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消息網12月8日報道 據俄新社莫斯科12月7日報道,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俄外貿銀行舉辦的“俄羅斯在召喚!”投資論壇期間,介紹了製造業和金融業的情況,並評價兩年來在最嚴厲制裁下開展業務的成果,概述了俄羅斯發展的優先任務和方向。



圖爲普京在論壇上發表講話

報道援引普京的話說,世界秩序正在發生不可逆轉的變化。全球化本是爲共同福祉設想出來的,但每個國家對這一概念的理解不同。例如,美國認爲自己註定要佔據主導地位,而其他國家只能充當資源基地。華盛頓蓄意阻礙“全球外圍”發展,隨意挑起衝突和宣佈制裁。開放邊界、私有財產不可侵犯——這些理念通通被美國違反。“西方精英甚至廢除了他們喜歡談論的市場經濟原則。”

普京表示,世界進入到一個劇烈變革的時代。唯有強大、穩定的主權國家方能站穩腳跟。

報道還說,普京表示,俄羅斯經濟增速如今領先歐盟主要國家。2023年前10個月,GDP增長3.2%——超出制裁前。全年增幅預計至少爲3.5%。而且,基礎性非原料部門佔比54%,貿易、餐飲等服務業佔比44%,僅有2%的增長來自採礦業。

普京說:“現在,誰還敢說俄羅斯是一個加油站——就像不久前那樣?”

他強調,儘管存在客觀困難,但俄羅斯企業表現出極其負責的態度。這些公司留住了工作團隊、建立新的供應鏈,並在國內消費市場、高科技、旅遊和其他行業啓動項目。

報道稱,普京指出,西方公司離開所騰出的空間正被國內和友好國家企業積極佔據。他指出,企業不僅賺錢,還投資於發展,對前景、對經濟的未來充滿信心。(編譯/胡麗雯)

延伸閱讀

普京進行外交突圍之際,拜登被“扯後腿”急眼了



當地時間12月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抵達沙特首都利雅得,率領代表團對沙特進行訪問

直新聞: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短短一天半的時間內,先是閃電式訪問沙特與阿聯酋,後又在莫斯科接待來訪的伊朗總統萊希。對此,你作何解讀?

特約評論員 劉和平:我相信,大家已經看出來了,普京這次閃電式外交出擊的對象,也就是沙特、阿聯酋與伊朗這三個國家,存在着這麼幾個共同的特點:第一,都是中東伊斯蘭國家,這顯然跟正在進行的巴以衝突態勢密切相關。在這場衝突過程當中,相當多的伊斯蘭國家不滿美國一面倒支持以色列的做法,俄羅斯顯然想要利用這股情緒來拉攏這些中東國家;第二,這些國家都是中東產油大國,很顯然共同的“石油武器”也成了俄羅斯親近這幾個國家的重要因素;第三,在今年8月份舉行的南非金磚國家會議上,這三個國家都被吸納爲了金磚國家組織的成員,而俄羅斯則是明年金磚國家的輪值主席國,將會承辦下一屆的金磚國家領導人峯會。這實際上也就意味着,面對廣義上的西方國家的集體封鎖與圍堵,俄羅斯仍然想依靠全球南方國家來進行反制與抗衡。



當地時間2023年12月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抵達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首都阿布扎比

直新聞:那你認爲,普京總統爲什麼會選擇在這個節骨眼上對中東國家打出一套外交組合拳呢?

特約評論員 劉和平:確實,由於遭受了西方國家的集體封鎖與制裁,再加上國際刑事法院向所有的成員國發出了所謂“逮捕令”,自從俄烏戰事發生以來,俄羅斯在外交上經歷了一段前所未見的低谷期,普京總統甚至連在南非舉行的金磚國家領導人峯會以及在印度舉行的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峯會都沒有參加。因此這一次跟沙特、阿聯酋與伊朗開展的密集互動,可謂是俄羅斯在外交領域的一次滿血復活。

我認爲,這背後的原因主要有三個,一是,在俄烏戰場上,俄羅斯軍隊抵擋住了烏克蘭軍隊長達半年時間的大反攻,並使得俄烏戰事重新陷入了膠着狀態。這無疑是俄羅斯在外交上敢於重新出擊的底氣之所在;二是西方國家對於烏克蘭的軍事援助不僅出現了疲態,而且陷入了巨大的分歧當中,這就讓普京看到了在外交上扭轉頹勢的希望;第三則是因爲西方國家要同時應對俄烏戰事與巴以衝突,讓普京看到了以中東爲抓手來突破西方國家封鎖甚至是分化瓦解西方反俄陣營的機會。



普京此前稱俄羅斯和阿聯酋之間的關係處於“前所未有的水平”,圖爲俄羅斯和阿聯酋國旗(資料圖)

直新聞:有評論認爲,普京這次跟沙特、阿聯酋以及伊朗之間的外交互動,讓俄羅斯重新回到了國際舞臺的中心。對此,你又怎麼看?

