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华夏时报

近期,江西南昌一位彩民花10万元购买5万单注号码相同的“快乐8”彩票,结果全中,单注奖金4475元,合计奖金高达2.2亿多元。

此事引发网络热议,中奖者有无利益关联等话题在社交平台上持续发酵。

彩民现身:家庭经济条件不错

多买少买都是凭感觉

12月2日,在比平时足足晚了一个多小时后,中国福利彩票“快乐8”第2023322期开奖。

令人诧异的是,平时一般在100注左右的“选七中七”,竟然中出了惊天的50159注,总奖金高达2.2亿余元,而且因为单注奖金没有超过1万元,所以2.2亿的奖金还不用纳税。

据江西日报报道,12月5日,中奖彩民来到江西省福彩中心兑奖,并表示:“我就是那个快乐8大奖得主。”

其表示,自己购买彩票已超过5年,家庭经济条件不错,每周会购买彩票三四次,每次购彩资金在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前几天也连续多次购买了同样号码的快乐8彩票。

该彩民还表示,“我觉得买彩票就是兴趣,多买少买都是凭感觉,所以就买了。”

有网民给算了一笔账,根据该彩民的购彩习惯,五年大约要花出去1000多万元本金。

中国福彩:没有内幕

江西税务热线:是否纳税存在争议

12月5日,央视网记者致电中国福彩服务热线电话954168,客服表示,“彩民购买5万注(彩票)中奖2.2亿余元的行为,没有内幕,您放心。”

客服还表示:“大奖得主个人表示,买彩超过5年,这是他的自述,我们无法查询私人购买记录,无法查询他购买了多少钱(的彩票),因为这属于个人隐私,有隐私保护,无法查询。”

有网民表示,能够开出2.2亿余元巨奖,而且中奖号码为连号,这种概率极低。但客服表示,“不存在概率问题,所有中奖都是随机产生的,连号也是随机开出来的。”

据报道12月8日,记者就此致电江西省税务局纳税服务热线,一名工作人员回应称,该中奖彩民是否需要纳税,目前还存在争议。“税法对于个人购买彩票的规定是,凡一次中奖收入不超过10000元的,可以免交个人所得税。如果超过一万元,应该按照规定,要征收个人所得税。”

该工作人员表示,江西彩民“花10万买彩中2.2亿”事件发酵后,有些纳税人对中奖者是否需要缴税存有疑虑,因为税法只规定到了“一次”。“至于这个‘一次’收入,是指中奖的(总)收入,还是一注的中奖收入,确实还没有相应的规定。”她接着表示,该彩民2.2亿的中奖金额是否需要缴税,确实争议比较大,目前,江西税务部门还没有给出一个具体的答复。

专家:这种中奖概率是极小的

头奖创下了50159注的纪录,这有多罕见?

据南都大数据研究院梳理,截至12月7日,今年福彩“快乐8”已开奖327期。其中单期销售量最高达1.67亿元,出现在2023年6月13日开奖的第2023157期,相较最低值71,794,636元(第2023020期)上升了近50%。

截至12月7日,近八成“选七中七”中奖注数不超过100注,平均中奖注数为233注。即便是相对较高的第2023154期,也只有595注押中。可见,此次“50159注中奖”确实少见。

12月6日,知名教育博主、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教师李永乐接受采访时表示:“和该彩民一样的这种中奖概率是极小的。通过概率论计算得出,‘快乐8’的‘选七中七’平均中奖概率约为四万分之一,以此推断,如果每天买一注,大约需要连续购买四万多天,也就是大约112年,才能中得大奖;同理,下一注即中500万的平均中奖概率为1/891万,即每天都买一注,更是要一直买上24410年。”

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秦辉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一次购买如此多注福利彩票中得头奖的情况并不多见,公众对此提出质疑是可以理解的。他建议监管部门为平息公众猜疑,可以参考证券市场认定内幕交易时使用的“相关交易行为明显异常”原则,如购彩行为与平时交易金额和交易习惯明显不同、资金来源是否异常等方面,对相关中奖过程进行适当调查。

白岩松:2.2亿彩票一事需要有说服力的交代

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在节目中发表针对这一事件的看法:

“相关单位的回应并没有立刻消除大家的不解。公益有关的彩票买卖前提就是公信力,既然相关的回应没有消除大家的不解,那就需要更进一步的回应,并且需要第三方进行严谨调查,给公众一个有说服力的交代。这件事应成为彩票业建立公信力的机会。”

业内:彩票监管方面是有缺失的

我国《彩票管理条例》规定,应当对彩票中奖者个人信息予以保密,但又同时规定,彩票的发行、销售和开奖,应当遵循公开、公平、公正和诚实信用的原则。福利彩票应该如何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

据第一财经,中国彩票行业沙龙创始人苏国京苏国京对记者表示,《彩票管理条例》规定,财政部门负责彩票的监督,民政和体育部门负责管理,彩票中心发行和组织销售。在实际中,相关部门责权不清,监管并不完善,制度设计也存在较多问题。省级彩票中心本来只是彩票的销售单位,就是说只能负责卖彩票,应该是企业,但实际操作中,省级彩票中心又行使了部分发行、管理权。因为他们在编制上属于事业单位。

在监管方面,财政部门本应该是彩票的监管部门,但当前彩票监管人手时常不足,常常是以出现问题之后的整顿来代替日常的监管,我国彩票在监管方面是有缺失和不完善的。

加强彩票监管,应该按照现行《彩票管理条例》的责权规定严格执行,将省级彩票中心改制为企业化管理,同时提高彩票在审批、公益金使用等方面的公开透明度。

现在为了提高彩票机构的公信力,各省级彩票中心都在发社会责任报告,要向公众发布彩票公益金的使用情况,但实际上他们并不掌握彩票公益金的使用情况,彩票社会责任报告的发布应该是民政、财政联合彩票中心等部门共同发布的。虽然这两年的社会责任报告发布也有地方财政和民政的参与,但从报告内容看,基本超越了彩票中心的发布权限,但如果换成是民政和财政的视角,这里面对公益金的公示明细明显不够完善和细致。彩票的发行目的就是筹集公益金,但公益金去向和公示的不完善会影响福利彩票的社会公信力。

 

相关文章