎麼辦?古特雷斯只能孤注一擲。

他引用《聯合國憲章》第99條,希望引起國際社會關注,希望給美國和以色列更大壓力。

不得不說,這體現了古特雷斯的擔當,還有良知。

在歷任聯合國祕書長中,來自葡萄牙的古特雷斯,我覺得,還是值得尊敬的一位。

聯合國真急了

圖爲以軍坦克開進加沙地帶

但也不可避免,他再次遭到以色列的圍攻。

以色列外交部長科恩立刻反應,指責古特雷斯擔任聯合國祕書長的任期,是“世界和平的一個危險”,古特雷斯現在的做法,“這是對哈馬斯恐怖組織的支持,也是對謀殺老人、綁架嬰兒和強姦婦女行爲的認可”。

以色列駐聯合國大使埃爾丹,更是火力全開,痛批古特雷斯做法,達到了“道德新低”,他要求古特雷斯“立即辭職”,稱聯合國需要一位“支持反恐戰爭”的祕書長,而不是一位“按哈馬斯寫的劇本行事”的祕書長。

在以色列的敘事中,誰要求加沙停火,誰就是在支持哈馬斯,誰就在支持恐怖分子。

儘管古特雷斯已反覆強調,他多次譴責哈馬斯襲擊以色列,並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全部被扣押人員。

但以色列不聽,你敢要加沙停火,你就是以色列的敵人。

聯合國真急了

圖爲加沙民衆抱着孩子情緒崩潰

最後怎麼看?

還是粗淺三點吧。

第一,這是聯合國的恥辱。

更是聯合國安理會的恥辱,肩負着維護世界和平的使命,卻遲遲拿不出行動,眼睜睜看着殺戮在進行。以至於祕書長古特雷斯不得不站出來,引用第99條,提醒安理會你要行動。

第二,世界不能沒有良知。

沒有良知,那就是一個顛倒的世界。所以,古特雷斯豁出去了,拿出了他看箱底的本領。我看到,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也立刻表態:完全支持古特雷斯的舉動,安理會必須採取行動。不得不說,加沙的慘狀,西方政治家都看不下了。

第三,美國啊美國……

當前最大的問題,看似是以色列,以色列被憤怒吞噬了頭腦,讓鮮血遮蔽了眼睛。但實際是美國,是美國在暗中支持以色列,是美國在阻止安理會採取行動,是美國在爲殺戮開綠燈。

我之前就說過,加沙血淋淋的事實,西方說一套做一套的雙標,徹底暴露在世界面前,所謂道義形象轟然倒塌,這或許也是最深遠的蝴蝶效應……。

按照接下來的議程,安理會很快會就巴以局勢展開新辯論,古特雷斯肯定會出席,以色列肯定會繼續罵不休,美國肯定還會一票否決……

這就是世道。

我們眼睜睜看着一場大規模人道主義災難在發生,眼睜睜看着一個又一個婦女孩子倒在血魄中,眼睜睜看着一個又一個記者、醫生、聯合國工作人員被殺死……

美國無動於衷,古特雷斯無可奈何。

我們正在見證歷史,一段特別悲慘的歷史。這是聯合國的恥辱,也是整個世界的恥辱!

來源:牛彈琴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