特約評論員 劉和平:我認爲,這一說法顯然是過於樂觀了,甚至是有些言過其實。當前的俄羅斯,仍然只是在嘗試着要打破西方國家因爲俄烏戰事而構建的隔離與封鎖牆,離回到世界外交舞臺的中心,甚至離真正打破封鎖,仍然還有相當漫長的路要走。

我認爲,當前至少有兩道障礙是俄羅斯在中短期內無法突破的。其一是,當前俄羅斯的外交出擊方向,仍然只是集中在少數發展中國家,尤其是集中在那些在俄烏戰事中並沒有明確選邊站的發展中國家,俄羅斯跟美國、英國、歐盟以及包括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在內的廣義上的西方國家,仍然處在“老死不相往來”的狀態,而且俄羅斯對此基本上是束手無策;其二是,只要俄烏戰事沒有結束,相關後續問題沒有得到徹底解決,同時只要國際刑事法院沒有撤回所謂“逮捕令”,俄羅斯就沒有辦法跟全世界123個國際刑事法院的成員國開展正常的元首交往。這樣一種外交上的困境,是俄羅斯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都很難去突破的。



圖爲拜登發表講話(資料圖)

直新聞:那對於美國總統拜登再度發表特別講話,呼籲國會緊急批准對烏克蘭的新一輪軍事援助一事,你又怎麼看?

特約評論員 劉和平:看來,拜登是真的急眼了。因爲美國是西方世界,尤其是西方軍事援助烏克蘭集團的領袖,一旦美國國會無法通過新一輪的對烏軍事援助法案,歐盟以及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家,就都會陷入羣龍無首的觀望狀態。到時候,不僅“巧婦難爲無米之炊”的烏克蘭撐不下去了,而且西方國家在這場俄烏戰事中創造的“以衆籌的方式”來支持烏克蘭打代理人戰爭的新模式,也將面臨着失敗。

然而,不管拜登如何心急如焚,也不管拜登在俄烏戰事上有着什麼樣的宏大計劃,比如通過“投資烏克蘭”來拖垮俄羅斯繼而重建新的國際秩序,再比如通過拖垮俄羅斯來徹底解決歐洲面臨的地緣安全問題等等,共和黨及其掌控的衆議院就是不買賬,共和黨心裏想的就是現實的小集體利益,也就是不能讓拜登通過支持烏克蘭打贏俄烏戰事來獲得聲望與選票。而這樣一種尷尬現象的出現,其實背後是有其必然原因的。

我們知道,俄烏戰事之所以撐到今天,就是因爲俄羅斯與西方國家正在進行着一場政治賭博。西方國家在賭俄羅斯的國力尤其是經濟上會撐不住,並進而導致民心思變以及普京在國內政治上會撐不住,而俄羅斯在國內政治與經濟上撐不住,又最終會導致俄羅斯在戰場上撐不住,並且從此一蹶不振。俄羅斯則在賭,只要戰事拖得足夠長,西方國家軍援烏克蘭的決心與信心最終會消耗殆盡,並最終影響到烏克蘭的戰鬥力,從而將烏克蘭逼到談判桌上來不得不接受“割地求和”的現實。

那麼現在看來,在這場賭局中,果然是西方國家先出現了快要撐不下去了的跡象,俄羅斯似乎看到了有可能要賭贏的希望。這背後的原因就在於,俄羅斯主要靠自己的國力在賭,可以自己說了算,而烏克蘭則要靠求人靠西方國家在賭。而西方國家的體制特色就是三權分立政黨政治監督制衡,以及利益和意見多元。在這種情況下,出現分歧甚至是出現相互擡槓扯後腿的現象,實際上就是必然的。

作者丨劉和平,深圳衛視《直播港澳臺》特約評論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